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檀香】母亲的独眼世界(散文)

时间:2019-09-16 00:20 来源: 作者: 点击:

眼看着母亲节快要来临,总想为母亲写点什么。   站在窗前,微风习习,天空上满天的星斗,我在寻找属于我母亲的那颗星星,我不知道哪一颗是母亲的星星,而繁星却对我眨巴着大眼睛。   拉开窗帘,让月光穿透满屋。月下的我,形影只单,思念占满了我的心扉。一滴泪,滑落素衣,多情的泪水,似我潮湿的心情。   我独守寂寞的光阴,躲在灵魂的角落里,重温逝去的一幕幕往事,感到丝丝温馨涌上心头……      一   母亲生于1922年,家有一兄一妹一弟,外公家殷实,母亲从小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不知不觉中便成了老姑娘。   父亲对母亲很倾心,常常在母亲上下班的路口驻足,只为偷偷地看母亲一眼。在父亲锲而不舍地追求下,母亲嫁给了父亲。   母亲进门便成了后妈,父亲的前妻是母亲的闺蜜,丢下不满三岁的女孩去世了。母亲很喜欢那个女孩,乖乖的很听话的样子,但好景不长,半年后,那女孩生病去世了。母亲很伤心,一连几天的哭泣,眼睛肿了,但没在意,事后还是泪涟涟的,想来是悲伤的原故,谁知却是眼疾,一天天地严重起来,视力模糊,看了医生,吃了药涂了药膏,但效果不是太好,就这样不到一年的时间,母亲的一只眼睛永远地看不见了,成了独眼。      二   小时候,知道母亲独眼,常常竖起一根手指问母亲这是几,母亲也不生气只是笑,就这样游戏成了自然,有时与父亲和弟弟一起捉弄母亲,母亲从不生气。   而独眼的母亲,却吃了不少苦。每天坐在煤油灯下,为我们几个孩子做鞋子做衣服,都是用那独眼完成的。若是晚上出门,在农村没有照明的情况下,更是深一脚浅一脚的,不知摔了多少次跤,而母亲从来没有叫过苦。   母亲的那一只坏眼睛,用如今的专业术语,就是“白内障”,眼球里一层白雾雾的东西,若是现在的医学技术一定不在话下。母亲的那只坏眼睛,日子久了,眼捷毛却倒长了,戳进眼内不舒服,母亲便叫哥哥们给她拔了那倒毛,哥哥们离开家后,母亲就叫我,而我却胆小害怕,手抖着,常常弄疼了母亲,弟弟虽然个子小,但很细心,自然而然地接替了我。      三   父亲和母亲也算是半个自由恋爱,双方认识后才请媒人上门提亲。母亲虽是父亲的填房,但也对父亲很满意。   父亲虽没多少文化,但也懂得哄母亲开心。母亲生气,父亲便讲故事讲笑话逗母亲,当然母亲也有特别生气之时,她也不吵不闹,待到空闲时,便独自一人外出,等回来时,眼睛肿得厉害,但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干家务活,父亲自觉理亏,让我去悄悄问母亲去了哪里,母亲怎么也不说,等母亲再次受气外出的时候,我便悄悄跟随在后,但每次都被母亲发现,母亲便回了家。   父亲常常跟母亲玩牌,因母亲视力不好,父亲会来个“抽老千”,母亲当然会输,于是我们看到母亲自觉伸出自己的脸被父亲刮鼻子时就哈哈大笑。母亲的鼻子常常被刮得通红,父亲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草草收场。      四   母亲不但爱我们,也爱其他的孩子们,乡邻的孩子总能在我家的厨房里吃到正在制作的美味佳肴,随后满足地离去。   母亲妹妹的女儿叫玉珍,下放在离我们家十公里的农村,那里很少有大米吃,母亲知道后,独自一人清晨出发,背着五十斤的大米赶去,下午再赶回家。一位不到一米五个头的五十多岁的女人,并且在城市里生活了近五十年的人,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顽强的毅力呀。当时不懂,如今想想,真的是不可思议呀,母爱真的很伟大呀。   玉珍表姐很感动,并送了点山芋,母亲再背回家。当年感动的玉珍表姐回城后,并没有来看望过母亲,还是在母亲去世的那天,我才见到过她。   记得我们兄妹们也曾问过母亲,玉珍表姐这样对您,您不伤心么?母亲总是笑笑说:能帮别人一把就帮一把,不要贪图回报。母亲的宽宏大量也感动着我们,我们也学会了帮助别人,母亲很高兴。      五   一向身体健康的母亲在1990年上半年因饮食吞咽困难,被查出食道癌,医生说,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于是就吃药保守疗法。大哥给母亲弄了些偏方,骗母亲喝下,日子一天天地过去,骗母亲说是感冒咳嗽引起的不舒服已经失效,当母亲自知与外公一样的食道癌时,没哭也没闹,正常喝药,到了不能进食时,原先胖胖的母亲瘦得像竹竿一样,只剩一把骨头,让人看一眼就会伤心。母亲有时也会哼哼几声,问她疼么,她说不疼。当时,我找人弄了一大盒止痛针,到最后也没派上用场。   母亲一定是疼的,只是不想让我们难受而已,一直忍着。而我们这些做子女的,竟然没有看出来,真是大大的不孝,哪有生癌不疼的。   就这样,母亲在一声不响中离我们而去,给我们的只有奉献,没有索取。      六   几年前,我看到了一个资料,说是一只眼看东西时没有立体感,只有两眼共同注视方向时,在双眼的视觉中才能对空间定向……   我当即闭了一眼,视物模糊,行走时有种飘飘然的样子,双脚有高低的感觉,深浅不一。我索性用一布条将一只眼扎住,行走在家中,就如行走在陌生的场所,一切都是那么的不自然,伸手去抓物件时,立体感好差。   我哭了,没想到母亲竟然是在这样的情景下生活了四十多年,并且五十岁后在农村那样艰苦的条件下渡过十年,一边干着农活,一边还要干着家务活,任劳任怨,从无怨言。   母亲,我对不起您,作为家中唯一的女孩,没有帮到您。当我自己做了母亲后,才知道母亲的艰辛,而我的孩子没到周岁,母亲便离我而去,“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时常折磨着我。   作为母亲,我要好好保重身体,不让孩子再有“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刻骨之痛。   我静坐在窗前,宁静的夜,伴着我一颗残醉的心。风起了,是否愿意载着我满满的温馨记忆,飘向蔚蓝的天际,向母亲问声好,遥寄我的相思万缕……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