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雨墨】狐仙坟的传说(小说)

时间:2019-10-25 00:24 来源: 作者: 点击:

伦镇唐王村西南边的田地里,有一个约莫两层楼高的土丘,上面坑坑洼洼,寸草不生,其间还夹杂着几个不大不小的圆洞,黑黝黝的望不到底。现在人们都管它叫燕山子。据说很久以前这是一座狐仙坟。   那时候,村子里穷、日子苦,家家户户的屋子里很难有几件像样的家具。每逢有红白喜事的时候,主家就要挨家挨户的去借桌椅板凳,供前来的亲戚朋友们就坐,很是麻烦。   一天夜里,炸雷一般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村子。在村子的南头发出耀眼的强光,照得村子如同白昼,转眼间又消失了。待到天明,人们不约而同的聚在了村子的南头。这时人们才惊讶的发现往日平坦的田地上赫然多了一个约莫二层楼高的土丘。上面芳草萋萋,蜂蝶起舞。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头雾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   这时人群中一个面生但很妖艳的女子说话了,“这是一座狐仙坟。狐仙路过此地,见这风水极佳,便在此安家并希望和你们友好相处。往后家里需要借桌椅板凳的时候,只需在夜里12点,来坟前烧一些冥纸,在纸上写明所借桌凳的数量,到明天就会在坟的四周借到所需的桌凳。”村民们面面相觑,将信将疑。再找这位姑娘问详细时,却找不到她的去向。   任付东是村里有名的孝子。他的老父亲卧病在床多年,一直都由他照顾左右。终于有一天,他的老父亲离开了人世。明天就到发丧的日子了,可桌椅板凳还没有凑齐,总不能让前来送丧的亲戚朋友们都站着吧。无计可施的付东,猛然间想起了那位姑娘的话。死马当活马医吧,无计可施的付东,当夜朝村南的狐仙坟走去。黑漆漆的夜,看不见远方,风打着旋涡从付东身上路过。来到坟前,付东点燃了他的纸钱式借条,磕了三个头,就回家了。   鸡叫头遍,付东就爬起来满怀忐忑的去了村南。崭新的桌椅一件不差的摆在那里,一传十,十传百,这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全村。人们摸着付东借的桌椅,啧啧称奇。事毕,当夜12点,付东又将桌椅全数放在坟前,明天果然桌椅又神奇的消失了。人们这才相信,那姑娘的话是真的,有的人说那姑娘就是狐仙的化身。   一直好多年人们按着这个约定,和狐仙友好的相处着。秦不劳和秦不获,是村里有名的两个懒兄弟。兄弟俩平时无所事事,也不劳作。一年到头破衣烂褥,也吃不上几顿饱饭,但脑袋里却整天算计着投机取巧的小勾当。那次,有位同姓族人结婚,不劳和不获早早就去了。这找点吃的,那找点喝的,很是潇洒。当他们看到族人从狐仙那借的新桌椅时,两人四目相对,满眼都是贪婪的神色。“我们何不写张假借条,偷着把借来的桌椅卖掉几个呢?”不劳眼里放着亮光,狡黠的冲不获讲着。说干就干,没出几天,他们就把借来的桌椅卖的干干净净。此后几天,相安无事。他们这才敢把卖桌椅的钱拿出来,大快朵颐。一次酒后失言,村民们渐渐都知道了他们的勾当。   打那后,村民们借桌椅的频率多了起来。但是往往今天借十张,明天只还五张,有的干脆就不还了。但村民的生活却大大的改善了,家家都清一色的新桌椅,不劳和不获甚至还给自己盖上了新房。唯独付东家还是原来的样子,家徒四壁,原因就是他没再去狐仙坟那里借家具。村民们还窃窃私语:“什么狐仙啊?和付东一样,就是一傻瓜,白捡的桌椅不要,自己的东西没人还回去也不知道。”   夏季是个多雨的季节,可今年的雨却要比往年更多,一早到晚下个不停。有时太阳刚刚想透口气,却突然又被一块乌云遮住,接着大雨滂沱,人们也只好天天窝在家里。夜里,又是一声相似的炸雷声,又是似曾相识的耀眼强光。被窝里的人们似乎又在猜测着是不是又有什么好事降临啦?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叫醒了沉睡的人们。雨后的空气显得格外的清新,雨水冲刷着大地上的尘埃,田地间焕然一新。人们睁开眼后惊讶的看着屋里的一切,昨日里还好端端的桌椅,现在都变成了一块块留着污水,散发着臭味的朽木。不劳和不获盖得新房子塌了。人们说盖屋时因为屋子的根基没有打好,又赶上连日大雨,就塌了,反正当人们把这兄弟两个扒出来时,人早已断了气。放眼整个村子,唯独付东家的房子还是老样子,虽然还是家徒四壁但好像却比往前更结实了。   这时候人们还不知道,昔日芳草萋萋的狐仙坟现在只剩下了一个光秃秃、坑坑洼洼的大土堆。从远处看,那一个个的坑坑洞洞像一张张大嘴,争先口后的想要诉说着些什么。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