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家园】大巴上(随笔)

时间:2020-10-27 00:13 来源: 作者: 点击:

大巴上只俺和一个来自四平的老先生是汉人,余下来的五十多位清一色印度兄弟姐妹。惊叹,来的够可以,真是了得啊。传:混得相当不错呢。尤其是在,华尔街和硅谷等一些高精尖的领域里,CEO的交椅皆是人家在上坐。值得相信,从那一张张满面春风悠闲自得的小脸儿上,就足以看出个大概其来。CEO具体是个啥玩意,俺并不懂。是与工会小组长、学习小组长平级呢,还是与社区大书记、街道大总理平级呢,一概不知。非拿来耍之,无非在个“小猫没长眼睛”罢了。对GDP、CPI、PPI,一些故弄玄虚不伦不类的洋名堂,俺是一个也听不明白的且一声也不愿意听的。每听到,顿脸红、顿反感万分的。草民一个、鱼肉一块,只能随大流一道去“瞎虎”。常向隅而泣,现之乎者也以风靡香舍丽榭大街、孔老夫子也值班在了布鲁克林桥头,为何还非要把妇孺皆懂的总值,说做个妇孺鲜懂的GDP?便看不起自己,总不能没有底线的去卑屈吧。凭此一点,当不了头牌而只能当“小打”的祸根也就找到了。况且呀况且,还有个咯殃跟着呢;还有个交不透、不得不防跟着呢;还有个卸磨杀驴、小心眼和脸大不害臊跟着呢;还有个没完没了的扒坟偷门跟着呢。想想挺悲催的,论悬梁刺股;论起五更爬半夜;论3.14、“四大”、“七下”;论麻辣小龙虾、大雄宝殿与洗手液防护服的“开粥棚”哪一样不是第一,可混到今儿竟混得不忍去直视。一口一个战斗民族上的不忍去直视;一次又一次热脸贴冷屁股上的不忍去直视,难道就因为佛祖教主不是咱家的,咱是小徒弟不是大师傅吗?      车子里很静,交流声皆淹没在机器的“嗡嗡嗡”里。坐身边四平的张老先生感慨道:不曾想,来此的印度人会是这么多;不曾想,印度人更是喜爱到处周游;不曾想,印度人能是这么的抱团儿;不曾想,人家的一件纱丽在四平街照样是到处的飘荡招摇......“沈阳也是一样的,俺家老擓出门就穿它,还常秀个不伦不类的“茄子”存在手机里。”应着。老先生又说:唱过《拉兹之歌》、看过《大篷车》吗?“那个年代过来的,怎能没唱过、没看过”答。“既唱过又看过,有何感想?”老先生微笑问。答:不甚了了,请先生指教。“不谈印度美女如何之美、不谈宝莱坞如何的能歌善舞底蕴深厚、不谈圣雄的两袖清风志在高远、瘦骨嶙峋灵魂伟大,仅一个佛祖就维系了咱的多少年那,今不是继续仍然嘛。不敢想象,倘咱没了大雄宝殿会是怎样?起码,多少人要丢饭碗,那是百分之百的。丢了饭碗那还了得,有没有‘龙虎斗’和‘霸王别姬’小事一桩,争相影从烽火连天才是要命。是不是这个理儿小老弟?”忙答:拨云见日顿开茅塞望再指点。沉默许接茬道:方提及了抱团,但提及抱团即惹当年“一个是龙三个是虫、一个是虫三个是龙”大讨论的重现。身边这五十几个的抱团还好说,若再加上那两亿多生死不惧的同抱团,同抱团来对付一个奉‘只管自家门前雪,不管他家瓦上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处世最高准则的你与我......可想而知喽。”      前座的小女导游站身起来先英后汉说:感谢大家乘坐本车。行程安排是,中午在小石城就餐,费用自理;十五点左右到千岛湖,游船费已含费用中;晚饭在桃花坞,费用自理;晚十点左右可达水牛城宿费已包含;明早饭后,即开始参观大瀑布。再请大家准备好三十元,每日十元,是我与司机的服务费,我们是没有工资的,谢谢。敞敞亮亮合情合理,忙掏出三十元准备着。当初,很害怕闹出些个又是圈拢买这个、又是驱使买那个、又是骂人、又是扣人的不愉快来。遂一再嘱咐廉价团俺可不去,丢不起那个人。真是不贵,两宿三天外带车船游费二百元不到,明码实价物有所值。将坐下的小姑娘便侧转身来问:您二位是来自哪里的?一一作答。见小姑娘的包包酷似鳄鱼皮的,恭维道:很不错啊,还是鳄鱼皮的呢。来几年了,原在哪所大学就读,现在哪所大学就读?闻听,小姑娘喜形于色的回着:假的,白沟买的。原是天大的,现是纽大的。来三年了,还有一年就毕业毕业了,利用假期兼职导游赚点小花费。小姑娘说得轻松自如好生得意。附和着:但能来此,必将是别有洞天别开生面啊,否怎能笑得这般明媚?想此时,万里之遥的妳妈妈、妳爸爸定比妳还要笑得更明媚啊。好闺女、有出息,来日不可限量。“爷爷,您可真会唠、真有意思。”小姑娘满心喜悦的应着。她转身回去望着窗外,窗外的蓝天白云远山近水十分好看。又怎能不好看?招金凤凰纷落的蓝天白云,全奥氏梦纷展的远山近水。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