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菊韵】咸,齁咸及其它(随笔)

时间:2020-09-17 00:04 来源: 作者: 点击: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这是毋庸置疑的。   就是平常百姓口中随意说的话,其蕴含的意思,就大不一样。比如说咸。   百姓开门七件事里,就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盐。咸盐自然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须臾不可离也。即是现在提倡多醋少盐,盐也是必须的不能缺少的食料。   说盐,就不去说它的历史渊源了。盐是一种调味料,与咸紧紧相连。咸盐咸盐,即是也。   表达一个菜的味道,地域不同,说法不一,咸淡,酸甜,辣,当然还有苦涩等。但一般不过这几种。上桌吃饭,菜的盐味大了,我们一般说,这菜炒得太咸了。   有多种说法,各地也有各地的表达:有点咸。太咸了。把卖盐的打死了。你家是开咸盐店的。咸的发苦。蛰了舌头了。咸的嗓子冒烟。看着咸盐就想晕。让盐腌成干了。等等。   这是咸盐被使用得过犹不及的事情。我们北方说很咸,有一个词叫作齁咸。齁咸的齁,除了本义是鼻息声的意思外,就是非常的意思。用现代网络上用语就是非常非常非常以及N咸的意思。为什么呢?因为嗓子就是喉咙不舒服了,不是一般的不舒服,而是太不舒服了,不舒服得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形容了,那就是齁了吧,因为咸得喉咙说不出话了。   对于咸的体验,我有点自身的感受,说出来共享。保定酱菜(不说其招牌)很有名,但是其咸也很有名。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过保定,从车站站台就买了一篓,就是柳条编的小篓子,里面装着什锦酱菜,看上去黑黝黝的,发出酱香的味道,不吃就很诱人。大老远掂回家,人们很稀罕。家里人品尝说不错,就是盐味大了。盐味大了,只是一种客气的说辞。不过,那时候,农村人口味大都很重,别说这一篓,再多几篓也能消灭:那时候家里腌制的大萝卜,盐味也很大,但肯定不如人家酱菜精致。于是乎,酱菜就着大饼子,吃得不亦乐乎。那时候还没有咸危害健康的说法,就知道,不吃盐,人没有劲儿!多吃盐,多喝水就是。   还是当新兵的时候,是个冬天,一次出差回来,已经过了开饭时间了。没有菜,也没有咸菜,用铁勺热了一下米饭,没有菜,认为放点盐可能有点味道。就抓了一些盐,搅入米饭,谁知放多了,吃了两口,就恶心,想吐。那种感觉,就像晕车的感觉差不多,看来,咸盐不是这么吃的。那馒头蘸盐水就可以吃呢?估计两者的区别,是盐粒与盐水口感不同。   时代不同了,人们对于咸的东西渐渐认识到对身体伤害,少盐的认识明朗起来。但是,还是有人离不开很咸的东西。那年,还是去保定,有朋友让专门到酱菜门店买咸菜。大概买了四五斤吧,我也买了两个切成薄薄细片但又没有切断的蔓菁疙瘩。回家把捎带的酱菜给了人家。我的呢,就切成丝,就着小米粥吃咸菜,入口那个咸,让我一愣,一咧嘴,皱眉,舌尖发麻,赶紧吐出。思忖这盐味太大了,用开水清洗一下如何?便倒了开水,将咸菜丝泡了半小时,再用手抓、揉、攥,折腾十分钟,看到酱汤浸出半碗,倒掉,再清洗一遍,颜色似乎不很深了,切些葱丝,倒点香油,搅拌一下,再吃,哇嗬嗬,咸劲仍在,舌尖上的苦麻继续。气馁地看着这咸菜,心里纠结:扔了,用钱买的,舍不得,何况还滴了香油呢;不扔,实在吃不下,那个咸真的不能享受。就找了一个瓶子,放入,盖上盖子,储存起来,作为战备菜备用吧。这一放,就成为被遗忘的咸菜,大约是两年之后,收拾橱柜才发现,瓶子里的咸菜依然健康地存在,没有长绿毛,但身上却有白色颗粒。毫无疑问,由于咸菜疙瘩长时间缺乏水分,本身的盐已还原为盐粒了。自以为盐都分泌出来了,可能不太咸了。试着用水泡了再吃,我那个天呀,盐味依旧,苦涩不堪。一忍心,一闭眼,扔了。那个让捎带咸菜的朋友呢?人家身体渗透咸盐的能力,不得不让我钦服:一个星期就把四五斤咸菜干完,后来还让别人捎了好几次。我甚至不无想法:人家的血管流的的血水呢?还是盐水?古代有咸菹(咸菹)这个词,亦作“咸葅”,指的就是咸菜。《晋书·良吏传·吴隐之》:“尝食咸菹,以其味旨,掇而弃之。”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载:“仲冬之月采撷霜燕、菁葵等杂菜,乾之,并为咸葅。”《本草纲目·金石五·食盐》﹝集解﹞引陶弘景曰:“以作鱼鮓及咸菹,乃言北胜,而藏茧必用盐官者。”看来咸菜在生活中还是不能少的。市场上,超市里专门有咸菜卖。你不想吃咸的,不要紧,数十种品味,任你挑选。所以说,当你盛上一碗小米粥,思念小咸菜的时候,还真是离不得。这大概也是乡愁里的一种味道吧。   盐味大,是腌制类食品共有的特点。估计,一是为了可以存放长久不坏,二是让人们少吃节省吃。否则,何必放那么多盐呢?而到了这个年代,很咸的食品依然盛行。除了咸菜,比如腌制的蛋类。儿时,家里腌制的鸡蛋,没等盐味进去,就被吃光光,还吮着手指头纳闷:怎么咸鸡蛋没盐味呢?后来,去出差开会或者旅游,宾馆准备的早餐大多有切成两瓣的咸鸭蛋。你去观望,游客很少吃完一个鸭蛋的,只是蛋黄吃净了,蛋白还好端端在那半个蛋壳里,悠哉游哉等着钓鱼呢。有问题吗?没有,就是一个字:太咸。人们说,蛋黄有油,金灿灿香喷喷,好看又好吃,蛋白就不能恭维了。如今人们追求健康生活,谁还吃这么咸的食品呢?可如果想吃腌制的带油的咸鸭蛋,吃了蛋黄,扔了蛋白,这不符合光盘精神。那么,为什么商家不改进鸭蛋的腌制方法呢?那年,去江苏,过高邮,带回的特产就是腌制的鸭蛋。包装呢,是每个鸭蛋用黑乎乎的泥巴包裹,外套一个塑料袋保湿。鸭蛋是生的,回家要吃的话,要将泥巴剥下,洗净去煮。好像这个鸭蛋不太咸,蛋黄也有了油分。电视节目上,有人专门介绍蛋黄出油的腌制方法,粗盐将新鲜蛋黄盖住,一星期即可出油。没有试过。不过这是个技术活儿,蛋黄蛋白分离不破,需要小心翼翼。估计这样的蛋黄盐味不会太大。今年过年,女儿带回鸭蛋,还是双黄的,雄安特产。其实就是白洋淀特产。一个字,还是咸,蛋黄可以吃,蛋白就那样放好几天,也消灭不掉。四五口人呀,一个鸭蛋都不能消灭,这日子过得,怎么啦?孩子尝一点,就伸着舌头要水冲淡。我们呢,也不想让孩子吃下,何况这不健康的东西,阻止孩子吃下,才是正理。不像过去,呵斥着:吃,这么好的东西,不吃还吃嘛?   由古至今,盐是生活中须臾不可缺少的东西。古词有鹾(cuó)咸,就是指咸味。唐代沉亚之的《上李谏议书》中载:“是椒桂之质类,而馨辛不为也;梅醯之质类,而苦酸不为也;盐醢之质类,而鹺咸不为也。”战争年代,红军缺的就是盐巴。而今,盐巴却让人们望而却步?何也?生活进步了,观念更新了。健康才是人们追求的第一目标。少吃点盐,多吃点醋和蔬菜,这是专家学者的共识。   当然,生活里还有很多与咸有关的词语,很有意思。譬如大咸、咸黑、咸卤、咸腥、超咸,苦咸,咸苦,咸涩,咸丝丝儿,咸津津,咸浸浸,呵呵,可能还有各地描述关于咸的词语,海了去了。我觉得,咸丝丝儿、咸津津儿很不错,至少听起来比较舒服,比较健康,不是一提齁咸,就让人听了就心里发紧,口里发苦,喉头发涩,浑身的鲜血陡然变成血豆腐一样。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