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柳岸?春】墓中无人(小说)

时间:2019-10-24 00:54 来源: 作者: 点击:

一   “我检举,村子里丟的鸡都是我老婆高丽花偷的。”   “张瑞安,恭喜你迈出了向组织靠拢的第一步。”镇里派来的工作组组长谢副书记递给张瑞安一支烟接着说:“这次上面对高丽花的问题十分重视,希望你不要避重就轻,拿些小偷小摸的事来搪塞组织。”   “我就知道她的这个问题,为了她偷鸡吃的事,我还揍过她呢。”   “张瑞安,你老婆这么多年了也没给你生个一男半女的,你护着她干嘛?这次她是台湾特务的事坐实了,我就批准你和他离婚。凭你的成分还愁再娶不到一个媳妇?”村革委会主任老郭说。   “听说当初是她主动勾引你娶她的?可见这女人心机很重,就是要利用你的贫农身份做掩护,来为她在台湾的前夫收集情报的。”   “张瑞安,你不说,我们掌握的材料和别人检举的材料也是一样可以给她定罪的,只不过,到时候你可要受牵连了。”……   “张瑞安,你醒醒吧,不要以为真的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她根本就没爱过你,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你,你还替她隐瞒什么?”谢副书记的这句话,成了压倒张瑞安的最后一棵稻草。他想起了自己曾经有过的被女人利用的事儿来了。   那时,他刚从过世的父亲手里接过县城里最大的商铺“复州百货”。那是一个三层楼的大商场,有专门的部门经理和财会部人事部的人料理着生意,张瑞安还是像以前一样过着悠哉悠哉的公子哥生活。   那年杏花开的时候,他来到郊外的伏龙寺附近的山上去踏青。在一棵开满粉嫩的杏花树下,他遇到了一位比杏花还美的年轻女子。那女子十七八岁的年龄,穿着一袭白衣,婷婷袅袅,站在那里吟道:“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哇,好诗好诗!姑娘好有才华呀!”张瑞安拍手称道。   “这首词不是我写的,我只借来一用算哪门子才华?”   “能背诵别人的诗词也是才华,我就做不到。”   那女子扑哧一下子笑了:“先生你可真逗!”   “姑娘长的比花还美,这一笑倾国倾城,我是迈不动腿了。”   “再滑嘴调舌,不理你了!”她伸出一只食指轻轻地戳在他的额头上,他顺势握住了她的纤纤玉手,摩挲着道:“连手也这么好看。”   “那倒是。本姑娘那儿都好看!”那女子柔声道。   “这么不谦虚?那我得都看过了,才能评价!”他顺着她的手背,把手试探性的往她的衣服袖子里摸着。   “你坏死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就这样,张瑞安顺利的把那女子带到了一间旅店开了房间。      二   富二代们好像天生就是为了风花雪月而生。张瑞安别看没有成亲,他从十六七岁起,就常泡在青楼里,对男女之事并不陌生。这个女子,让她尝到了在那些女人身上从没体验到的快乐。   他搂了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里是做什么的?我明天就去提亲娶你做老婆。”   “我叫黄颖儿。父亲是位医生,他有一位爱徒,就把我许配给了那个人。他是绝对不会同意我悔婚的!”   “可是我想和你在一起怎么办?”   黄颖儿想了想说:“三天后,我带着我的丫鬟到伏龙寺来。这里人烟稀少,你蒙着脸,在僻静处等我,到时候跳出来拉着我就跑。有小丫鬟回去作证,说我被人抢走了。我父亲他们找不到我也就没事了。”   “这样好!”张瑞安道:“我这就去买座私宅,不让任何人知道,到时候我带你去那里,就我们俩秘密的居住。”两个人商量妥当,又温存了一番,恋恋不舍地分开。   三天时间,对思念黄颖儿的张瑞安来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盼到了日期,他一大早就来到了伏龙寺附近潜伏着。   将近中午的时分,果然看到黄颖儿在一位小丫鬟的陪伴下,款款而来。张瑞安大喜,蒙着半边脸,跳出来拉着黄颖儿的手就要走。那知事先说好的,她不挣扎的,这时开始反抗了起来。那位小丫鬟也上来捶打着张瑞安。主仆两个一起大喊:“救命啊,救命啊……”张瑞安一急,一脚把小丫鬟踹倒在地。没想到小丫鬟后脑勺正碰在一块大石头上,顿时脑浆子和鲜血一起流了出来。   这时,听到哭喊声,从暗处跑过来四名壮汉,不容分说把张瑞安捆绑了起来带到了县政府。   那女子一见叶县长,扑过去嚎啕大哭道:“爹,我去伏龙寺上香,没想到遇到这么个强盗,来强抢于我,还打死了小娜!要不是你事先暗中派人保护我,我还不知道怎样呢?”   张瑞安说道:“姑娘,你不是黄颖儿吗?你爹是位医生吗?怎么又成了叶县长的女儿?”   “胡说八道!她本来就是我的女儿玉卿,怎么会姓黄?”   到了这时候,张瑞安也不隐瞒,就把三天前在伏龙寺后面的山上遇到黄颖儿,并和她去开了房,事后约好了今天做个局一起私奔的事仔细地讲了一遍。   叶玉卿啐了他一脸口水道:“一派胡言!我压根就不认识你,哪里来的和你有约的事?”   叶县长也气愤道:“竟敢造谣污蔑我女儿的清白,还打死了人,把他押下去听候审判。”   张瑞安不服道:“叶县长,你女儿明明就是和我一起开房的黄颖儿,我这么大人了,还会认错人吗?”   叶县长道:“好,我让你心服口服!玉卿你的车票呢?”   叶玉卿出去不一会儿拿着一张两天前的车票进来,丟给张瑞安道:“你睁开狗眼看清楚了,我是两天前才从沈阳做火车回来的。当时还有家里的司机可以作证,是他开车去接的我!”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你们事先设计好的圈套?”   “混蛋!本县长会蠢到不顾女儿的清白?来人,把这货先送进监狱!”      三   张母知道了儿子摊上了官事,就托了人来找叶县长求情,希望他能通融一下,放过张家的独子。   那知这叶县长是个贪得无厌的人,早就覷覦张家的财产了。这回有了这么个机会,他岂肯罢休?已为丫鬟小娜报仇雪恨,为女儿的名誉为由,一次次的索要钱财,最后张母花光了家里的钱财,把整个商场变卖了,用这些钱,买回了儿子一条小命。   张瑞安出了监狱,城里没了产业和房子,以前有些狐朋狗友的,这会儿也都成了白眼狼,翻脸不认人了。他没办法,就带着母亲到了舅舅的村子里居住。舅舅们恨他败家,不愿搭理他,只管他母亲生活不管他。他过去平时里游手好闲的,过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也没什么谋生的本事,种庄稼又不肯出力,就沦落到出去讨饭的地步了。   每每讨不到饭,饿肚子的时候,张瑞安都会在心里骂那叶家父女两个,恨他们合伙算计了他,让他过得如此狼狈!哪里想到两年后,国民政府倒台了,来了救星共产党。他们打土豪分田地,使穷苦人民得解放。因张瑞安读过几年书,又是一个要饭的,就被吸收加入了组织。他们分完了自己村的田地,就又随着工作组到临近的村镇去打土豪。   在一个村子里,他们把当地的老财主家里的人关押了起来,准备第二天押到荒野里去全部“镇压”了。这个老财主家的一个儿子是国军的一位团长,听说他已经随着一些党国的上层人士,做着船从营口港出发去了台湾。前两天,突然的有一位年轻的女子,找到了老财主家,自称是那位团长在外边的小老婆,被撇在了营口,无依无靠的,就来到复州境内投奔老财主来了。   老财主也没心情辨别她的话是真是假,反正家里也都这样了(被列入镇压对象),那女子不嫌弃就待着吧。   工作组的人了解到这个情况,都替这女子惋惜。说她死心眼,在城里随便找个人嫁了,也比到这里来送死好。白瞎了这么一位人儿!这话不知怎么地传了出去,村子里有两个老光棍就打开了这女子的主意。   他们找到工作组,提出宁肯不要老财主家的财产,也要娶那位女子为妻。工作组的人犯难了,就一个女子给哪个老光棍好呢?他们把这个决定权交给了张瑞安。   张瑞安把那位女子从关押处叫到了办公室,一打照面,他立刻被这女子的美貌吸引了:她怎么长得这么像黄颖儿,不对是叶玉卿!“你叫什么名字?”   “高丽花!”她不叫黄颖儿,也不叫叶玉卿,他心里不知怎么的竟有一种失落感。   “你是愿意死呢,还是愿意活?”   “报告长官,我当然愿意活了!”那女子泪眼婆娑,低声细语道。   这声音倒是和黄颖儿十分相似!张瑞安想。“愿意活就好,现在有一个机会,村子里的石二麻子和郑大脑袋两个都想娶你做老婆,你选一个吧,跟了他们谁,你都不用死了。”   高丽花抽泣道:“那我还是和他们一起被镇压了呢!”   “你这女子,好死不如赖活都不懂?我这可是为你好的!”不知怎么的,张瑞安竟莫名的怜惜上了她。   “为我好,你就娶了我不是一样能救我的命吗?不用看他们人,就听这两个人的名字,就可以想象他们是个什么歪瓜裂枣样了。他们要是有你一半的帅气,我也不会选择死的。”   “傻乎乎的,帅能当饭吃吗?晚上睡觉黑灯瞎火的,丑俊不都一样,怎么不能凑合过一辈子!”   “长官,人就是头上脚下分高低的,怎么能长得都一样呢?求求你就行行好娶了我吧!”她又次提出了这个建议。   “这!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张瑞安嘴里这么说,心脏扑通扑通加快了跳动:我自己也是个光棍一条,能找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可比村里那些五大三粗的姑娘们强多了。   “长官,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娶了我,把我救下来吧!”高丽花见他没有明确反对,扑通一下子跪到了他面前,哭着哀求道。   “这?”张瑞安动了心:“你等着,我去跟队长请示一下!不过,你得说我们以前认识。我要饭时,你给过我一屉子包子。”   就这样,工作队的队长说看在他们是旧相识的份子上,成全他们。不过,为了安抚那两个老光棍,要把张瑞安开除出工作队。能白捡了这么一位娇滴滴的漂亮老婆,开除就开除吧。他欢天喜地地领着高丽花回到了自己的村子里生活。      四   别看高丽花是个城市里来的人,长得身材窈窕貌美如花,是个很贤惠的媳妇。干农活伺候婆婆,和邻里邻居的相处上,样样不差事,比二流子出身的张瑞安讨人喜欢。   从村子里成立了合作社开始起,张瑞安就是村子里的会计。高丽花因会做一手好菜,就被安排在村子里的小食堂专门给镇里县里等上级来蹲点视察指导工作的领导们做饭。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高丽花依然十分美丽。村民议论说,大概是她从没生孩子,体型才保持的那么好,在屋里做饭没上山劳动经受风吹日晒的,脸上才没皱纹和那么白净的吧?前不久,县里武装部的王部长来村里蹲点。这位将近五十岁的老头儿,对高丽花有了非分之想,他背地里几次对她动手动脚的,都被她毫不留情面的给挡了回去。   王部长不死心,一天借着酒劲,看小食堂里没其他人就对高丽花有一次摊牌道:“高啊,我想帮你把你家张瑞安调到镇里做会计。”   “他有这个能力,你就调吧!”   “调进镇里可就是吃皇粮了,这个大的恩情,你拿什么谢我?”他嬉皮笑脸的,伸手往她身上摸去。   “工作是给国家工作,不是给你家工作。王部长,请你自重!”她朝着他的手就是狠狠地打了一巴掌。王部长讨了个没趣,气呼呼地出了小食堂。   以后的日子,这老色鬼开始留意上了村子里的广播员小芳和赤脚医生小珊。常留她们两个也在小食堂吃饭。   一天晚上,小芳和小珊一边一个陪着王部长吃饭。两杯老酒下肚,王部长开始许诺道:“你们俩个只要向党组织靠拢,亲近党代表,我保证你们会前途无量的。”   “怎么党组织靠拢?我可是两年前就递交了党申请书的,到现在还只是个入党积极分子。”   “我还不你呢,到现在连个积极分子也还不是呢。”   “别灰心,我就是党代表,你们要是会来事,明个儿我就去做你们的入党介绍人。”   “那可太好啦!别说咱村的郭主任,就是镇里的书记也得给王部长面子,你肯给我们做入党介绍人还不一下子就通过了!谢谢王部长!”   “谢谢王部长,我们敬你一杯!”   王部长端起杯一饮而尽道:“我先教教你们怎么入党宣誓吧?”   “好!”“好!”两个女孩子激动地说。   “把手放在胸口上,想着拿着一本书。跟我念,我自愿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看了看小芳,走到她面前伸手抓住她的右手道:“你往右边了,我们的心脏是偏左的。你往左边来点!”他顺势在她的右乳房上摸了摸,又在她的左乳房上轻轻地掐了一把。小芳羞得满面通红。听王部长道:“对,这就对了,就这个姿势。你亲近我这个党发表,就是亲近党。”   小珊不知所以,在后面叫到:“王部长,你也指导我一下吗?”   “懂得向党代表靠拢,态度很好!”王部长转过身来对着小珊做了同样的动作。两个女孩子,也觉得不对劲,但想着别人都没反对,自己不能落后,不亲近党代表,失去了进步的机会,就任由着他那双大手,在她们的胸前摸来摸去……   这样下去,今晚这两个孩子得着了他的道!高丽花站在食堂的厨房里冷眼旁观着想:我不能不救这两个小姑娘,那怕是劫数难逃!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