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星月】老了终要靠他(小说)

时间:2019-10-26 00:57 来源: 作者: 点击:

有一对夫妻,生了个独苗,像块宝贝一样。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上怕风吹走。到了能下地行走了,要啥给啥。只要他开口,没有办不到的。只差天上的星星没摘下。   含辛茹苦终拉扯成了肩能扛手能提的成年人,像硬了翅膀的鸟儿一样飞了出去。也成了打工一族。   “妈!这个厂虽是包吃包住,可伙食太差,早上两馒头配碗米汤,再加二条咸萝卜干。中午和晚上,也只有风都能吹走的一二片肉。一天上三个班,十二小时。我人都瘦了一圈。我想换个厂?”   妻一听慌了神赶紧说“儿呀!生活这样差,干活时间又长对身子不利。就去另找过一个生活好点的厂吧!”   儿子跳到另一厂后不久。   “妈妈!这个厂生活虽好,一日三餐都有鱼有肉,可就是太累了。干一个班的活,全身就像散了架一样,什么都不想吃,就想睡。”   “儿呀!干活太累会伤害身体,换个轻松点的。”   儿N次跳换工作后,终找到一份干活轻松又干净的工作。可是钱少工资就够自己生活费。   “妈,我要买手机,好及时与你老通话。钱不够寄点过来。”   夫说:“别人打工往家寄钱,可他没向家里寄过一分钱,反倒向家要钱……”   妻道:“咍!我们将来的一切都是他的,老了总是要靠他……”   家里卖了一头猪。   “妈,我想买台电脑。”   家里又是卖了二头大肥猪。   ……   儿也成了家,很快有了个女宝宝“妈!你过来帮下一日三餐的买办和洗刷好吗?”   妻高兴的眉头上都是劲满口答应道:“好!好!好,我明天就过来。”   “那爸一人在家能种地吗?”   “怎不能?农忙的时候雇些人帮忙一下,不碍事。”   “妈!我想买部车!回家也方便些,不用去挤火车了。”   妻想了下说:“嗯!好是好。可哪来这么多钱呀?”   “家里不是还有二万斤稻谷没卖么?爸现也上了半百的年纪,一个人种田也艰难。不如把牛也卖了,地可转让他人种,我们收点转让费。加起来不就有几万吗?不够再办几张信用卡先透支下。”   “那你爸怎办?”   “也来这找份事做。每个月一千元左右,比在家种地收入多。风吹不着,雨淋不到,日头也晒不到。”   夫妻俩坐在儿子开的车里,心涛澎湃。儿子真是大了,懂事了,心里象吃蜜糖一样甜。   孙女也能自己吃饭穿衣,不用大人侍候了。妻在离儿八十公里处,丈夫做门卫的附近医院里找了一份清洁工。两夫妻租住在一间低矮破旧的老房里。俩人每月也有二千多元工资。下班时间还可拾些垃圾废品,卖的钱也够一日的菜钱。除去房租和一切水电费日用开支,每月也可净落下一千多元。手头有了钱,心里也高兴。儿子逢双休日假期都开车带着女儿老婆前来看望二老。妻子更是买酒买肉的像过节日一样全家人团团圆圆的,陶醉在幸福美满之中。临走时每人还要塞上二百元。   夫问妻:“你这样每月把钱花得一干二净的,将来……”   “咍!你个死脑筋。将来就靠他了。生儿不就是防老吗!”   ……   夫妻俩终于被岁月的刀雕刻的满脸皱褶,时光的尘垢落在夫妻头上,生出记忆的白芽。   腰终于挺不起光阴的重负,妻在病床上呻吟着期盼儿能快些带点钱来减缓一下病疼。   “妈!我要接送女儿上下学,等星期天我过来看你……”   不久妻筛查确诊为癌症,需立马做手术切除。可医院不是慈善机构,有钱就开刀。夫急催儿快些拿钱来救命。   儿说:“爸,妈有病在身咋早不治呢?非等到这时……好!好!我去筹些款来……”   一个月过去了,无音讯。   二个月过去了,不见钱来。   到第三个月,丈夫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只好把家里十几亩地一次性租给他人五年,弄来一万二千元。连夜打的赶到省城大医院。这检查那拍片,折腾一星期后结果病灶转移。夫期盼着急问医生:“那还有办法救治吗?”   医生思虑了一下说:“办法倒是有。你若再弄六万元来,可多延长三个月的生存期。”夫想:这一万二都是热锅上烤出来的。只好听天由命地提着一大袋昂贵的抗癌药品回家调理。   不久妻在老家病逝。儿子空着两手赶来跪在地上像只死猪一样,尽让乡亲邻里慢骂的开水泼烫。掩埋了妻子,父子俩一对帐。亲戚朋友攒助的钱,扣除一切开支还剩下3000多元。儿子抽走3000元整数,老父怒吼道:“你一生从没给过我一分钱,这点钱你也拿得?”   儿子也愤了,理直气壮地说:“怎拿不得!我小时候,每次要钱花你都向爷爷要。而且,你在外打牌的欠帐,烟酒肉的赊账都是爷爷带着我去帮你一一清还。不任大事小事都叫姑夫一家人来帮忙。自己就一身在麻将扑克牌上。逢年过节我们一家都蹭在爷爷家里,吃完后连碗筷都不用收拾,抹嘴走人。爷爷在县城住院,你没掏一分钱的医药费,去县城看望还向爷爷报销回来车票和餐费。爷爷过世时,用完爷爷的存款还落下3000多元上了你的帐户。”   父惊恐问:“你咋知道?”   儿振振有词地:“爷爷过世那年,我正十八岁,这些都是我亲自到银行办理的……”   外面瀑雨中。突然一个道闪电,传来一声炸雷,震出一句经文:「听妇言,乖骨肉,岂是丈夫;重赀财,薄父母,不成人子」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