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心灵】说梦想(随笔)

时间:2020-09-30 01:57 来源: 作者: 点击:

   大概是嫌“人生理想”这个词太庄重了,人们现在说的是“梦想”。   就词面来说,“理想”是理性的,“梦想”是感性或非理性的。但梦想或理想不应当用理性与否来评价,理性的未必好,非理性的也未必不好;也不能用能否实现来评价好坏,因为一方面“海水不可斗量”——人们通常认为凭他的能力根本实现不了的也许能够实现,一方面时移势易——形势改变以后,原本不能实现的反而实现了;而应当用伦理道德价值的利己或利他来衡量。   有的梦想能迷惑人。这样的梦想或许不是纯粹利己的,就是纯粹利他的。纯粹利己的梦想指向欲望或虚荣,纯粹利他的梦想因为没有个人价值而空虚。只有做出某种成就因而实现人生价值的梦想才能指引人。   在我的印象中,“美国梦”是为个人的,“中国梦”是为国家的。   个人与国家,这两个不同的价值重点,在我们的语境中,似乎应等量齐观,甚至应落在“国家”这一边。似乎这只是价值重点不同的问题,是自由选择的问题;这样的区别也能迷惑人。我要说,如果不主张无政府主义,以个人为价值重点的,必然以自由、平等为价值追求;以国家或集体为价值重点的,必然以专制甚至独裁为其结果。   按照咱们中国人的“世故”,无论梦想还是理想,无论其能否实现,无论对任何人,都不能说出来,否则不是招致讽刺挖苦,就是招致嫉妒憎恨,总之你的心灵会受伤害。这是我的真实感受。我接触过的人,也没见有一个将他的梦想或理想说出来。   如果把梦想看得太重,无论其能否实现,对人都不是好事情。对梦想实现不了的人来说,梦碎让人心碎,在他临死的时期,他因为把梦想看得太重,就会郁郁而终;从屈原、李白的身上可看出这一点来。对梦想实现了的人来说,从梦想实现到他死,因为志得意满,就会傲慢得不顾风险或不惧风险,仿佛这段生命是赚来的,因而往往被“绑到耻辱柱上”;从哪些新升的有权的官的身上,从那些巨贪身上,可看出这一点来。   可是,如果不注重理想或梦想,人就会变得短视,就会及时行乐,就会无所事事。应当这样:   在梦想实现以前但又未到临死时期,还是要注重梦想;到临死时期,梦想虽未实现也不应当看重梦想了。梦想实现以后最重要的是防止志得意满的傲慢和自负,无论是否到了临死时期。梦想实现以后,如果到了临死时期,就不应当制定新的梦想了;如果未到临死时期,可以制定新的梦想,但考察以往的实际,多数人是不能实现新的梦想的,或者他会犯“晚年错误”。“功成身退”的思想适合多数“成功者”。   梦想终究是能指引人的。没有梦想的人,除个别的哲学家如庄子、犬儒主义者外,应当是只凭欲望或需要,不自觉地受到人际环境的影响来进行他的人生的。这样的人是所谓的“政治动物”或“经济动物”,是追逐权力、地位或名利的动物,虽然他未必能追逐到多少。说到底,梦想或理想对于理性的人生观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