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看点】春秋的故事之兹甫(微小说)

时间:2019-10-24 00:20 来源: 作者: 点击:

   鳖孙   早上胡辣汤,晚上烩面,那日子过得可得哩。要不是俺爹没了,俺压根也不想当这个国王。屁大点儿的小国,净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儿。王司徒睡了李司空他三婶儿,被人抓包现行,光着半拉屁股押上朝堂让俺爹给评理,从此给吓得不举;牛司马看上了朱司寇那二亩水浇地,两人根本就不敢让他们见面儿都,一见面就打,扯头发撕脸皮踢蛋蛋无所不用其极。边上一圈儿大夫边吆喝着助威,边分头下注,都没有一个上去劝架的。俺就说这活儿俺不干,让老大去干。老大死活不干,哭着喊着说:“恁是嫡出,俺是庶出,恁不干谁干?”他还在宋城四个城门都贴了大字报,夸俺让位给他是多么仁义,这么仁义的人,那可不就得当国王?这还不算,他还趁后半夜,翻墙跑到卫国去了。这个鳖孙!平日里看他玩大姑娘小媳妇花得很,没想到还这么阴损。      图治   那就不是人干的活儿,俺算是被他们给坑苦了。早晨天还不明,牛司马他老婆就跑到俺院里来哭,说那狗日的三天没回家睡了,不知道在外边睡谁呢。“爱他娘的睡谁睡谁,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俺迷瞪着眼爬起来,披上王袍,隔着窗户喊道:“恁胡咧咧个啥?!就恁家那口子那成色,还能睡谁?还仨晚上,他上个早朝都跑好几趟茅房。恁赶紧去找牛司马借俩人找找,不一定死在哪个旮旯儿了呢。现在去找,没准儿今晚上就能回家喝汤。”那娘们骂骂咧咧地走了,还顺手拿走了俺御花园里的两根老茄子,真不是玩意儿,活该守活寡。牛司马在状元楼那儿耍钱,被朱司寇设套,水浇地输了不算,连她都输了,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儿躲账呢,要不是她长这样儿,牛家早上门收货了。这事儿俺能不知道?俺可是个贤明的王,励精图治那种。      会盟   国事繁多,国际大事更是频仍,这不,小白又来信了,约大家伙儿去葵丘那儿去开个会,说是讨论一下各国公羊配种的事儿。这鳖孙自从当了老大后,就迷上了开会,三天两头找各种稀奇古怪的借口会盟。说是会盟,还不都是他在那儿自说自话,大一点儿的诸侯国都懒得理他,但我们这些小国哪儿敢不听。俺倒是还好,离得近,只是苦了离得远的那帮兄弟们,郑国那哥们的牛车每次走不到一半路就散架了,最后还是骑驴赶过来的。小白喜欢会盟,当然也不全是他烧包,虽然的确烧包,更多的,还是因为这事儿有好处。   果然,一见面,小白就搂着俺的肩膀大笑道:“兹甫啊,猜猜,俺给你带什么来啦?”这他妈还用猜吗?每次都是大葱。狗日的一嘴葱蒜味儿,还就喜欢趴你耳朵边上说话:“兹甫啊,交情归交情,葱我送了,酱可不能送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是?”   “哪儿能呢?恁不说俺也着。”俺一脸正气道:“齐国的大酱那是好东西啊,今年俺再买两车,一会儿就把钱交给老管。”边说,俺边看管仲那鳖孙,他在边说笑得都快抽过去了。   “得了,装个屁啊,这次不收你钱。”小白笑着捶了捶俺后背,领着背了一口袋葱的管仲,又奔曹国公那边去了,老远就能看到,那兄弟脸色都变了,一脸葱绿色。      平乱   人不能太精明了,小白最后死得可惨。一世英名,到了了,眼看就绝了后。或许,他也料想了这个吧,上次他没收俺酱钱,私下里很委婉地让俺照看一下他孩子。如果是小白,俺是巴不得他被人给宰了,他跟老管就是俩祸害。不过,他死了,你说让我眼看着他家大侄儿被人给宰了,却终归是狠不下心来。俺约了当年会盟的兄弟们,一起去给大侄撑腰,信发了一圈儿,最后,帮手只来了三家。郑国公回信说:“吃酱吃坏了肚子,而且牛车还没修好了,来不了啦。”如果小白泉下有知,下辈子,应该不会再卖酱了。齐国本也不差那俩钱,造虐多了,难说不应在儿女身上。不管怎么说吧,俺就领着这四国联军,向齐国平叛而去。或许是小白余威还在,或许是老天爷看不下去了,平叛很顺利,俺帮大侄夺回了王位。临走的时候,那大侄儿依依不舍:“叔,俺这也刚上位,没啥好东西,要不,你带车大酱回去吧,俺爹说你最喜欢这东西啦。”这鳖孙!      霸主   回国之后,俺忽然很寂寞。老管死了,小白死了,任好在西边欺负野人,重耳那帮鳖孙还在满世界乱窜。每天,各地都能传来似曾相识的消息。今天,儿子宰了父亲;明天,弟弟杀了哥哥;后天,大臣干掉国王;小国三天两头被大国欺凌,永无宁日。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俺已经不认识了。忽然很想小白,在葵丘的时候,他大着舌头宣读“四不准”,台下一面肃然。谁能给乱世立个规矩呢?俺知道俺没这本事,宋是小国,但是,俺总得做点儿什么。于是,那一天,俺约上卫、邾、曹、滑几个老兄弟,称霸了。“恁疯了,恁这就是作死啊。”目夷挡在俺的牛车前面,泪流满面。他是对的,只是,这个世道,不这样,又能怎样呢?“滚回去吃烩面去。”我笑着挥手赶走他,驾着咯吱咯吱的牛车,踏上争霸的征途。      仁义   泓水是一条浅浅的小河,俺在这头,楚军在那头。“趁着他们过河到一半的时候,干他们。”目夷建议道。他是对的,俺知道,只是,难道,这世上,就只有这些杀人的阴谋诡计才是对的吗?弟弟杀哥哥,儿子杀父亲,臣子杀国王。如果这样,就算赢了,又证明了什么呢?   “等他们先列阵吧。”俺缓缓道。   “为什么?”目夷怒问。   “仁义。”俺笑了。   “恁疯了,恁这就是作死啊。”目夷哭喊着。   俺输了,一败涂地,大腿上被射了一箭。胜利,属于更擅长阴谋诡计的楚国。这没什么,一直是这样。俺躺在病床上,喝着胡辣汤,外面有人来报:“重耳来了,他要见大王。”   “给他八十匹马,让他走吧。”俺想了一会儿,黯然道:“或许,未来,就是属于这种烂人的。”      后记   公元前637年,宋襄公伤痛发作,不治而死,葬于襄邑。   次年,重耳返回阔别19年的晋国,登上王位。   五年后,晋楚城濮决战,晋国大败楚军,继齐国之后,登上霸主宝座。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