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流年,陪我地老天荒

时间:2016-06-22 16:49 来源: 作者: 点击:

 窗外,光影婆娑。风卷落叶,一地飘零。孤单的日子总是很长,我知道一个寒冷的季节就这样悄然而来。藏不住的情愫,掩不住的悲愁,在这个瑟瑟的季节随风蔓延。我说,时间是这么的快,容颜逐渐苍老的岁月里,转眼间,又迎来一季冬天。几多飘落,几多萧瑟,几多落寞,经历了繁华,落幕便是苍凉,万物皆如是。静倚轩窗,些许落寞流淌,些许凄美四溢。

  白衣胜雪,长发飘飘,素妆淡容,风中的我依然是千年前的旧时模样。我不敢让尘世的污浊,玷染我的灵魂。倚斜栏,浅吟轻唱着一曲曲唐诗宋词的婉约歌谣,只是为了,让这绕梁于西窗之外的千古相思之情,宛如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飞到有你的三寸天堂。   何处琴音如水?月落乌啼,遥遥的穿越了千年的风霜,我分明听到了我最熟悉的那个声音。红尘中,我轻抖一肩落英缤纷,惟留下了一池的墨香,只是为了能记住我曾经魂牵梦萦的那个男子的往日容颜。千年前,当我的身影出现在西子湖畔时,缱绻了你迷离的眼神,隔着微风,我似乎都已经嗅到了你散发着淡淡的丁香浅香的深情。一叶菩提,我素手纤纤,拈花一笑,似一支独绽的的桃之夭夭,在心海里次第盛放,嫣然倾城。流年偷换,爱到无言,情已无声,三生石畔,奈何桥边,一眼万年。   一身素衣的我,等在那虚无缥缈的古城上,任,悲欢岁月,在风雨中飘摇往事。一世温婉,永生缠绵!痴痴凝眸,光阴两岸,我拈花的一笑,竟是如此的寂寥!那随水袖舞落的芳华,如泣如歌。红尘过往,万载纠结,一曲离殇,竟是如此的漫长!   心,在眼泪落下的那一刻变得清澈明晰!原来,时间可以淡去一切,却无法淡去爱情的底色。心,还在它原来的位置,以执着的姿态、以想念的模样默默地妖娆着,无悔地绽放成一朵清荷……   一个人的一生中,多年以后还能见到你想见到的那个人,诉说着那些缠绵的往事,应该是一件幸福美好的事情,尽管心酸。如果你的爱情停留在曾经,它只属于那个时间;如果你的爱情停留在生命里,它就会成为永恒,甚至超越永远!或许,我们都想永远地忘记一些东西,比如伤痕,比如心动,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纪念的,有些事情是可以甘心情愿的,有些事情却一直无能为力。有心的人,再远也会记挂对方;无心的人,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这个世界,最真的情感往往是极致的,要么最爱,要么最恨。我就是那个最爱你的人,你是否也把我当做你最爱的唯一?   也许,你会忘记一切,但眼泪不会。始终,泪水伴随着时间,深爱不会融化。原本以为一切终将成为一张风干的标本……只是,眼泪知道,我曾经怎样的爱过你。遗失了曾经的美好,遗失了枯萎的记忆。也许,总有一些东西会留在生命最深处,刻骨铭心,永远不会失去,譬如真爱。   坐在流年的菱角,用温暖的忧伤,轻诉心事。水墨间,一抹清愁在天边黯然升起,卷珠帘,望不尽红尘深深情海茫茫。我用苍白的美丽,轻数落寞,我用清冷的孤傲,治疗伤口。杨柳岸边,蒹葭苍苍,捻花不语。沧桑岁月,永远只为一个人等待。暮云飞驰,暗淡无光。在流水之外,悄悄的躲在伤痛不会触及的角落,梳理着莫名的情绪,摇曳着薄凉的无奈,数着落叶归根的轮回,剪掉一些旧日的痕迹,拨弄着一首永不落幕的心曲,声声慢,孤灯寒,终躲不过悲凉落幕。   沧海桑田,流年拂过心音的风铃,抖落下细碎的梦想一片片。我悄悄的拾起这些片段,做成一叶精致的书签,淡雅,安然,珍藏在且行且珍惜的岁月的封面。将掌纹融入流年,笺香悠悠,尘世路淡。   薄凉的声色里,也曾与时光邂逅,与寂寞有染,抹不去画地为牢的孤单,在流年的怀抱里,在空城里,闭上眼,静静沉睡,记忆里,那些生如夏花的绚烂焚尽,如秋叶静美而凋零。   站在流年的最高点,看寂寞泛滥成灾,不让地老天荒流放进童话。悲伤逆流成河,微笑被搁浅,还停留在旧时光的暗影里,不顾岁月的轮换,一直不停地翻腾内心。那一路相伴走过的锦瑟年华,那些被岁月浸染的人和事,回想起来显得弥足珍贵。   我时常在想,会不会有一天,时光和我一起都憔悴了,那些回忆有一天我会再也想不起来。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想起那句话,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时光里。总是喜欢一个人的时光,没有打扰,没有期待。对幸福或寂寞顺其自然,保持一颗淡淡的心,过着淡淡的生活,淡出一份情真意切的真情来,淡出一份淡雅清香的韵味来。左手倒影,右手寂寞,澄净的水面,晶莹剔透,盛满了月光雪。即使生活孤单,我也依旧微笑,连同那如诗如画的流年都会成就出一番隽永的味道。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我不要华装盛晏,不要君为我溺水三千,只取一瓢;不要厚重的承诺,不要朝朝暮暮日久相粘。我只要这无语的心有灵犀的默然相爱和寂静喜欢。倘若走近你,不能为你分忧解愁,不能给予你阳光下最清新最自然的拥抱,我如何能够看着你日渐皱起的眸?我如何能够跋扈飞扬地紧紧倚在你怀里。我怎么能安心地享受着那不如意的快乐和甜蜜,因为我要的是你的健康,快乐,平安。   今生,我为你画地为牢,忧伤了一襟的相思,倾尽了所有的繁华,几许痴情,红尘搁浅,化思念为绕指柔。我是你梦中的一朵清莲,水为眉,月为眸,长在天涯云水间,为你守候,千年又千年。等你千年之后走过,惊艳了一池莲城,且听风吟,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来世,我愿做你袖边的蝴蝶兰,翩跹围绕在你身旁。来世,我愿做那霸桥的杨柳,在你与友人挥别之际,轻折我在手。来世,我愿做你青玉案上的落花,让我融化在你清澈的眸间。来世,我要赤着纤细的足,在你怀里,我们一起看细水长流,将风景都看透。   把往事在月下凉干,装帧成风景,任潮水涨过心湖,打湿红笺。琐琐碎碎的日子,便像是一个个俊俏的针脚,细细的缝补着流年的霓裳,暗香袅袅,我便在流年里结一朵倾城的微笑,静静的守候现世的安好。耳边响起的乐音,悠扬,深远。用素心蘸墨,描摹出岁月静好。微风翻开旧时的书签,每一笔都有一滴绝恋的沉香,听岁月的脚步,渐行渐远,刹那芳华,弹指红颜老。枯萎的尘埃,便是,滚滚红尘,那一抹短暂又永恒的执恋。花开花落的凄迷,摇拽着似水的脉脉思念,呢喃着心事如烟雨蒙蒙的细腻,眷念定格成今生的回眸。   往事又经年,经年若流水。安静的时光里,陪我天荒地老,顺着爱情的金字塔的方向,我日日夜夜向风雪凝望,那不曾停歇的脚步,是否还能把你的身影追赶?我似夜莺在流年的枝头守望,孤寂的身影为你流浪。杜鹃唱红了春天,雨荷被秋天修剪,梧桐看雪埋葬,大雁飞过忘川,我的一纸情长是否在你心上?看云淡风清,落日如霞,季节的晚装又添新裳,梦痕无度刻满时光的轮盘,向着天涯的渡口,站成一世的守望,雪花依然飘落在肩,春夏秋冬义无反顾地还在翻越,流年,许我绝恋的容颜,陪我天荒地老。   这世上,总有一些东西,不死,不老。   叶芝的诗里这样写道:“当你年老岁月将近白发苍苍,困倦的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沉思漫想,陷入往事的回忆,你一度当年的柔情与美彩缤纷,多少人爱你昙花一现的身影,爱你的容貌于虚情假意之中,只有一人爱你如朝拜的神圣,爱你不因岁月无情至始所终。”   纵使人会老,但最诚挚的爱不会老去,我时常在想,如果变老,我们是不是,还会有当初,那最美的年华的美好?是不是,还能坦然的微笑?眼眸里的晶莹,也如这般透澈,喧嚣的世界,这时却如此安静,一直都是个安静的女子,在最深的红尘里守着某些东西,守住最初的美丽和欣喜。   我知道,时光会记得,那些始终如一,那些年华的静好,某些东西,深藏在心中,永远不会老去。流年,请陪我一起地老天荒。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联系QQ1927387990

  • Copyright by 2015-2016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