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家园】闲来两则(随笔)

时间:2020-10-24 00:16 来源: 作者: 点击:

又一幕弃剧上演,演在三伏天。主角是几个小媳妇与几个半大老婆子,配角是几个小宝宝和几个半大老头子。不变的是愁腔悲调、不变的是心急火燎,无疑,不变的还有话里话外的恩怨情仇。或柳眉高挑或牛眼圆睁,向报号侠客行的美女小记者讲述着,为弃而致使三个来月没有自来水用的叫天不应与叫地不灵……咱就不去再溯仅为一个“弃”造成了多少年、多少桩,皇城内外百姓的安生不得了。不弃的,还说停就停、说堵就堵,况弃了的呢。借此,咱就闲扯一把弃字的伟大光荣与弃字的藏污纳垢。弃的伟大光荣首在于弃的端端正正落落大方,次在于字母所不具的灵活周身延年益寿。弃的伟大光荣独步天下世人皆知,否五环之上早设立辩论赛了,故闲析些弃的藏污纳垢足矣,权当自己给自己找乐子,预防脑痴呆了。汉字妙趣横生力量无穷,倘搭配得当一篇檄文可以改朝换代,一句呐喊可以摧枯拉朽,一段《买布头》可以笑破肚皮,一出《杨三姐告状》可以肝肠寸断,家乡父老无人不晓。凡事皆具两面性,能好到极致的东西也是能不好到极致的东西。汉字亦然,汉字中的弃尤亦然。拿之用时,无非欲掩藏白吃饱嘴脸、修饰卸磨杀驴心肠。于此想来,其与半掩门的、卖大炕的、三只手的行径,除发音不同没有区别嘛。间无二虽无二,但在不信义、不卫生,不江湖上,实存天地之差;无二虽无二,但在害坏上,恐集所有半卖三者也望尘莫及。因操皮肉生意,三只手生意的必定是一对一,可一个弃的面世兴旺,殃及牵连到的却是不计其数。不计其数的无权无势无里无面;不计其数的舍生忘死流血牺牲。弃、扔同义意味弃管与扔孩子同义。何不直言扔而说弃?直言扔太远离一个不能少了、太背离初心代表了,用个弃来稍加润色不就顺耳好听多了。顺耳是顺耳了,好听是好听了,大热天离开水这日子可怎么过。忙起身拎口袋买土豆,再离拉歪斜这日子还得过呀。      漫步在晌午头的日头地里,不一会大布衫的前后见湿。也想快点儿走却有心无力。难怪,家里的让打遮阳伞、让抹防晒霜呢,这臭氧层子看来真是给咱祸祸的不轻啊。总觉得老头子打把遮阳伞不是那么回事,更甭提再抹什么霜、什么膏了。所以,从来不打也不抹,宁晒秃噜皮也擎着,老爷们么。俺衰得已然不男不女了,再衰下去更没得看了。晌午头的阳光直照在没有几根白毛的脑瓜壳子上,汗珠子是一个劲的捋脸往下淌,擦都擦过来。裤腿子的热气也跟着一个劲儿地往上串,一幅活不起死不起的架势。曾经一大溜的大杨树因总爱砸车、因春天时完总爱飞杨树毛子,劳动节前便都给砍了。砍了大杨树,车倒是不能砸了、树毛子倒是不能飞了,可树荫凉也是没得乘了。原址上,换种了一大溜俺叫出名字来的新树种,不用介绍定是一大溜挺稀罕、挺值钱的新树种。从一块尚未埋好做工挺讲究,用料挺高端的木牌子上得知:这条路已摇身成了景观路、这些树乃专为之相配套的景观树。有好几样的枫树、好几样的梅树,还有好几样的过眼烟云。如此之爱民如子用心良苦,何以不去好生记记?一个景字就给气傻了,哪儿还能记得住。老话讲:端东家饭碗就该给东家好好地卖力。不然,累死也无功。今谁是东家?纳税的嘛。尽管,俺所纳之税或十四亿分之一毫,但东家无疑。既尊为东家,为何在花纳税人钱去种树、去搞靓化的时候,不先听听东家们的指示,然后再去遵从指示?尤其是在路边种树种草上。以往五千年于路边庭院种树,无不是以借光树荫为首要,绝不是以整景看景为首要。故只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大树底下好乘凉的流传,没有前人栽树后人看景、大树底下好看景的流传。再还有,因地制宜、最适合的才是最好的,紧随其后。干什么吃的都给抛在了脑后?真乃崽卖爷田不心痛,糟蹋人没商量。历史得来,咱这儿最适宜生长的树种是杨柳槐三大样。三大样中杨树当为首。杨树除杨花乱飞算毛病外,再难找出其它毛病,便当作景观去欣赏也不在法国梧桐以下。长这么大只读过《白杨礼赞》,还没读过法国梧桐礼赞呢。其实,解决杨树毛子的乱飞不成问题。近来,咱的能人那么多、咱的获奖神童那么多,疫苗癌症都能屡获大奖手到擒来,况给杨树做个绝育。晒冒油的时候,多想能有片树荫凉走走啊。做梦而已,等一些的形象、一些的景观成气候之时,俺早就他奶腿的吹灯拔蜡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无特殊之字定无特殊之家国......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