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荷塘】琉璃娃智断杀母案(小说)

时间:2019-08-12 00:41 来源: 作者: 点击:

“万金葬母”一片哗然,即便是没有人报案,负责好几万人身保安全的护神警方,也不会闻而不思,视而不见。况且在这么一个小小的龙家湾村,万元之巨就是按人头分那也是好几位数的事情。事情操办的还没有结束,花边新闻就铺天盖地:万金葬母,虽然难成人事,却有望集成阴德,求得阎王别下他油锅,更或别打去十八层地狱。这铺路赏鬼,起码还能捞点花了不白花的买路钱,最起码自己受报应时收到贿赂的小鬼还能寻点私情……   至于说啥的听起来无关紧要,可道义上花那么多钱,道理上说不通这是真的,可人家花自己的钱,埋自己的娘,非议那是给嘴过生日,空喜白搭,谁想干涉,也是鸡毛毽子大天——没用。   可生平气息过后许久,那些富有哲理的分析:这件事情,天大的古怪,不存在猫腻才怪呢……”的个别说法,就不那么简单,只是说说而已的没人过问了……   这种议论,不仅在龙家湾村流传的火热,在整个诺大的滨海城内大街小巷,也开始流传、而且议论的纷纷扬扬持的跨月近年。可谁能想到,时令的转换把浮泛的议论转换变味的时候,一名从东北深山过来,在龙氏集团打工的深山民工。自称就在龙氏企业的打工期间,因议论了龙氏经营的黑幕,以及葬母当中富含猫腻。受到龙仁泰指使龙氏集团的安保系统主管人员,责骂殴打,克扣工钱。被迫无奈,只得趁夜深人静之时,从龙氏仁泰经贸的太空贸易无限发展公司逃了出来,跑到滨海市纪检部门控告:“龙氏仁泰之母,并非死于急病,而是中毒而亡……”   一语众惊,激浪千丈。滨海市公安机构接此报案以后,立刻联合滨城公检法院检察三院,联合召开紧急切磋会议,决定马上提起诉讼,审理此案。可当决议通知火化殡葬机构,询问调查刘氏故母尸体火化情况的时候,得到回答:“当时履行的一切手续正常,我们也无权拆开裹尸包装查看验证,不过六个月以前的火化记录还是有记录可查,仅此。”   因为报案时过境迁,尸检无查可证。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想过报案者与龙氏仁泰,来当面指控对证,找出其中疑惑不正常死亡的蛛丝马迹。可是,过来报案的深山民工,声称因为殴打毒辣,惧怕胆寒……无论怎么劝说、做工作,他都是不肯与被告龙氏仁泰当面进行对质,甚至想放弃自己的应得的公道,只求资助点回老家避难的盘缠。   盘缠苛捐,可人命关天,事情也不能束之不办。不过龙氏仁泰非议的杀母事情,只是暂时的陷入被动僵局,刑侦机构立即决定“另辟他径,外松攻心。”   实际,在发生这件事的那天晚上,琉璃娃从浙普高等学府深造归来,刚踏上滨城地界,头脑里的先知先觉通灵立现,闪闪烁烁灵地感觉察到此事猫腻非常,恰似纸包火案。本来那时,因为自己刚从浙普商贸大学毕业归来,切急与心上娇妻徐怡然重逢细语,以及穿越开发的滨城西域两地,商务贸易的朱多事情,都得急需酌办料理。可正义通灵老是在其脑海闪烁着道义指令,驱使他容不下半点邪恶漏网晓兴存在。于是,正当龙仁泰其母刚一遗留的时候,他体内的正义通灵,自己就启动了存在其体内的奇特超空间移物大法,把龙仁泰母亲的尸体,换成了模样相同的形态假人,以保其将来破案需要的真相证据。   琉璃娃用他的穿越腾达特异功能,把龙仁泰的已死之母保护起来之后,就忙活起他自己的岳丈、爱妻徐氏集团的生产、销售一条龙服务的与西域贫困山区的期货、援助两者兼有的期货贸易。在短时之间,就把移位龙家湾富户,龙氏仁泰故母尸体的保护之事,束之未办。现在,他脑袋里的通灵感应突然获悉:东北民工到公检部门报案的信息,急忙用灵感遥测功能,对自己移除保护、当时疑惑蹊跷并没验证的暴死案尸体,进行遥控查看。这一察看不觉猛惊,不要说平常凡人看了结果以后,定会感到胆破魂飞。就连琉璃娃具有通灵穿越功能定数的百感通灵之奇体,也委实一惊一乍地感到惊骇胆颤的感官验证结果。因为,他遥测发现,龙氏仁泰的已故之母,不仅毛发、肤像,都有明显袒露出中毒迹象不说,但就其脑后的风池偏上的那颗两三寸长的致命铁钉,就足以证明龙氏仁泰之母,的确是死于谋杀非命的毫无疑问大事。那么,在滨海龙家湾不足百户人家的村子里,富甲一方的龙家富户,经济多的几辈子也花不完;东西多的残汤剩饭,也能赶上普通人家过年的丰盛美餐。就这么样美好生活条件的富家老太惨死于非命,这位在龙氏家族一举一动都有举足轻重,震地撼墙的重要人物,到底是谁能够谋杀的了她呢,而且还是使用了这么惨不忍睹的恶劣手段?   况且,当时社会风传,龙氏之母一生克俭行善。东西多了经常命令下人施舍捐赠,但有一样她没成榜文的规定:从来绝对不允许家里任何人铺张浪费。其实,这也难怪,龙氏仁泰之母毕竟是从四五十年代过来的老一辈人物,饱经了抗战、解放、三年自然灾害吃草喝汤的穷苦岁月。知道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是托上级、共产党的福,得来之不易。要学会报恩,要注重奉献。所以,她平时在生活当中,总是对晚辈以及家里雇佣的服务人员规定:购买东西,只要是花了钱,就必须做成饭菜、吃进肚子。就像她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一样:吃进肚子里的是东西,扔到外面的就是垃圾。如果是多了吃不了,宁肯施舍白送别人,也不允许扔进垃圾箱里,丢掉浪费。这样,龙氏老太的观点做法,在龙氏显赫的家族当中,就因为絮叨多管闲事。不仅与直系的亲属晚辈鸿沟积怨,就是连家里雇佣的那些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以及伺候她的长期、钟点护工,也包含着鸿沟,产生着隔核。   为此,琉璃娃用通灵遥感指令,追寻查问了那名逃跑出来指控告状的东北民工得知,龙氏仁泰之母,对龙氏仁泰与结发黄婆离婚深感反对,而续娶的小三朱氏也是恨她,与之貌离神也离合。只是朱氏贪图龙氏仁泰的家产,以及朱门酒肉。不敢公开对龙氏仁泰之母怎么样地大动干戈公开作对罢了。但是,在娇妻朱氏新娶进龙氏豪家当中,两年不到的时间,却以不听使唤为由,辞退了多名做饭、洗衣,收拾卫生雇佣的乡下女孩,以及诚实善良得农家妇女。   尽管龙氏仁泰这位心肠狠毒的新妻朱氏,心怒而不敢言语。可骨子里的反哺心肠,龙氏仁泰之母也早有察觉。只是龙氏老太依仗着子贵母荣的显赫地位,仍然以不变初衷的诚实、俭省的勤俭心态不允许浪费,来压抑着龙氏仁泰的新妻朱氏,明里不敢公开与她作对罢了。   鉴于此种情况,琉璃娃通过自己大脑当中镶嵌的灵感追敏探查灵感得知,龙氏仁泰新娶的这位娇妻朱氏,未出嫁之前在家当姑娘的时候,就曾在某超市上班的时候提前做下手脚,主谋诬陷与自己意见不合的同事:偷拿超市现金收款的财务,最终导致被诬陷者自杀身亡的天大冤案。就在双千年的一月,龙氏仁泰的娇妻在逼走了刚使用不到半月的新泰服务系毕业的学生小娟之后,龙氏仁泰又给家里雇用了一位从大别山出来打工的厚道山妹,专门负责,龙氏老太的生活起居,以及家里买菜购物的琐事。   这位别山乡妹的名叫杉香枣。因为家里贫穷,而且为了偿还给母亲治病,欠下的大笔高额利息私贷债务。所以很需挣钱的活路。再加上龙氏仁泰家里雇佣的人员,付给的报酬较其他被雇佣者较之丰厚。因此杉香枣被雇佣到龙氏仁泰家里以后,规定的分内之活,她积极干好;余下的分外之活,她抢着去干。因此来到仁泰龙家里不到仨月,不仅得到龙氏老太的分外赏识,也颇为龙氏仁泰的娇妻朱氏心中暗自满意。   然而,由于龙氏老太的硬朗健在,其勤俭持家不准浪费的做法,很是令龙氏仁泰的新娶娇妻朱氏的反感不满。久而久之,龙氏老太的这种本来很好的优良传统,却令龙氏仁泰娇妻朱氏的鸿沟加深,怒源增厚,以至最后上升至愤恨仇视的地步。自从大别山的这位山妹来到龙家以后,其顺从能干的厚道性格,很是得到仁泰娇妻朱氏内心的满意和想收卖利用的穷凶伎俩。所以,在每次山妹香枣要回乡下山里老家的时候,龙氏仁泰的娇妻朱氏,都是很大方地赏赐给她一些,自己还没有顾得上拆封动签美食糕点,拿回家去孝敬家里,连看都未曾看到的父母兄妹。这样就很是令香枣家人和她杉香枣自己心里的很大感激。   仲春三月,杉香枣自来到仁泰龙家打工已三月有余。第一次要回到乡下大别山去看望自己年迈的爷爷和多病的父母。龙氏老太教仁泰娇妻朱氏,大包小包的收拾了很多东西给她。临走的时候,仁泰娇妻又塞给她一大包自己只上过身没见过水的的高档服装,说是拿回家去,给她的母亲、妹妹。   杉香枣回老家期间,新替班的正直学妹,干活果断利索的不顺从,很是使仁泰娇妻朱氏不满。特别是有一次,因为做的饭菜不合仁泰娇妻朱氏的口味,就把满桌子的饭菜都掀到了地上。当场被龙氏老太当着一旁瑟瑟发抖学妹的面,狠狠地抽了娇妻朱氏两个响亮的嘴巴。此事,不仅使在场的所有龙家上下,震惊无限。也使一贯横行娇纵龙氏仁泰的娇妻朱氏颜面扫地。为此,一连几天,龙氏仁泰的娇妻朱氏,动不动就在龙氏仁泰面前,娇滴滴地哭闹不止,并当下被窝里恶狠狠地说道:“恶婆霸道,有我没她,有她我走。留她留我,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龙氏仁泰,被娇妻制得没有办法。拿出成沓的钞票,哄劝娇妻朱氏说道:“我母已经是八十有余的老人,往大里说:‘她是老人长辈。好歹也是生我养我的父母,我能公开的袒护你而惹脑她吗?往小里说,我妈都那么大岁数了,还能在这个世上有几年的活头,你就将就一点,等我妈她老人家西去归天之后。这个家还不是你一个人的天下,成皇太后了吗……’”一句话,说的娇妻朱氏破涕为笑娇滴滴的说道:“就你会哄人,我可是盼望着这一天能早点到来……”   这一句话,听者无意,说者可是有心的。自此,龙氏仁泰的娇妻朱氏,被哄得高兴之后,在与龙氏仁泰过起惊天烟雨之后,就每时每刻都无不在盼望着家里的龙氏老太能够早日死亡。断断续续,她好容易熬到了大别山乡妹,杉香枣从老家回来。龙氏仁泰的娇妻朱氏,先以贿赂重金许诺,然后交给她一包无色无味的白色粉末说道:“晚上,伺候老夫人吃饭的时候,你把这保健精,悄悄地掺进老夫人吃饭的碗里,不要被她知道。因为,老夫人过日子俭省,她若是知道了以后,是不会让人在她的饭里添加任何昂贵的保健东西。你拌药的时候,千万不要让她知道发现……”   杉香枣听了心里发怔,浑身哆嗦着不解地问道:“太太,做这种别人不愿意的事情,香枣不敢!”   “不敢?不敢,你还想不想挣钱了?”   后来,娇妻朱氏又以事成之后,她保证能把杉香枣转为龙氏集团能退休的正式职工为诱饵,并且下死扣地说道:“另外我再给你五万块钱的银行卡,有了这五万块钱,你就可以把家里的所有饥荒一把还上了。从此以后再就是月月领工资,即便到了六十岁以后不能干,还会有能退休的养老钱可拿。这是举手之劳就能抅到月亮的好事情,要不是遇到像我这样的好心人,你打着灯笼,也上哪儿去能够找到……”   琉璃娃得到这些信息,又用遥感探灵摄像之法,获取了龙氏仁泰娇妻朱氏,诱迫杉香枣的杀母计划的全过程之后,赶紧通灵询问杉香枣实施杀害龙氏老太的详细经过……   “我在高额的利诱和朱氏老板娘的威逼之下,当晚就把她交给我的那包细细的白色粉末,掺和到龙氏老太最喜欢吃的首乌莲子羹里面。由于这个白色无色无味的粉末毒性太强,龙氏老太喝下首乌莲子羹的不长时间,就出现神经症状,手舞足蹈地挣扎喊叫……我一看急了,很是害怕被别人听见,就……”   刚说到这里,杉香枣就哭的泣不成声,一个字也说不下去了……琉璃娃一见,马上采用遥感通灵驱使她冥灵言道:“看到老妇人遭罪、挣扎难受的样子,我怕她喊叫招人听见,顺手从拿起放在灶膛的钢钉和锤子,就……”   琉璃娃听了,遥感通灵一看。果不其然,在龙氏老太脑后的风池穴处,插着一颗两寸多长的钢钉,上斜着直插脑干……   这时,滨海市公安局和滨城法院正在研究报案民工和龙氏仁泰娇妻当面对质的事情。琉璃娃用空中导引,和别山乡妹杉香枣进到堂来。法官听到杉香枣的口述,立即招来龙氏仁泰的娇妻朱氏,当面对质此事。龙氏仁泰娇妻朱氏进门一看,山妹香枣跪在地上早已瑟瑟发抖。知道事情已经败露,急忙转怒恶人先告状狠狠地说道:   “你们可帮我捉到了这盗窃逃跑的妮子了,她盗走了我的银行卡,连招呼不答就……”   她的这番话,在场的法官们听了并不气恼。而是所问非所答的说道:“盗走你银行卡的事情,先等会再说,先说说你怎样威逼指使杉香枣毒死你家老夫人的事情?”   “我指使?你们说话还讲不讲点良心、原则?老夫人可是我的公婆,我怎么可能……”   “这里有杉香枣控告你的证词,她说你交给她一包白色粉末,指使她投放在龙氏老太吃饭的碗里。你说!你给她的什么毒药?”   “哟,可真是大白天说梦话。我们家老夫人是急病死亡,这个妖妮子分明是偷盗我的银行卡逃跑不成,就反过来告状诬陷我。你们可不要被她的外表姿色给迷惑了……”   娇妻朱氏正在狡辩着,琉璃娃隐身显形报告说道:“龙氏老太的尸体已经带到,请堂上的法官大人,指派法医当场验尸见证。”说着,琉璃娃轻轻把手一招,一个由蓑衣草和菖蒲草密包着的尸体从天而降,徐徐落在滨城市公安局和纪检议事厅地上。在场的所有人一见,全都目瞪口呆。特别是龙氏仁泰的娇妻朱氏,更是瑟瑟发抖,如筛糠一般。法医当场验证:保存完好的尸体,确实有中毒的迹象。可最致命的还是老夫人颅后的风池穴处,一颗二寸多长的钢钉,上斜直插老夫人的脑干。大家再看下面的山妮香枣,早已头顶拱地,自知难逃一死。法庭认为,香枣杀人手段毒辣,最该处死。可龙氏仁泰娇妻朱氏,出谋威逼更加恶劣,理当处以极刑。而庭外及旁听人士听判却呼声要求:别山香枣虽是杀人手段毒辣,也实是逼迫无奈,应该处以无期,此是后话。大家再找为本案立下汗马功劳,系列侦破保存尸体的功臣琉璃娃时,他却早已缥缈逊失,不知去向。只留下一段美丽的传说,在滨海大地广泛传颂。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