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家园】侃值了(随笔)

时间:2020-09-16 02:05 来源: 作者: 点击:

   慧君发推送一篇给俺,痴情之中,无处不流溢着期盼。期盼,俺读完以后能获些警醒和教益。从此,可好好地改一改俺那不见棺材不掉泪、犟驴套在犟磨上的死心眼子。多谢了!读后知道,文中所写与前时读过的一篇所写皆出一枝笔。哈哈哈,文能迅疾扩散开来,足见其在市面上的影响力、认同感、追捧度,均不可以小觑。既已拜读,不表个态度、不做个回复、不道声谢谢,那是不够朋友、不懂礼貌的,四六不懂的事儿咱是坚决地不干。唯望莫见怪呀,碍条框所圈、绳索所缚、敏感所制,便只能躲躲闪闪地说说俺的萝卜白菜、藏藏掖掖的唠唠俺的各不相同。或许,回复的颠三倒四云山雾罩似猜谜破闷一般亦只能如此了。斗胆了、献丑了。心想一朵花写出来豆腐渣,眼高手低却总爱叭叭,惹了多少的亲痛仇怒忽略不计,慧君看了定会再骂俺一句“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文中主旨三点:非公基本无忧、非平逍遥自在、值了。咋看咋想,以满大街金碧辉煌所普照下,一个个满嘴流油的角度去咋看咋想,似合乎些情理,也多有些道理。加之,撰者又挑了宝宝生下来就有六指、兔嘴、心漏、脑瘫,作为旁证来争强论据。一时间,还真给俺闹得晕头转向哑口无言了。是啊,连宝宝都是带着多少的不公与多少的不平生下来的呢,若再强求世上的什么平、什么公,岂不是咱的异想天开、强人所难了吗;岂不是俺的太不是物、太矫情了嘛。总觉得哪里不是味儿?一番吧嗒嘴才醒过味来。幸没被宝宝生之不公平乃属妈爹心情之过、乃属先天之过,世之不公平乃是胜娘爹者于后天里胡打乱凿草菅生物之罪所蒙骗。蒙骗在了小宝宝是无法挑选非六指基因的亲妈上;蒙骗在了大宝宝是完全可以去挑选,还当如防范新冠一般去挑选没有六指基因的、没有抽风基因的、没有脑瘫基因的,而尽量多的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基因的好后妈上。其乃天赋。天赋怎能放弃?花钱整条裤头还得挑挑拣拣,况花钱整个后妈来养。君不为“残疾”亲妈所造一个先天残疾宝宝而悲,总得为一个“残疾”后妈所造一片宝宝的后天残疾而哀吧。   今真事假事同样光荣、真话假话同样荣耀,然碍于“天打五雷轰”还是实打实凿的好。一语基本无忧、一句逍遥自在,冲灯说话就是以偏概全的嘴不对心。从一股脚丫子味道透出,其不是在岗的足疗小鲜肉,就是下岗的足疗老女子。吹喇叭抬轿子的活计干得也是相当地不错。假如,将地沟油当橄榄油去使、将地沟水当矿泉水去喝、将地沟肉当原浆肉去炒,再不为缺斤短两、超时过期而上火;亦不为虫爬蛆动、掉牙落毛而发怒;更不介意在不干不净里的载歌载舞;更不介意在不明不白里辫子翘翘,何烦劳“基本”,那简直干的就是衣食无忧。不是吗?俺看是。敢放言已活到“逍遥”份儿上的,定是居世外桃源不食当今烟火之得道成仙者。俺也极想放言一把逍遥自在却不敢,为不具跻身逍遥自在行列的本事而丝毫不敢。若敢,多值得俺去坟前庆祝一把。“人贵有自知之明”。于俺每日里谨防菜刀酒瓶杂七麻八头顶耍笑下;于俺每日里谨防路断地陷乱七八糟脚上戏耍下;于俺每日里玩笑在文凭被冒名顶替一类悲哀之下、生命被“江堤”们掏空一半悲愤之下,俺若再昧着心眼子去说、亏着心眼子去吹什么逍遥自在,就直管给咱开除人籍喂豆饼好了。已丑陋龌蹉得足够足够可以,还是留点面子吧,看在炎黄上。若有……撰者于末尾感叹了好几回的“值了”。不难看出,其非但是个能说会道之人,还是个极善将就事的“知足者常乐”之人。知足者常乐乃咱家之传家宝,虽作为传家宝已然几千年。几千年后的今天再翻腾出来说,味道难于时代相符。撰者所言的“值了”,不过是坐飞飞轮轮铁铁、穿裙裙袄袄裤裤、吃饺饺鸭鸭麻麻,戴名牌挎名牌开名牌住名牌的一己之得、少数之得。然三姓奉先笑中粉饰着的却是多少农民工的黑漆漆;三姓奉先相里装扮起的却是多少外卖小哥的急躁躁。值了与不值了,当来自“心忧炭贱”们的一人一豆才对。写此,欲笑欲哭更欲痛骂自己一回。为何总是饿死鬼馋嘴猫一片、小气鬼痨病鬼一片?华莱士的最后一句何日才能入耳……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