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荷塘】广播,时光的声音传奇(随笔)

时间:2020-10-16 01:49 来源: 作者: 点击:

那天打开一个音频链接,传出肇庆电台著名主持人黎珊把市作协举办的“红豆文化”征文作品用广播故事的艺术语音演绎方式与大家分享关于“南国红豆”的故事。再次听广播,有一种久违而熟悉的亲切感觉。   多久没听广播电台了?曾几何时听广播是我们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七八十年代,我的老家在老街道——五经里。那时家家户户都安装广播,每天早上六点转播《中央新闻联播》,午间十二点和晚上六点最受欢迎的粤语小说连播,最耳熟能详的是著名的“讲古大师”张悦楷和林兆明两位前辈。张悦楷多才多艺,与刘兰芳并称"北刘南张",在1983年到1987年整整4年间,他用粤语讲的《水浒传》《三国演义》《杨家将》《晚年的毛泽东》等等小说连播,成为广东人追听的节目。他的语言流畅清晰、声音富有表现力,倾倒了两广粤语地区的听众。他实际上是把过去在广东茶楼的说书搬到电台上,每次他的开场白多为“前文再续,书接上一回,话说……”收场多是“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说起粤语“讲古”泰斗林兆明,最家喻户晓是他惟妙惟肖演绎的《西游记》。那时候传颂他讲的《西游记》是“走完一条小巷,可以听一段完整的故事。”听“古仔”成了一个时代的印记。   那个年代收听街道广播是市民最好的闲余消遣。还记得我那位八十六岁仙逝的老婆太,临终前瘫痪两年多睡在大厅里,神经错乱的时候,每次听到那首最流行的《酒干倘卖无》时,她就会喃喃自语说:“我娘又喊我了……我娘又喊我了……”   后来固定挂墙式的街道广播渐渐被家庭轻携式的收音机代替了。丰富多彩的广播节目,贴心的广播主持人,都成为我关注焦点和崇拜的对象。记得读高二那年的母亲节,有个“母亲节”征文比赛,自己写的一首诗被电台播读,那份兴奋真是难以言喻!   回忆起校园时的广播,更是有着甜美的回忆。每天课间广播传来青春气息的校园民谣、时尚活力的流行歌曲,让我时常回味那段青葱的美好岁月。   我曾有一段不为人知的经历。我曾偷偷地报考过一次市广播电台公开招聘主持人。记得是去第六中学参加了笔试,笔试通过后收到通知再到市电台进行面试,面试主考官是当时市电台最红的主持人梁圆圆,可惜我天性内向,没有历炼的经验,临场太紧张了,以失败而告终。这成为了我人生一段简短而美丽的小插曲。   时逝物转,在这个物盛高速替换的时代,广播电台默默在苟且存活间挣扎着。或许现在,只有公共司机师傅、寄宿在校学生、外来民工等还在收听电台广播。伴随科技的迅猛发展,媒体行业也迎来了转变与改革的时代,当前的信息传播将报纸、电视台、电台等传统媒体,以互联网技术为支持,在各个智能终端上进行高效的传播。所有的信息资源都能整合、共享,而衍生出不同形式的信息产品,再通过不同的平台传播给受众。面对新媒体的冲击,广播媒体的发展需要走向媒介融合的道路,依托新的平台终端介入到大众的生活当中。适者生存,是万物的生存之道。看过南派纪录曾报道一篇关于电台与电台制作人的故事《一辈子只做一件事,只为复兴电台文化的声与音》如是说:“电台是铭刻时间的声音传奇,它让人类的情感表达第一次穿越时空界限,激起情绪共鸣;它陪伴人们经历了战争与和平,释放了自由的怒吼;它慰籍无数孤独的灵魂,将心灵的孤岛连接。在如今的速食文化时代,听电台成为了一种珍稀而有趣的生活方式。”通过电台,去邂逅不期而遇的惊喜,去探索充满想象力的未知世界,去寻找久违的“声”活乐趣。   广播,时光的声音传奇!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