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家园】2018:重读马克思(随笔)

时间:2020-09-13 00:56 来源: 作者: 点击:

从1971年到1974年是间断性阅读,大概有十几部。1974年又在批林批孔,在运动就是一切的年月,我已不再关注时事,批判一个死去两千多年的人,实在荒唐的没法再荒唐了。这一年读的书有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斯大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另有《简明欧洲哲学史》。   1975年秋,职业演奏成了我的谋生手段,那是1975年9月18日的晚上,台下黑压压一片,我拿着一把板胡坐在舞台中央,几首独奏曲赢来了一次又一次的掌声,第二天,我就成了国家干部,这种近乎天方夜谭的事,居然发生在了我的身上。从1964年学起,十年时间,摸索过板胡、二胡、三弦还有琵琶,部队有纪律,午休必须上床,我时常抱着乐器,躲在不易被发现的角落,把乐器声音调到依稀可辨的程度,做着熟能生巧的活儿。那时我把“一专多能”作为对演奏技能的奋斗目标,这个目标寄托着我衣食所依的美好希望。   有了稳定的工作,我把学好理论与文化作为新的奋斗目标,计划用几年时间读完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主要著作。   从1976年元月起,早起晚睡成了生活常态,一切都在依照计划进行,每天都有规定的时长和阅读的页码,有需要搞清楚的内容,还有务必记住的概念。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以前仅限于阅读,像看小说,学习是严肃的事,做笔计是不可或缺的,那年月,与书籍作伴同床睡,与笔墨结下骨肉情,也算得上是无悔的青春。   从1977年起,文革中被查封的杂志得到恢复,那时我订阅的有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理论月刊《哲学研究》,《经济研究》,《文学评论》,《政治经济学动态》,这些刊物上的文章给我帮助很大。一段时间,我找来了一些大学政治经济学专业的教材,有一部徐禾主编的《政治经济学》,还有苏联社会科学院的《政治经济学》,基本解决了我在这个方面的基础理论问题。   马克思主义这一名称由恩格斯提出,马克思在世时已经使用。恩格斯说科学的无产阶级理论,是19世纪最伟大的发现,首先是马克思的功劳,用马克思的名字来命名是公平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是马克思主义学说的理论载体。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科学研究,从资科搜集,文献参考,构思写作乃至出版,都是自己动手,经费也得依靠自己解决。长期的理论研究和革命活动,使得马克思一家的生计步履为艰。   从1865年7月,马克思写给思格斯的一封信中,可以看到马克思当时的生活状况:“我已经有两个月完全靠典当维持生活,愈来愈多的而且一天比一天更难受的要求纠缠着我”。“我诚心告诉你,我与其写这封信给你,还不如砍掉自己的大拇指。半辈子依靠别人,一想起这一点,简直使人感到绝望,这时唯一使我挺起身来的,就是我意识到我们两人从事着一个合伙的事业”。   财政经费问题是马克思的最大难题,在《资本论》的扉页,写着这样一段话:“献给,我的难以忘怀的朋友,威廉.沃尔弗”。还是在半个世纪前,我读到了有关沃尔弗的故事。   威廉.沃尔弗,德国和国际工人运动早期活动家,政论家,共产主义者同盟领导人,马克思的朋友。   马克思在伦敦全身心投入《资本论》写作时,生活贫困日甚一日,就在他准备带着妻子和小女儿住到贫民窟去的时候,恩格斯和沃尔弗解救了他。恩格斯设法给了他100英镑,靠着这笔钱勉强熬过了1863年,年底马克思母亲去世了,100英镑所剩无几。过了五个月,沃尔弗去世了,去世前他立下遗嘱,将他父亲留给他和他一生积攒的八九百英镑赠给马克思。当时这是一笔不小的财产,大大减轻了马克思的经济压力,使他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资本论》的写作和出版工作中去。没有沃尔弗的慷慨解囊,就没有《资本论》的出版,所以马克思在《资本论》扉页上写下了这样的话。   1913年,列宁根据内容将马克思主义理论分为三个组成部分,即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   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是马克思的两个重大发现,恩格斯说:“一个人能有两种这样的发现,可以说是不虚此生了”,“马克思在他所研究的每一方面,都有独到的发现”。唯物史观又称历史唯物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神圣的家族》,《德意志意识形态》由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完成,是阐述唯物史观的重要著作。剩余价值理论属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列宁把剩余价值视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石。   恩格斯也是位伟大的传奇式人物,他和马克思都是德国莱茵省人,马克思年长两岁,马克思属于科班出身,哲学博士,而恩格斯在初中还剩一年才能毕业时去了父亲的营业所,19岁时他能用25种语言谈话,他是通晓多种语言的专家,熟练掌12种语言并能写作。他在军事科学,文学理论,自然科学等诸多方面都有建树。为了能使马克思正常工作,他认为由他来负担这位朋友及其家庭的大部分开支是完全应该的。   从1976年到1979年,论页码读的不少,说收获也不太多,这不是我不够聪明,实在是这个学科太博大太精深了。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