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中篇玄幻小说《情劫百花宫》(一)

时间:2019-08-21 00:36 来源: 作者: 点击:

【序】   江湖总是平静不了几天,最近,又发生了一连串大事:少林派俗家弟子、声名近年来最响的年轻侠客莫远图,南阳苏家掌门人苏舞阳,北派潭腿名宿孙大桥三人突然暴毙。据说,他们都是被万花岛的使者所杀的。算上他们三个,被万花岛所杀的武林大家已经有十三个!而据说万花岛的使者却不过都是一个个娇滴滴的美少女。   又有消息说:万花岛的主人也是一个艳丽绝伦的美人。   有经验的前辈说:江湖的又一个不太平的时期来了。他们说这话时忧心忡忡,一致认为这是近百年来罕见的一场武林大劫。   谁也不知道,万花岛的下一个目标是谁,而她们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一】   “啊!来了,来了!”一个娇柔甜美的话声响起,十余道目光齐往面前的黄泥大道射去。但见大道上尘土飞扬,粼粼的车声响起。突然,一道影子掠出,向着尘土飞扬处急速奔去。   当这道影子向前飞奔数十丈之后,但见眼前飞尘中现出大约十余辆的镖车及数十名高矮不等的汉子。这些人看见远处奔来的这道影子,为首一名矮胖壮汉立即做个手势,一队人众停了下来。这时,这数十人中早跳出一名少年,向着奔来的那道影子跃身飞去。   但见两道影子互相逼近,瞬间白光一闪,“锵”地一声,两道影子皆应声停了下来,只见一男一女手中各持长剑相对而立。那女子约莫十七、八岁年纪,生就一张小家碧玉的端丽面孔,皮肤雪白温润,身材婀娜多姿,尤其是那一对灵动的大眼睛眨呀眨着,展露出无比娇媚。而那少年看来也有二十岁了,剑眉入鬓,双瞳似漆,相貌颇为英挺。只见他似笑非笑的神情,直盯着少女的端丽面容。   那少女柳眉一蹙,娇嚷道:“要命的滚开!姑奶奶劫镖来了!”   “劫镖?”那少年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又来劫镖了?”   那少女咬唇顿足,“哼”了一声:“讨厌啦!你又来嘲笑我,看我不把你切成大卸八块去喂狗!”剑随身起,直向那少年刺去。   那少年高喝一声“来得好”,立即挺剑还击。   那少女拔剑在先,接招时却是一同出剑,剑火闪烁,响起金铁之声。两人拆了数十招,似乎是你来我往,不相上下。只是那少女此时红润的脸颊更涨得通红,而那少年始终是笑着脸,轻轻松松地过招。那少女心中一急,倏地转了个圈,剑招突变,三道寒芒分向少年上、中、下三盘划去。   “好!天地人三才无量剑!”少年一声轻叱,长剑抖动,长虹经天般朝那少女刺来的三剑削去,只听得“锵铛啷”声响,那少女的三剑立即被直削下来的一剑震开。少年得意地抬头一望,却见那少女嘟着嘴,蹙眉含怒地白了一眼,不禁悚然一惊,立即收回长剑。   少女目光一亮,剑尖突然抖出两道诡异的弧形,卷向少年手中的长剑。“铛”的一声,那少年的长剑应声落地,不禁耸了耸肩膀,两手一摊道:“好吧!算你赢。”   那矮胖汉子哈哈笑道:“好啊!小妮子,两个月不见,真是越来越调皮了,连你大师哥都欺负?”   那少女待要分辩,背后忽而传来中年男子的说话声:“这丫头,剑法没半点长进,倒是练就了不少欺负人的把戏。”转身一看,却见一个高瘦中年汉子,牵着那比剑少年的手,含笑地走了过来。顿时,车队的数十人众纷纷轰叫“总镖头好久不见了!”“幸不辱命!这趟镖总算领回来了!”“嘿!咱们威远镖局的招牌响亮,没半个狗贼胆敢劫镖。”那中年汉子微微一笑,拍着那矮胖汉子的肩膀道:“贤弟,这一次可辛苦你们了。”   矮胖汉子笑应道:“大哥那里的话,倒是诸位弟兄们一路上都战战兢兢地护着这趟镖,好在各帮派门会也很承咱们的情,一路上平平安安的,竟然一点事端也没有。”   那中年汉子仰天大笑,朗声道:“各位弟兄们当真辛苦了,老夫已命人杀鸡宰羊,备妥陈年美酒,为各位洗尘接风!”众人轰然称好。   这高瘦中年汉子,正是“威远镖局”的总镖头杨志威,那矮胖汉子是他的胞弟,名唤杨志远。两人年轻时共创“威远镖局”,十余年来虽比不上大规模镖局的分号遍布,却也搞得小有名堂;再加上兄弟俩为人四海,乐于结交,是已福建省一带的保镖生意,威远镖局就揽了一半以上。杨氏兄弟也以此自足,不想往外地发展,抢别的镖局的生意。   两个月前,一个住在京师的富商巨贾阎员外,开出巨额的酬劳,指定要威远镖局接他的镖。这是“威远镖局”多年来保的最大的一躺镖,风险实在太大。这两个月来,杨志威每天无不愁眉深锁,胆颤心惊。今日得见车队归来,人车平安,心上一块石头落了地,终于笑逐颜开,一扫多日来的阴霾。   杨志威见自己的宝贝女儿杨冰,也就是那美貌少女,缠着胞弟杨志远不放,不禁摇头笑道:“冰儿,当时说好了凭真本领取胜,你二叔才会送你礼物,你这次分明是使诈耍赖,没礼物可拿了。”   杨冰毫不迟疑地答道:“爹爹所言差矣!所谓兵不厌诈,施点小手法有何不可?如果是实际临战,你这个宝贝徒弟,我最敬爱的大师哥,便是有十条命也没了。大师哥,你说是不是?”说着向那少年眨眨眼,绽露出妩媚的笑容。   那少年正是杨冰的大师哥,唤着谷少全。他见到杨冰的俏皮模样,心中一片酥软,笑道:“小师妹怎么说怎么是,大师哥我不敢有意见。”   杨冰啐道:“没意见就没意见,什么不敢有意见?讨厌啦!”说罢风情万种地白了谷少全一眼,与谷少全含情脉脉的眼神相触,不禁心中一颤,羞答答地低着头,两颊红得发烫,一口气跑回府城里,过了城门,才逐渐以走代跑,气喘嘘嘘,娇靥泛红,但依然掩不住心火怒放而绽露脸上的笑容,想着方才的情景,心中一阵窃喜。   当晚,威远镖局席宴全场,众人敬酒的敬酒,划拳的划拳,谈天的谈天,当真热闹非凡。第二天,杨氏兄弟召集各位镖头,商议三日后押镖起程,前往目的地──广州府。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