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浪花】风雪四平行(随笔)

时间:2020-09-27 00:12 来源: 作者: 点击:

2013年元月我去了趟吉林北山,四个人一起去的。   我们一行在长沙火车站上车。按线路图好像直达四平,于是我们要求一径至四平。售票口说是只能到北戴河,然后中转。后来说是火车又可以到达四平,于是我们补了四张车票。   仿佛早上六点的样子,我们在四平下了火车。好冷哟,真的!我看到每个人的鼻子下伸着两支汽柱,一开口面前就现一蓬汽莲;雪,纷纷扬扬下着,却不似南国的雪花,象极了白色的尘埃;冷啊,刺骨地冷,就像在长沙把手浸入冰水里的那种冷.在户外,冷到无有避所,钻心入肺腑。   我们走进四平汽车站,做好车程安排,没有直通白山的,须得到通化换转。时间早着呢。隔壁就是早餐店。我们留下一个人看行李,三个人去就餐,然后再轮换吃。点了三份吃过,十元钱一份。我拿出现钞买单。收银的大姐,牛高马大的,立于一线柜台后面。我将一张百元红钞递给她,她随意看了看便收下了,但是没有立马找零。   她操作纯正的普通话问我:〝大哥,可不可以帮个忙?〞   当时我觉得纳闷,不过本能﹝我生性喜欢助人为乐﹞使我随口接道:〝没问题,只要力所能及。〞   〝其实也没什么,我要交房租了。〞她说,〝你看我,全都是散碎票子,可不可以再兑四张百元钞票给我呢?〞   我再递给她四张钞票。她找给我一大沓的十元钞票。我接过来,数了一数,是460元,短缺了10元,我疑心自己数错了,再数,还是460元。我自认为我清醒,就掉过头来再数,(这时候我眼角的余光好像看见柜台上有一张十元的票子),数来数去总是少了10元。我将钱再一次递给她,她接过去很率意地数了下,承认少了10元,她指着柜上的十元问我:〝那是不是你落下的啊?〞   我回答:〝不是的。〞   她把那张十元票子放在一起都给了我,让我再仔细数数。我认真地两头数过,没错,的确470元。我们回到候车室。我是个很小家气的人,闲着无事,就拿出来再数一次。现在思索起来,其时我应该是一张一张揭起来数的,结果少了160元﹝我也记不清到底是160还是170了﹞。当时照看行李的去另一家买吃去了。我要去找店家理论,两个同事不让我去,说是别在几千公里的外乡挨了打吃了亏。他们的顾虑真不是多余的。俗语说得好〝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说的就有我们南方人,奸诈,狡猾,赖账,甚至于暴力赖账,这是出了名的。   我对他们讲;〝我就当去放个屁。给,就给。不给,就拉倒。反正我不跟他们争吵,最多被骂几句而已,总不至于被打吧。〞   我刚进门,门口洗漱的老头就说了句〝你有(又)来了。〞   我将四百多块钱递给那女子,学着他们的口吻:〝大姐,咋啦?都说东北人好爽客气,咋就坑我呢?〞   “哪有的事儿?”她接过去,假意数了数,又递给我,然后在柜台下拿出一个厚厚的书本,打开,一沓的钱拿起来数了数,递给我,说:〝这整好,是不是你刚才落下的呀?〞   我接过来,快步离开这是非之地。   ,如今想起来事情虽不大可悬着呢!至今我都没有弄明白她究竟玩的是什么手法。   此时此刻我仍然在想,北方人出了名的爽快耿直,难道中国无净土,如同南极企鹅体内也能够检测出残余农药一样,地球无净土,那中国也太可虑了。再想想今天彭宇一案,使得人人自危,还有各种新闻媒体不务正业,大肆鼓吹炒作戏子们鸟大的屁事。泱泱大国,礼仪之邦,直弄得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哎,我都不忍心说啊!我常想,是该出手了,由国家层面出手,教育,舆论,司法多管齐下,千万别让道德沦丧哟!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