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暗香】人生几何:小雪(散文)

时间:2019-12-11 01:50 来源: 作者: 点击:

一、小雪   不知不觉就小雪了,这个节气名气总让我想到春节,虽然其实也知道,还早。节气这事儿,应该是北方人定的,否则就这十几二十度的气温,哪儿会想到小雪?刚到上海时,有一两年它都不下雪的,最近几年倒是都有下,一年下个两场吧,一般也就是小雪。天天难得见雪,但他好像也并不是那么稀罕这东西,至少不像我小时候那么喜欢。好吧,我小时候是否真那么喜欢,却也不确定了。我能记住的无非一些好玩的事儿,至于冻红了的手脚会很痒,这些小事儿,不写文章我一般也记不起来。当然,小时候的雪确实大,气候变暖这个事儿,在北方老家那里的人,多数是信的,因为这些年雪越来越小了。不记得小雪这节气老家吃什么了,我中午在公司吃了一份外卖盒饭,还是叶子给我买的,回锅肉饭,加了不少醋,很开胃。这次她额外给我搭配了一块焖肉,那块肉有半个巴掌大,大半部分是肥肉。我拍照发给叶子说:“很好吃,很大一块肉。”她回我说:“那是,四块钱呢。”      二、岁末   离过年虽然还早,但2019年是真得快要过去了。今年生意不如去年好,去年又不如前年好,明年初步估计能比今年略好,当然,具体如何还要看天。只是,市场分析是我的职责之一,蒙还是要蒙的。至于提交给老板的数据,是按照蒙的结果提交,还是往上或者往下微调,则各有玄机。当然了,老板的判断肯定也不会完全基于我提交的数据,这年头谁完全相信谁啊,好吧,不全是说品德,也包括能力。明年会如何,就算亲爹告诉亲儿子,又有多少人信?父母多半不会故意毁孩子,但对你好为你好和真得能保证你好,这个之间的差距,其实挺大的。就像最近又活跃起来的那些猎头,之所以联系你,其背后的原因也很多。说白了,你甚至不确定她们手头是否真有一个需要你去的职位,但是,其实也不会完全断了联系,毕竟,天知道哪天公司就不再需要你。未来这事儿,没人能给别人打包票的,信口开河的当然很多,那都是知道自己不用负责任。      三、不喜欢   手下两名员工最近在闹矛盾,本就是忙时候,就有点烦。好吧,今年好像也没啥闲时候,年头忙到年尾。说起来,进管理层也好多年了,但还是不那么喜欢管理,尤其是烦摆平那些人际关系。当然,这话不能对猎头和HR说,虽然偶尔可以跟老板说,他能理解。对她们有矛盾这事儿,其实我并不奇怪,手下四个女员工,我来了快两年了,才有矛盾,我已经很是烧高香了。应对方法当然是有的,不喜欢不代表我做不来,这是两个概念,出来卖的,靠的就是手艺。你看看那些做皮肉生意的,人家也不喜欢,不一样伺候地比家里所谓真爱还舒服?好吧,我也没享受过,听说而已,大家别乱去尝试,得病或者被仙人跳就不好了,还浪费钱,有那钱,随便去哪个医院门口站站,找几个真正缺钱的捐了都挺好。面试时都强调真诚的,其实不管是面试方还是被面试方,都会遮掩很多。谁会告诉你你前任离职的真实原因?谁又会告诉面试者自己离职的真实原因?当然,都觉得自己有理是真的。      四、进取心   昨天在有壶论坛看到一篇文章,写自己当年考博读博期间,亲人中有去世的,有患癌的,有瘫痪的,但最终还是拿下了博士学位。看得我佩服不已,我肯定做不到。说起来,我是没啥进取心的,得过且过那种,当然,我不缺责任心,该我做的活还是要做好。曾经有一阵子,身边不少人劝我去读个MBA,理由是我能力已经很出色了,就学历差了点儿,有那东西可以方便在500强往上混,再就是可以建立人脉。纠结了半年,还是没去,懒是一个方面,另外就是心疼钱,二十万呢,留给天天多好。进取心这事儿,我一直觉得那些相对乐观的人,相信明天会更好的人才更容易具备,像我这种悲观的,挺难。一个老是担心意外的人,更容易活在当下,而不是搞长线投资。好吧,我们家也不是说月光,当家的是叶子,她是一个乐观的人,就连P2P都敢尝试。我这辈子唯一一次过山车,还有唯一一次回环大摇臂,都是在游乐园里陪她玩的,没遇到她的时候,部门去游乐场,他们坐过山车,我在骑小飞象。这是真事,就在南戴河那个乐园。      五、迎合大众   在一个散文微信群里,大家时而会聊一些写作理念和心得。其实也没什么新鲜的,无非是那些话题和观点,当然,经常会披着不同的比喻类比外衣出现。比如自娱自乐还是迎合大众的话题,就经常会谈到。我写文章除了自我宣泄之外,更主要的还是为了天天,将来长大后,他可以通过这些文字,补全他记忆里缺失的那一片。当然,如果他有耐心看完,还能看到一个不那么成功男人的内心纠结,虽然没多大参考价值。自娱自乐相对还是简单,迎合大众挺难的,毕竟,大众口味也很多样,真正能够快速迎合大众的那些手段,就跟快速发财的手段一样,都被法律给禁止了。说起迎合大众,很多作家是鄙视的,可是,大众,是想迎合就能迎合的吗?你看看那些拍电影电视剧的,搞娱乐节目的,做营销的,哪个不是做梦都在迎合大众?有多少人成功了?不要说大众了,我在家只需要迎合叶子,岳母和天天,都迎合不好。      六、家   叶子烧完早饭,自己都没来得及吃一口,就回金山了。她说是回去办事儿,没说什么事儿,我也没问。搁以前我会问的,然后她会不高兴,按照她的逻辑,问代表不信任。我一度很难接受这种逻辑,一家人你去哪儿让我知道一下不行吗?当然,这是个死循环。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我至少知道她中午会从金山返回,直接去天天的培训班。我被分配的任务是在家收快递,叶子网购了11个螃蟹,不大,加起来三斤多。其中四个雌的,个头都很小,我拍照发给她,包括雌雄个头对比照片和称重照片。嗯,这次她没要求退货,可能是我上次说过那个退货太多的小哥被以“讹诈”法办的事儿,确实影响到她了。我胆子太小,她胆子太大,互相瞧不上之余,倒也的确多少互补了一些。午饭就是我跟岳母和天天在家吃,岳母戴着眼镜给天天挑了半碗鱼肉,还不放心,又让我再仔细看看。那么多鱼肉,我也只挑出一根小刺,我问天天:“奶奶为什么要给你挑刺啊?”小家伙说:“奶奶爱我啊。”他说话时心不在焉,正忙着吃西红柿炒蛋。他夹了一块鸡蛋放到碗里,然后自言自语:“啊,多夹了一块西红柿,不过,没关系啊,营养均衡。”他吃光了那块西红柿,觉得味道不错,我又给他夹了两块吃了,他很开心地说:“爸爸,我打败西红柿了!”      河蚌赌徒   2019年11月23日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