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清风】漫走沉寂(随笔)

时间:2020-09-17 00:03 来源: 作者: 点击:

感受过曾经;思考过现在;盼望过将来。过去的一切在现在看来是多么的珍贵,无论事物是否已经逝去,我们都不再是曾今的自己。我们不会吵着要糖吃;不会再想着当科学家;也不会每天约着朋友出去玩。本以为我们跟不上周围变化的脚步,没想到的却是我们先行一步。   路上少有闲人,只能在偏远的一些地方看到偶尔路过却不戴口罩的行人,一些匆忙赶着回家,或忙着运送物资的车辆。当周围的人活在匆忙的当下,体会过去的你便是别人眼中难以理解的风景。而这慢慢悠悠的步伐走出了沉淀多年的情感。曾经,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如今虽样貌有些许不同,除此之外,并无大碍。而令我感到些许欣慰的是那个小公园还在。虽然,总有一天它会像周围的小楼一样,埋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化为尘埃。但值得庆幸的是,我处在这个事物交替的过程中,既感受过古老旷野上吹过的微风,也体会到高楼大厦下摇曳的灯火,虽朦胧到不可追溯,却依旧听到时间的那厚重的低语声:“太过久远,漫长而又微小”。   冷风荡起落叶,吹过街道的过往。幽然小路,通往的是一条意为成长的不归路。路上有花,有草;有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也有缕缕映射的灯光;有崎岖与蜿蜒;有坎坷和泥泞。为数不多的石阶在漫漫长道中指出一条路,通往出口、入口,或许都是。有趣的是,小时候的我很少走在石阶上。因为熟悉了“远观”,便对“亵玩”有所兴趣。待我近观,我看到四季交替下,时间刻画的年轮;待我近观,我熟知花开花败存有轮回,却依旧逃不过时间对生命的审判;待我近观,我明白即使是沉默千年的鹅卵石,也终有一天会在世人面前展现自己,无论自愿与否。;待我近观,我知树与叶同源同心,却仍难逃分道扬镳。世上有太多的事是我们改变不了的。   就在这不经意间,回想起过去的种种。尼采曾说过“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但要说起不辜负,大概也只有童年吧。还记得童年时的几个朋友,我们曾一起玩耍,一起分享,一起犯过傻,也一起闯过祸。那时的我们,不为世俗所谓的常识所束缚,大胆的理解自己所未知的一切。即便是曲解,也仍乐在其中。会被身边一切的新鲜事所吸引,会寻找一切可能带来快乐的事情。活在翩翩起舞的阳光下,歌颂着难以理解的童年……   我曾想过我的童年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流逝?却在某一天朋友拒绝我的邀请时,得到了答案。   当我们因为种种原因而放弃了遵循本意,开始去考虑复杂的曲折对错时,童年已离我们而去。渐行渐远,我没能留下曾经许多要好的朋友,这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因为我们一直都在行走。偶尔在街道上看见彼此,没有欢心的对话,只有普通的寒暄,然后,分道扬镳……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