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天涯】高粱村的丧事(小说)

时间:2019-08-09 00:10 来源: 作者: 点击:

高粱村不管是谁故去了,丧事是很隆重的。家境好的都雇吹手的。吹吹打打的乐器和爹啊娘啊的哭声在高粱村的上空缭绕不已,使高粱村的天空变的更低,一些云团远远地看去,像是挂在了村庄的树梢上。   这时有丧事的人家的庭院和街道都会被忙丧事的人和看热闹的挤满。忙丧事的人都是被请的。这有主丧事的人决定,主丧事的人必须是村里或者家族里德高望众的人,李寿是村里的主丧人,他在一张白纸上会清清楚楚地列一个名单,然后交给死者家的同辈,同辈拿着纸条领着死者的儿子或者孙子到被请的人家去。同辈和系了香头带的死者的儿子是不能直接走进被请人的家院的。只能在院外,有同辈人在外面声情并茂地喊着院子主人的名字。第一个应答不是主人,而是一只花狗或者黑狗汪汪着跑出来,紧接着是主人拖拉着布鞋或者揉着睡眼呵斥着花狗或者黑狗儿,这时死者的儿子或者孙子,立刻双腿跪地,虔诚地向主人叩头。这一跪一叩头,即使你有再忙再重要的事都得停下来去忙丧事。这一成为村里雷打不动的规矩。村里谁都有父母,谁都有生老病灾。这样的事谁都乐意去做的。   但有一个人,在李寿所列的名单上都有名子,却总不被请到。他就是王二。王二爱做小生意,只要是村里死了人,他的大门总会是关闭的。所有被请的人都无望而归,对死者家人来说,这事丧事完毕事儿就过去了。但对主丧事的来说是一种无法容忍的蔑视,即使丧事过去了,但王二的影子仍堵在他的心头。于是你越不去,越是把王二的名字写上,看你躲了初一还能躲了十五。那天,村里又一老人西去,王二的名子仍在名单之上。请他去的人见他的大门大开,尽管悲事在身却也喜上眉梢。于是大喊王二,王二家的黄狗汪了一声却不跑出来。王二家院又归宁静。于是请王二的人又大喊,院里里终于有了响动,王二的婆娘睡眼蒙胧地走出来,说,王二不在。请他的人却不接王二婆娘的话,而是目光越过了王二婆娘的头顶,擦着她发丝里趴着的蝴蝶结的羽翅,停在正在晃动的葡萄架下,王二的黄狗正摇尾乞怜地站在那里。请他的人最终无望而归。   李寿觉得羞傉至极,心里恨恨地骂道:   “缺德的,你爹娘死了,你自己扛出去!”   这话虽是主丧事人心里说的,却又感染似地从村里人嘴里飘出来,自然钻进了王二爹娘的耳朵里,钻进了婆娘的耳朵里。   爹娘就在王二的耳边絮絮叨叨,婆娘也在睡前趴在王二的耳朵上吹凉风。王二却仍无动于衷,任他们的话从左耳进去又从右耳穿过,丧事上仍不见王二的影子。   丧事上被请的人不去的事儿是从今年夏天开始的。原因是劳务市场上的工钱涨得厉害,一天能挣到贰佰多元。高粱村里的能劳动的人都去了劳务市场。村里有了白红公事人就少了。主丧事的人就头疼,被请的人都有各种理由。即使头磕了,腿跪了,也可以照样不去,从此亘古不变的规矩破了。李寿却心有不甘,他不想自己在丧事场上的威严从此不再。他要管住自己的人,方可作出表率。这日,村里又一老人西去,他在丧事上认认真真地数数忙碌的人,却发现自己的儿子竟不在丧事上,心里就咯噔一下。他清楚的记得死者的儿子是磕了头的。事后,他责问儿子,为什么没去丧事帮忙?人家是磕了头的。儿子说:   “磕了头,又咋样,我还他磕几个头不就行了!”他听了气得差点晕过去。   事后,有人说,他儿子那天去给人家代哭的,挣了二百多元。   王二父亲是突然死的,那天,他在家里等到上午也不见王二家的人上门叩头请他主持丧事。他心里很纳闷,难道他真地自己扛出去?于是走出院子,见村庄的人都在叽叽喳喳议论着什么。他看见王二家的门前有许多陌生人进进出出。有人说那是王二从劳务市场上雇来办丧事的。   那天是有许多人等着王二家人请的,结果和他一样。   后来,丧事帮忙的人越来越少,李寿的威信也越来越低,本来三天的殡在村人絮絮叨叨的责问中减成两天,吹吹打打的吹手再也轰动不了看殡者你挤我拥的场面。李寿不知道劳务市场的价格还在上涨。高粱村天空不再因爹长娘短的哭声变得低垂,那些云朵远远地看去高出了树梢,向天外飘去……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