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看点】春秋故事之重耳(小说)

时间:2019-10-25 00:55 来源: 作者: 点击:

国家   那时候,父王还没死,但人们都知道,他就要死了。他在考虑的是,他死了,这个国家怎么办?而大多数人在想的则是,他死了,我们家怎么办?这不能怪大伙儿,谁让大伙没本事像他一样,把家变成国呢?好吧,其实他那位子也是从他老爹那儿得来的,不见得就有多大本事——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后来,我知道我错了。幸运的是,我还活着,而奚齐、卓子他们,都已经死了。那位子本来很可能是给他们的,所以他们死了,他们死的时候,父王都还没死呢。这是个悲伤的故事,每次想起来,我就忍不住笑出声来,那时候,哪儿想到会轮到我呢?      避难   我活着,不全是因为我逃得快,或许,更是因为,我本就不是合适的人选。说真的,那时候我都不觉得自己还有当王的天分。虽然我不算最傻的,但是比我聪明能干的兄弟,可不止一个。那时候我就想啊,你们斗你们的,可千万别牵扯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就这样,我跑到了翟国,我母亲的老家。我很怀念那段日子,吃好喝好,有女人玩,还不用干事儿。如果不是隔三差五就被不知道哪个兄弟派来的刺客问候,我都忘了自己还有那么显贵的一个身份。被惹烦了的时候,我就想啊,抢吧杀吧,你们都死干净了才好,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或许,我真是天命所归,神灵听到了我的祷告,并且,当真了。早知道是这样,当时我该多说几句的。      自信   我在那儿待了有十来年吧,他们总算分出胜负了,该死的不该死的,都死得差不多了。胜出的,是但那小子。我一直怀疑,我真正觊觎王位,就是在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夷吾,他算什么东西?哥几个一块儿吃包子的时候,他就从来没抢到过肉馅儿的。他的胜出,给了我自信;而那几个总能吃上肉的哥们的死亡,则给了我足够的空间释放野心,哦,现在该说是梦想。你行?我也行!——这事儿,我知道,夷吾也知道,果然,他一登基,就派人来杀我了。当我奔跑着跳上那辆马车,开启逃亡之路的时候,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害怕。当然,多少还是有一点害怕的。有时候我就想啊,如果他不派人来杀我呢?或许,我也就安稳地在那儿过下去了,等老了以后,我会跟孙子吹牛说:“就晋国那国王,小时候抢包子都不是我对手。”      砝码   逃亡的路并不顺畅,并不是谁都能及时认识到我的价值。我不怪他们,我自己也是这样。有些人对我不错,比如介子推,我至今还能想起来他那块肉的味道。不是我想记住,实在是那事儿吧,你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能说,我没吐出来,我很佩服我自己。别人对我的好,我得记着,只是,我走过了太多的地方,见过了太多的人,而我的记性,其实并不是很好。并不是谁都像老介那么有方法和创意,能让我记一辈子。老介是真懂我,后来我派人去找他的时候,他宁肯死都不出来。这么懂我的人不多,齐王、楚王、宋王,见多了,也就觉得,其实,能当王的,也就那样儿,什么歪瓜裂枣的,就那口臭,还腆着脸靠那么近跟我说话。我知道我是奇货,是砝码,但你也别表现得这么明显不是?奇货也是有尊严的。      文公   或许,我还是高估了自己,事实上,在外面流浪的时间,远比我最初预计的要长。我本来觉得吧,就夷吾那家伙,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可直到他死,我都还在外边吃百家饭混着。好在,他还是死了,他儿子,自然更不是我对手。那晚上,听到他去世的消息,我为这个人生中最大的对手默默流泪,对着夜空说:“大侄子,让你见识一下你大爷的手段!”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儿,那小屁孩儿让我三两下就给撂倒了,没有太大的成就感。不过,当国王的感觉是真心不错,至少,从此我不是重耳了,请叫我晋公。能看到的一切,都是我的,我的。这么好的事儿,我以前想都不敢想。在花园里散步的时候,那个凉亭里,我依稀还能记得兄弟们抢包子时的笑声;水池里那张威严的面孔,却再也找不到当时的笑容。      天命   我越来越开始相信,我就是得了天命的那个人,我好像天生就会当国王一样。以前的碌碌无为,以前的玩物丧志,以前的谨小慎微,回想起来,原来只不过是因为没有把我放到合适的位子上。很多年前,我甚至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刺客的对手;现在,我想杀谁就杀谁,想灭哪个国家就灭哪个国家。我,还是原来的我,体力,其实还衰退了,可是,能力却完全不同了。能力,这真是个有趣儿的词啊,身份,更是。一个平民,承诺了不兑现,那叫言而无信,叫流氓;搁我这个国王、伟大统帅身上,那就叫作“韬略”、“战术”。难怪,很多人都想坐这个位子。明天,孩子们在花园里玩耍的时候,我准备在那凉亭里,再放上一笼包子……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