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浪花】我的六个本命年(随笔)

时间:2020-10-24 00:48 来源: 作者: 点击:

2018年农历戊戌年,是21世纪的第二个狗年,是我第六个本命年,也是我退休后的第二十年!   上个世纪中期,1946年,是抗日战争胜利后的第一个戌狗年,在全国人民欢庆的锣鼓声中,3月22日我在客籍陕西、西安庙后街、郭签士巷降生了。父亲说,生我的时候正好响春雷,所以给我取名叫程雷鸣。   1958年,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戌狗年,也是我的第一个本命年。这个时候正是全民大炼钢铁,大办人民公社,高唱三面红旗,要15年超英赶美的年代。也就是这一年,我在我在一座破庙改建的五柳巷小学毕业,考上了西安第21中学。可是不久,由于家庭经济困难,1960年初中二年级14岁,我就辍学参加工作,被招收到新疆石油工人文工团,一直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文工团解散。    1970年,庚戌狗年是我的第二个本命年,这时我已是有十年工龄的老石油了。当过采油工,跑井、清蜡、取样、检查油嘴、三班倒,干过汽车修理、当过汽车电工。那一年因为要学演“革命样板戏”把我抽调到业余京剧队,排演了“智取威虎山”和“沙家浜”在全疆各地巡回演出。从北疆的塔城、伊犁、霍尔果斯,到南疆的喀什、和田、洛普、策勒,足迹走遍了天山南北。    第三个本命年是1982年1月25日,壬戌狗年,这一年是20世纪中最早的一个狗年。这一年我36岁,已经是第二次进入克拉玛依歌舞团了,时年5月党委宣传部任命我为克拉玛依歌舞团副团长。主管歌舞团的业务工作,奋斗三年之后,1985年克拉玛依歌舞团,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艺汇演中脱颖而出,舞蹈演员、声乐演员、和乐队演奏员实力雄厚,成了自治区文艺界注目的焦点。    第四个本命年是1994年甲戌狗年,这时的我,从党校毕业后,已经在塔里木参加了四年的石油大会战了。从塔里木盆地的边缘到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腹地,都留下了我的足印。这一年我被任命为塔里木新疆钻井公司党工委常委,工会主席。为了适应会战的需要,我还要抓党委办公室和行政办公室的工作,此外还要抓宣传报道的工作,每年有一百多篇文章和照片在各种报纸上发表。象我这种连初中都没上完的文化水平,写文章就是在这时锻炼出来的。    第五个本命年,是21世纪的第一个戌狗——2006年丙戌狗年。进入花甲之年的我深深体会到国富民强,盛世华年的幸福。并学会了使用电脑,在网上交了许多朋友、拜了许多老师,使我的老年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东方老年网”上的网友——"玫瑰皇后"专门为我制作了生日的FLASH,几十位网友给我发贴祝贺,这比在家里吃一顿开心的多!虽然我不迷信,但还是图个喜庆,第一次穿了红裤衩、红棉袄。    2018年农历戊戌年,是我的第六个本命年。1998年退休到上海,年逾古稀的我已经退休20年了。这二十年,老伴参加跳舞,天天锻炼身体,跳到了人民大会堂,成了舞蹈达人。我继2005年“上海——新疆”自行车骑游万里行之后,十几年来完成了哈尔滨、内蒙古、西藏、海南岛、大运河、广东广西、四川重庆、环太湖、环千岛湖等等。行万里路,读万卷书。骑自行车锻炼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还被《骑游天下》杂志评为全国“骑游达人”和“骑游宣传达人”。   党的十九大,吹响了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前进号角,到2035年中国全面达到小康水平,2050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是多么弘大的壮举啊!回想退休后的20年,自己热情没减,精神尚在!欣逢盛世、国家祥瑞!我和老伴身体都还不错,我们争取多过几个本命年,而且年年都有开心的事!奔着一个大目标——争取能看到2050年!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