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思路·小说】最牛的车

时间:2019-08-19 07:55 来源: 作者: 点击:

   今年是牛年,各行各业都希望自己的生意“牛”一些。股票市场的股民希望常年是牛市,好大把大把捞钞票;教师们希望学生的家长都发起“牛”疯来,把自己的子女都送入各种补习班、兴趣班,他们好额外收些补习费、资料费;三陪女们则希望有更多的“牛干部”,“牛老板”去她们那儿盘桓,这样她们的色相可以增加更多的附加值;总之,从高官到流氓,从警察到小偷,从教授到娼妓,等等,都憋着一股牛劲,都想乘着牛年舞一回。   这似乎无可厚非,因为发财也是人生的大欲望之一。在这些欲望的驱动下,整个世界都显得牛哄哄的,显得那么生动活泼,避免了冷冷清清,死气沉沉。   这些牛气冲天的潮流当然是隐形的,潜在的;在公开的市面上看,最牛劲十足的是那些出租汽车。   市面上虽然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好像乱纷纷的,其实狗有狗路,猫有猫道,大家都小心翼翼,循规蹈矩,保持着各自的行为规则。独有出租汽车,似乎不大肯受有关规则的约束,在马路上横冲直撞,自在驰骋,显示着自己独特的“牛”劲。   我因为生计关系,几乎天天要骑着自行车在马路上奔波,我最怕的就是出租汽车。它丝毫没有我们民族礼让的传统,一点也不温良恭俭让;而是那么野蛮地显示它的存在。它会在你不知不觉时呼地从你身边擦上超车,惊得你一身冷汗;它会超上后在你前面一个急刹车,使你差点撞在它的后车上,而且不得不改变车道,从它身边绕过去;它的车速度飞快,常常突然变换轨迹,使人心惊胆战;而且出租车的师傅们大都不讲道理,听不进人们的劝说。   有一次我试图与其讲讲道理,劝说一下,不要这样冒险和猖狂,不料秀才遇到了兵,被白了一眼后,还抢白几句:   “我犯了交通规则了吗?我伤着你了吗?警察都不管,你狗捉老鼠,多管什么?”末了还自言自语地骂上一句:   “Ⅹ一样的东西!”   警察倒确实不大管,也许是别的案子太忙,无暇顾及,也许是像多代近亲繁殖的猫一样,已经不会捉老鼠了。   过了几天我又碰到了这位老兄,他又与人发生纠纷了。他从车流中飞速超上,把一位青年妇女电瓶车后座的一个包裹擦碰到了地下。他停下了车,一看碰落的是一个衣服样的包袱,放心了。   妇女:“你这位师傅怎么开的车?有这样开车的吗?你会不会开车呀?”   老兄:“不就碰下包衣服吗,又不伤着人,闲话这样多。你穿开裆裤时候我就是优秀驾驶员了,要安全舒服就待在家里,不要到马路上来凑热闹。”   妇女:“你这个人怎么不讲道理啊?”   老兄:“道理?嘿嘿,真是笑话,现在哪一个人还在讲道理?真是妇人之见!”   周围一群人围着看热闹;妇女身后走上一位中年汉子,他来到那位老兄面前说道:   “你这位师傅原来不主张讲道理的,这很好!”一记直拳已结实地打在那位老兄脸上,接着又是猛地一脚,那老兄跌爬在地上,捂着脸叫道:   “你打人,你打人!”   中年汉子:“明天晚上《南子酒家》请客,赔礼道歉,否则你用不着开车了。”   出租车副架驶室走出一个人,拉起老兄,在他耳边讲了一句话,老兄立即停止嚎叫,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   中年汉子对那妇女说道:“阿娇,我们走。”他们各自骑上电瓶车走了,过了一会那老兄也开着车离去,一切都归于平静。   这位中年汉子我认识,他原是二十军一位侦察排长,转业后在一个乡任武装干事;他精于擒拿格斗,因此许多小青年都拜他为师,学习武艺。这些小青年学了一些武技后,未免手痒,于是四处寻衅打架,在群众中造成极坏的影响。“严打”时说他是流氓集团首领,被判了个无期徒刑。后来因为终究没有大的触犯刑律的事,关了三年就作为错案纠正放出来了。   如今他的徒子徒孙遍布各地,有的是武术好手,有的已有一官半职,他本人也英武不减当年,连基层的一些公安干警也要与他拉拉交情。许多私营企业老板都纷纷高价聘请他去负责保安。这无形之中形成了一种势力,这股势力对于那些流氓地痞是一种威压,使地痞们十分害怕。   由于他们自许“替天行道,锄强扶弱。”,对于普通老佰姓倒并不滋扰,不但不滋扰,还有种种扶助,因而在老佰姓中间倒有很不错的口碑。   他劳改时他的妻子与他离了婚,阿娇是他第二任妻子,比他小十多年,他很爱她。今天出租车的老兄碰到阿娇和他,真是晦气,合该倒霉,看来明天《南子酒家》他要破费了。   那场面似乎有些大快人心,然而市面上像中年汉子那样“以武会友”的“侠士”毕竟不多,警察们又太忙,所以那些出租汽车依然牛气冲天地在马路上飞扬跋扈、横冲直撞。      2009年3月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