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看点】迎接冬至(散文)

时间:2020-08-26 00:57 来源: 作者: 点击:

冬至终于快到了。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今年对冬至很是期盼,在进入冬天之后,心里就一直在念叨着,冬至快点来到吧。   严格意义上说,我期待的不是冬至,而是冬至以后。   冬至是白天最短、黑夜最长的一天,对于喜欢白天、厌恶黑夜的我来说,冬至应该是最难熬的一天。过了冬至,白天一天天变得长起来,虽然天气愈加寒冷,进入了数九寒天,但冬至一阳生,依然带来春之将至的气息。   对冬至之后的期盼,应该是心理状态的一种写照。   数年前,我还在帝都打拼。因为对家乡的眷恋、对家人的牵挂,我回家颇为频繁,一般一个月至少回家一次。那时高铁尚未通行,坐的都是普快,且没有直达,一般要取道郓城县中转。火车到郓城的时刻大约是下午的五六点钟,如果是夏天时分,距离太阳落山还有两三个小时,天空十分明亮,可以很轻松惬意地赶往汽车站,悠哉地坐公共汽车回家。及至冬天,出了火车站,天已经全黑了,心急火燎地赶到汽车站,运气好的话,能赶到末班车,运气不好,便只能和其他人拼车回去。八九个人挤在一辆破旧的小面包车里,过道里也摆满了小马扎,汽车发动机箱盖上也坐满了人,各种气味杂陈,蹩脚的普通话和粗俗的乡音来回变换,车窗外漆黑一团,嘈杂声里是一明一暗的香烟头,行驶在回家的小道上。   应该是从那个时候起,对冬至的感觉,忽然十分的鲜明。只要过了冬至,即便某次回家还是要赶夜路,但内心是舒畅的,因为下一次,出了火车站后,外面很可能是阳光大道了。   冬至对我比较重要的一个原因,缘于我的身体方面。年轻时因为不注意,感冒咳嗽没当成事,没有积极治疗,以为身体好可以抗过去,等到了第二年,入冬后再次咳嗽,去医院检查时,才发现已成顽疾。以后每年天气一转凉,气管炎就如影随形般的按时跟过来,有一搭没一搭的吃过各种西药,总不见好。后来渐渐发现,主要是对冷空气过敏,每年入春之后,即便还偶有咳嗽,但心理上已然不惧了,心理上不惧,不吃药咳嗽也渐渐就好了,之前的数年,一直如此。去年冬至时节,忽然想到冬至以后白天就一天天地长起来,阳气初升,抵抗力应该也提升了,认识到这一点之后,便觉得因气管炎而引发的咳嗽,也会在冬至之后渐渐消逝,去年就因此种心态,冬至后咳嗽很快就好了。这也是今年在冬至临近,愈发盼望冬至到来的原因。   细想起来,人的一生既漫长又短暂,在不同的年龄阶段,会经历不同的事情。对一个中年人而言,人生的各种境况,该经历的基本上都已经历过了,虽不像小说电影中那样有大的波澜,但也只是程度上有不同。无论是工作、生活,还是家庭,一帆风顺的时候少,波浪起伏的时候多,正应了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那句话。做为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手底下也带着几十号人,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事情,纷繁复杂的很多,对人的综合素质、心理能力,都是极好地考验和磨练。也有很多次在夜深人静时,静静地躺在床上,感觉不少的事情如一座座大山一样,横亘在面前,似乎无论如何都跨越不过去,有时难免情绪低落、意志消沉,也想到过躲避和放弃,更多的时候是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次日清晨醒来的时候,看着窗外投射进来的一缕阳光,一种奋斗的情绪又慢慢弥漫了全身。对一个曾经拥有伟大理想、甚至想要改变世界的人来说,眼前的境遇和困难,和当年自己想要实现的宏伟蓝图比起来,实在算不了什么。眼下很多看似不好处理、甚至难以度过的关口,从一个冷眼旁观者的视角看过去,却不是什么大事。很多事情处理得再积极一些、再灵活一些,很可能就是另外的结局。   因为需要处理的事情非常多,有一些可能陷入了泥沼,所以在很多情形下,非常期待某一天,把这些事情很好地梳理一下,也好好地梳理下心情,重新开始。   冬至就是很好的一个可以重新开始的时刻。   想起了普希金的一首诗,“我们的心憧憬着未来,现实总是令人悲哀。一切都是暂时的,转瞬即逝,而那逝去的将变为可爱。”   单从节气上来说,冬至之后,开始进入数九,严寒真正的来临,朔风凛冽,白雪飘飘,滴水成冰。所谓“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但再怎么冷,也是开始了倒计时,数着数着,几个九数过去,就到了春天。同时冬至一阳生,阳气初升,严格意义上,这才是一年真正的开始,所以又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   对一个喜欢各种户外运动的人,像我,一直非常享受每天下班后的活动时间,尤其是和几个球友,相约下班后一起打打篮球,在夏天非常合适,下午六点钟到球场,可以舒舒服服的打到近八点钟。冬天就不成了,比如冬至这天,不到五点钟,天就黑了,彼时还没下班呢,要打球,只能去室内球场或灯光球场打,虽偶尔球瘾发了,约几个球友出去活动一番,但毕竟不如夏天那么轻松惬意。   冬至这天光照时长最短,是至暗的一天。冬至之前,眼睁睁看着一天比一天短,难免消极和失落;冬至之后,却是一天长过一天,满满的都是光明和希望。我对冬至的渴望,也有这种心理因素在作怪。   又想起了在天津读研时,和几个舍友,于冬至这天,经常相约去吃饺子,或是买上几只羊蹄,几个人在宿舍吃得不亦乐乎,也不饮酒,却很热闹和温馨,名曰“杀冬”。   去年冬至这天,母亲在重症监护室,徘徊在生死边缘。我是从不迷信的,也在去年的冬至夜里,念叨着冬至一阳生,祈祷母亲能够挺过那一关。母亲虽然过了那一关,但在今年的清明节前一天,还是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至今我已不再对母亲住院期间的治疗细节做各种复盘,但内心仍然难以接受,甚至不忍去看母亲的照片。我希望过了今年冬至之后,自己能够经常的平静安心地去回忆母亲。也会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写一篇纪念母亲的文章。   联想了这许多,冬至来与不来,冬至前还是冬至后,又有什么真正的不同呢?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