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柳岸?韵】妻妾成群(小说)

时间:2019-10-25 00:55 来源: 作者: 点击:

人,对于任何事物的执着,都是有度的。超过度,都是异人。   比如,一个人娶一妻,为之结发之妻;娶二房,三房,甚至到五房六房也不能说不正常。但是,若再多的话,就不正常了。这时,人们会戏称他“妻妾成群”。是对他满满的鄙夷和仇视,(不能不说是人们的羡慕、嫉妒、恨的仇富心理在作祟)。但老朱也是“妻妾成群”的人。可是他的“妻妾成群”却饱受人们的叫好和称颂;而且老朱更是痴迷于他的“妻妾成群”。   老朱的首房夫人是叫“书弥儿”。她与老朱是早恋。那是一个春风和煦的早晨,现在的老朱那时有点小,姑且先称他“小朱”。当时,小朱正在蹦蹦跳跳地上学去,身边的杨柳刚刚吐露了绿绿的叶的朦胧,缕缕春的清香飘入小朱的鼻涕拉乎的鼻腔,他不时地吸着,不知道他高兴的是春的膨胧,还是醉于春的桃李,他那有点泥土模糊的脸,总是,笑眯眯,红彤彤的。总是唱着自己懂的小调。正这样走着、跳着、唱着,突然,前面一个东西横陈于地面上。他停下了脚步,慢慢地靠近她。   “啊,是本书,是一本没了封面的书。”小朱太高兴了,有点喜出望外。赶紧捡拾入怀。在当时那个时候,看一书,如遇佳音;得一书,恰如佳偶也。   小朱,虽不全懂书的内容,但由于三年小学的勤奋,他略认得书页里的宋江、李逵,还有花和尚鲁智深、打虎武松。他抱着那半本书,回到家赶紧关门,小心翼翼地包起来并放到抽屉里(其实那就是一个破桌子而已)。   “朱朱,你这孩子有啥宝贝啊?这么金贵,还藏到屋里。放心我们不会拿你的东西。”小朱的大姐嘻嘻笑着说,“再说,我们又不抢你的东西。别整得跟娶了娇妻一样。”   “咋了!它就是我的娇妻。”(虽说此时的小朱并不彻底明白娇妻之意,但通过大人的神态表情,可以感觉娇妻绝对是好的东西)。小朱激动得小脸通红说,“这东西,我要永远爱她。”   家人们都爱意地看着小朱,并调侃着说:“哈哈,我们的小朱早熟啊,已开始早恋了。嘻嘻,还开出了婚姻的美好花朵。”   是的,小朱从此爱上了这东西。她虽是半本《水浒传》,可小朱自称是自己的最爱,还溺爱地唤她为“书弥儿”。   他早上一醒,看她;中午,放学后路上与吃饭时看她;晚上,完成作业后,看她;夜里,更是与她相拥而眠。那夜间之梦,更是“书弥儿”的芬芳怒冉之刻。哈哈,我们的小朱与“书弥儿”已是如胶似漆,缠绵悱恻。   小朱被“书弥儿”的貌美而吸引。如“一丈青扈三娘”,骠骑勇猛青春动,摇曳探囊取英雄。不怨张英矮脚虎,只慕梁山有狼兵。   小朱又爱“书弥儿”的义博云天。如“拼命三郎石秀”。   忍辱搏杀裴如海,裹衣头陀翠屏山。巧云喋血杨雄手,义博云天梁山间。   还有“书弥儿”的忠义。如“及时雨”宋江。命运多戕行忠义,替天行道梁山中。为君天下独赴死,鸩酒惬然义盈胸。   小朱更是对“书弥儿”的饱满的韵味而痴迷。如“倒拔垂杨柳”的“花和尚”;“盗取徐宁勾镰枪”的“鼓上蚤”时迁;运筹帷幄“智取生辰纲”的“智多星”吴用;落魄插草卖刀“怒杀泼皮”的“青面兽”杨志;忍辱“风火山神庙”怒杀奸佞小人的“豹子头”林冲;“狮子楼”斗杀西门庆的“行者”武松。这些丰润的芍药之姿,熏香着小朱,迷恋着小朱。   由小的“书弥尔”之爱,小朱一发不可收拾。他由“书弥儿”的开始,有了《红楼梦》《聊斋志异》《西游记》《三国演义》《平凡的世界》《家》《春》《秋》……小朱痴迷于这些书弥儿的花姿百态。如《葬花吟》的忧怨哀切,花之叹;“狐仙”美丽通人性的温暖聪颖,花之魂;脚踏筋斗云,打边天地妖魔的浩然正气,花之壮;计谋赢天下的运筹帷幄,花之灵;洗练百姓精华,奋斗之歌,花之丰;不屈阶级的倾压,用于向旧的一切叫战,花之傲。……小朱从小爱上了“书弥儿”,并爱之终生。   他由“小朱”换成了“老朱”,这只是年龄的转变,但对“书弥儿”这房结发之妻,他年龄愈长,爱之愈切!   虽对“书弥儿”爱之尤深,但也不影响老朱的“妻妾成群”思维的发酵和实施。但由于正房“书弥儿”的良好家教。使得后来续贯而来的“二房”“三房”“四房”……都有礼而来,尊法而居,都不敢造次。反而老朱整日被乐的“屁颠屁颠”的。在方圆几里也逐渐有了“妻妾成群”的雅称。   老朱沉迷于“妻妾成群”,但没消磨了他的意志,反而老朱的精气神,更加旺旺有加。   说说他的二房,出身名贵,她上可通天,下可入地,飞跃苍驹云沧海,穿达林森山雾松。她是矫健的;她是精美的;她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她有一芳名,号曰“游乐尔”。自老朱娶了“游乐尔”,在大房“书弥儿”的雄厚资助和支持下,老朱换小朱,红花替黄花。老朱与“游乐尔”有了甜蜜之吻。张家界玻璃桥的惊魂之娇;神农架的人神之迷;故宫的历史之厚重;兵马俑坑的建造之神奇;勇武少林的禅之味;牡丹洛阳的花之香;园林苏州之韵致,天涯海角之忧伤。老朱随“游乐尔”而欢乐,随“游乐尔”而惬意。虽陶渊明有桃花源而叹人间“永无车马喧”的仙境;虽徐霞客游东西南北,遍览祖国大好河山;虽马良挥毫成树,落笔金马嘶鸣。但老朱的“游乐尔”却嗔怒花枝尽招展,盈胸扶揉阅夏秋。足来苍穹云若画,手掬千秋峰峦收。老朱与“游乐尔”已是“修来千年同船度,游历隋唐秦汉周”,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田地。真叹老朱御妻有术。   老朱有了“书弥儿”“游乐尔”还不罢休,随后迎娶了“墨宝儿”“钓鱼耳”“戏精儿”“棋象尔”“麻九尔”“步骤儿”“花妖儿”等几房娇妻,真可谓“妻妾成群”的岁月里,老朱迎娶得津津有味,妃妾们也乐得相陪。   “墨宝儿”泼墨地遒劲有力,绘画地洒脱有润。力透书木意九霄,飒然雄风尽舜尧。书得百姓喜和苦,呐喊正气荡涤淘。画来喜鹊布谷春,绘却百灵传喜报。祖国山河青绿水,神州大地尽挥毫。   “钓鱼耳”是老朱娇宠之室。在绿意盎然的小小溪旁,几只雀鸟在枝丫的绿叶间跳跃着、啁啾着、扑翼着,或邻里间串个门,扑棱飞了去;或某个黄牙小儿饿了,恰好她的母亲回来了,于是,一条小青虫,就是她们的最爱。可是,这些皆不为老朱所动,老朱早已被“钓鱼耳”把魂勾了去。从老朱甩杆在小溪旁,老朱就魂归碧波了。   这是一坛活水,水特别清,可谓清澈见底。水内青青碧草绿意盎然,映衬着鱼儿款款在水内游弋。鱼儿,有的排成排,像是在自家院儿里散步的人儿,闲庭信步;又像南归的大雁,排出人字样整齐。老朱与“钓鱼耳”私语道:“我的爱妃,看着这么可爱的鱼儿,我都不忍心钓她们了。”   “我的好夫君,你的心真好!”“钓鱼耳”嫣然一笑说,“那,要不钓上来,再放了她们。”   “好,好!”还是爱妃懂我。   垂钓溪水逐绿波,鱼儿隐隐在银河。不做姜公直钩事,只来春风钓喜乐。   说起“戏精儿”是老朱继“钓鱼耳”爱妃之后,迎娶的“白富美”。   自有了“戏精儿”,老朱的“五音不全”好似有了腾身翻样的大扭转。有时兴趣来了,在扭作唱打的比划下,还真有那么回事儿。什么申凤梅的越调《诸葛亮吊孝》;马兰的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海连池的《卷席筒》;还有《朝阳沟》里的选段,老朱都能有字有板地唱个一二。与戏精儿结了良缘,老朱每日都是睡梦中还有唱词呢。   “棋象尔”是”戏精儿”的牵线之作。老朱也对她有好喜之心。在“棋象儿”的伺候之下,老朱深懂了,将之勇猛不如卒,卒过楚河将囹圄。打马过田炮支起,乱局纷纷象支捂。老朱携“棋象儿”之乐,乐在氛围的渲染和逍遥。好似他们看到了千军万马的嘶鸣,又看到了运筹帷幄的沉着和冷静。   至于“麻九尔”“步骤儿”“花妖儿”几位小妾,   “麻九尔”是老朱的一时之欢,是在几位娇妃实在繁忙之时,他才宠幸一时,聊以打发时间吧了。   “步骤儿”是老朱的固定时间的小妾。每天的早六点半到七点半,是“步骤儿”对老朱的固定伺幸时间。其他妻妾也只有望步兴叹的份。   作为最小的“花妖儿”。她可以说是老朱的最爱。他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在老朱宠幸“花妖儿”之时,谁也不能打扰。他让其他的妻妾全部为“花妖儿”服务。不过,“花妖儿”也自有迷幻老朱之处。   “花妖儿”精彩纷呈,摇曳多姿。   蔷薇白粉红墙去,牡丹富贵院中来。春来桃花映夕阳,夏摇菡萏满院开。   “花妖儿”的一笑一颦都把老朱迷了去,整天缠着正房“书弥儿”给“花妖儿”弄诗词歌赋;缠着“游乐尔”给“花妖儿”做一日游,一周游,还者国内游、国外游;缠着“墨宝尔”给“花妖儿”做写真,弄画展。还有其他小妾,都得为老幺“花妖儿”服务。   而“花妖儿”也识得分寸,很感激各位姐姐的垂怜之情。而对老朱更是知恩报恩。   与老朱是形影不离,惺惺相惜。   粉蕊花香溢口鼻,摇曳晨曦稍露滴;红梅彤染夕阳处,玉兰花下数燕低。   老朱是幸福的,他宠幸着妻妾媛人,不止“花妖儿”们,还有更多的妃妾盈门,是真真的“妻妾成群”。   他适逢当代,他“妻妾成群”,活脱脱地活成了“神”,活成了人人羡慕的“神”。   人们惊叹于老朱的“妻妾成群”,又羡慕于老朱的“妻妾成群”。   老朱的“妻妾成群”,叹为观止。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