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菊韵】黄代春二设法坛(小说)

时间:2020-05-12 00:37 来源: 作者: 点击:

诗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人力。算来事事总由天,真奇遇,探珠更获掌中玉。自古贤奸难并立,投狼畀虎英雄事。总然罹祸最惨伤,莫嗟异,交情从此在天地。   右调《渔家傲》   由于黄代春与冉广梓交好的关系,冉广远也自然不断熟悉起黄代春来了。这个冉广远一贯自称“德卿”,因此人们都喊他为“冉德卿”。由于排行第二,也有人喊他“冉老二。”冉德卿十二岁起就跟着学做生意,主要是做桐油,生漆等特产山货的交易,开始走南闯北,走过重庆成都,到过武汉上海,自然见多识广,眼光也就高起来。他不满足他父亲的维持现状的作法,立志要发财发家,不断修养心计,学得好一些赚钱取财的手段。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六月初九日,冉广梓父亲冉裕昌在汉阳归元寺做完一笔生漆交易,获得数千银票,准备回汉口酒店食宿。不料突遇特大暴风雨,冉广梓被大风卷入扬子江中殒命。冉德卿闻信,立即从万县乘船赶到汉阳,几经巡查,发现父亲尸首被人打捞起来,冉德卿立即花费100银票将父亲尸骨赎回,运回老家安葬。从此独自担负起家庭重担。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二十一岁的冉德卿,已经是经商的好手。他积极与外地客商联手,扩大经营范围,除了做山货特产,还加上做骡马生意,从河南、山东、山西等地买回蒙古马、哈萨克马、河曲马、西南马、山丹马,与四川军阀做买卖,一匹马就可纯赚十块大洋。冉德卿还把外地的鲁西黄牛、水牛、小尾寒羊等运到施南、木府、万县等地交易,一头牛也可赚五块大洋。到光绪三十一年(1905)时,冉德卿已拥有数万银元,成为当地富户。   冉德卿对原有的旧居感到很不事宜了,于是决定选址重建住所。他请黄代春给他物色地基。黄代春携带罗盘,沿着沙地沟勘测,历时半月的考究,选中一“五龙捧圣”好地。所谓“五龙”,其实就是五个大小基本一样的山头,五个山头环绕一块平坝,一道清流环绕成太极图,那平坝自然就是一个好的风水宝地。这五个山头分别名为:小竹林、马鞍山、向阳岭、祖魂包、陈垭口,那道清流就是沙地沟中段。选地开阔平稳,背靠林木葱郁的大树林,面向玉屏直立的老鹰岩,门对清澈的溪流,流水四季不断,冉德卿很是满意。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春,冉德卿大兴土木,从前山、团堡山、毛坝、沙溪等地购回上等杉木,从四川请来三台的祖传木匠罗大海掌墨,带着十几个木匠精细做工。从重庆请来庞大云石匠带着十几个石匠打造青石条。黄代春的儿子黄玉龙因为在万县学过石匠,也被冉德卿选中加入修建他住宅的队伍。   历时2年整,清宣统元年(1909年)冉德卿大院建成。整个建筑坐北朝南,主体为杉木结构,正房明三暗五,东西厢房各三大间,厢房两边有狮子檐口,书斋楼,绣花楼遥遥相对。正屋与厢房有1.5米的街沿,构成走廊。四壁用石头切成的围墙包住,围墙四角有朝门,大青石料的门柱,刻有阴刻对联。直通外面的水井。屋顶用青瓦后盖,用石灰凝固粘接。正门为牌坊模式,刻有对联,上方刻有诗词。西围墙下有三米见方的鱼池,养有观赏鱼。正院内设有花台,栽有四季鲜花,常开不败。经济基从堂屋出来,下5步石梯就到地坝。地坝用青石铺平,打磨精工,滴水三方均有阴沟通水。沟宽80公分,深70公分,养有乌龟为水沟清道。正堂内挂鎏金匾额三块,两边柱头上挂有鎏金对联三幅。两条宽大的秦凳摆在两边。显得阔绰大方。正房耳间分东西套房,内为卧室,外为客厅。厨房设在西边正暗房内,配合的有煮酒作坊。东院设有骡马圈和保安碉楼。西院有果园,种植多种果木。院墙外壁设计有蜂房,常年有十多桶蜂子。养有黑犬护家。整个建筑的窗户全是精工的万字格和汉文格,古色古香。屋檐下挂有鸟笼,养有八哥,画眉,黄鹂等。布局完美,设计细密,建筑精工,有浓郁的书卷气,实用性强,富有乡村院落的生活气息。   落成那日,冉德卿在大院举行隆重庆典,亲友们不辞百里之遥都来庆贺,一睹家远风采。还有施南、利邑、万县的一些官员也来凑添热闹。冉德卿大院张灯结彩,大门、窗户和廊柱上张贴大红对联。大门上的对联是:“源自帝喾圣门五贤士;望出武陵蜀郡两郎官。”上联典指春秋时鲁国人冉雍、冉孺、冉耕、冉季、冉求,都是孔子弟子,下联指先祖载朝、如龙声威。全联用典赞美冉姓的源流和郡望。冉德卿还从利邑请来川剧戏班“梨园花”,演唱全本川剧《白蛇传》,一直热闹三天。黄代春黄玉龙父子因给冉德卿修建大院有功,冉德卿就将他靠油榨房的三间五柱的小木屋送给了黄代春作为他的安居之处。从此黄代春也就在沙地沟立足下来。   清宣统二年(1910年)冉德卿弟冉广勋也在祖魂包修建起两排院落。原住在大马桑树垭口的冉广龙家也迁居到冉德卿附近,形成呼应倚角之势。其时,还有冉广龙、冉广狼、冉广群、冉广讓、冉广义、冉广均、冉广顺,冉广树、冉广异、冉广庭、冉广武等一辈都长大成人。下一辈人冉真雄、冉真耕、冉真桃、冉真界,冉真典、冉真品、冉征新、冉真志、冉真国、冉真协、冉真升、冉真起、冉真讯、冉和庭也正蓬勃登时。同时这些冉氏人先后与戴家、周家、谭家、文家、李家、黄家、朱家、甘家、张家、陈家、姚家、龙家等开亲交往,通婚成为联络世系的亲戚,其内中关系盘根错节,根深蒂固。一时间互相依托,极是旺象,形成沙地沟声势显赫之望族。   清宣统三年(1911年)冉广梓将原来闹鬼的兴隆庭院子彻底改造,修建成撮箕口院落的大院,改名为“新农亭”。冉广梓还把岳丈陈魁谋安排在此院同居。于是,新农亭也成了冉家的中心处所。但是由于冉广梓在修建房屋时没有将掌墨的木匠师傅待遇安排周到,顿顿吃和渣青菜,不见肉荤,引起木匠怨气。木匠就暗中在大梁上雕刻出一对公母猴子,百日后就天天夜晚在园内吵闹,还有拉动铁链的声音,害得夜夜寝室不安。冉广梓感到恼火,只好请黄代春给他作法打整一番。   黄代春在院中筑起七尺高的法坛,下设油锅、铁铧、刀山。安排在八月初十驱邪。冉广梓也大张旗鼓,邀来亲友数百人助威。(其实是看黄代春驱邪作法。)   时刻一到,只见黄代春身着五彩法衣,舞动师刀,口念咒语,焚烧香蜡,云烟弥布。在烟雾中,黄代春手执七星宝剑,赤脚踩上铡刀,吼声:“邪怪,哪里逃!”追赶邪怪,连踩五口铡刀。围观者看得心惊胆战,都为黄代春捏把汗水。黄代春越过刀山,健步登上法坛。一声令牌响,下面炭火红烧,油锅滚滚。   黄代春在法坛上旋舞宝剑,再次起念咒语:“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护法神,齐来新农领法旨,驱逐妖魔保太平。”突然黄代春从七尺法坛跃下,赤手从烈火中端出滚烫发红的铁铧,围绕院子行走三圈,口中大吼:“邪魔滚开!拿命来!”那阵势,吓得围看者肉皮发麻。   施南来的一个官员对众人说:“我也算见过世面的人,看过几多巫师作法,但是都没有这个法师的功夫厉害!今天一见我真服气了。”   黄代春再次跃上法坛,再次焚烧香烛,点化纸钱。将令牌连连拍打。只见他将七星宝剑衔在口中,大喝一声:“妖物,死去吧!”   黄代春将身一纵,跃下法坛,将双手伸进滚开的油锅中。围观的人群看到此举,吓得“我的妈也!”的惊叫。只见黄代春捞出一对猴子的白骨,摆在地坝上,对冉广梓和大家说道:“这就是害人的妖物,被我用天罡正法拿住,特来交付法旨。保管从今开始夜夜太平安宁。”   黄代春说完,将猴骨当着冉广梓和众人的面,用宝剑劈碎,吩咐深埋于后院竹林中。   黄代春对冉广梓说:“你也是五十开外人了,外出很艰难,还想平安发财吗?”   “那是自然,”冉广梓回答。   黄代春说:“你若想,我乘着这个机会,再给你打整一下,送你一个平安财路。”   冉广梓一听大喜,说:“真能如此,我今天给你三倍的报酬。”   黄代春微微一笑。将法衣整理一番,围绕院内跳起一圈穿花舞,那舞姿,轻柔妙曼,叫人目不暇给。   法事做完,天色偏西,围观人群散去,冉广梓设宴招待黄代春和贵客。黄代春悄悄对冉广梓说:“天明时有财宝送来,你准备好接收!”   黄代春领着100大洋的酬金回家。   是夜,果然新农亭园内安静。冉广梓和陈家都舒服地进入梦乡。   大约是鸡啼时候。冉广梓听到屋外传来敲门声,他打开门,只见屋门前站着一个少年,那少年披散头发,身上只穿一件单薄的红衣,光着脚站在雪地中,冻得直哆嗦。   “你是谁呀?要上哪里去?”冉广梓问。   “我叫刘海,从南边来,要到京城去。因为连夜赶路,在这里遇上大雪。老伯,您让我进屋烤烤火吧!”   冉广梓看那少年长得脸圆体壮,目光炯炯有神,样子蛮俊俏,心里很喜欢他,连忙拉他进屋,搬个木凳子让他坐下烤火。冉广梓的老婆还从柴火堆中取出刚烤好的红薯给少年吃。   红薯烤得香喷喷的,少年吃了热腾腾的红薯,变得很快活:“这样的寒雪夜,能到太公太婆家里来烤火,我刘海真是好运气呢!哈哈,如果有酒喝就更好了。”   一听这话,冉广梓马上进入室内,捧出一坛酒,对那少年说:“这坛酒,还是我结婚那年埋下的,已经三十年了。难得你这客人来,我们今天就开封喝掉它。”   那少年见到美酒,也不客气,“啪啪”两下拆开泥封,举起酒坛,“咕嘟咕嘟”喝了半坛。他烤着火,又喝过酒,身上不哆嗦了,脸色变得更红润。他对冉广梓说:“今晚多蒙款待,没什么报答您们,我就送个小玩意给您吧,您只要每天拿筷子敲它的头,它就会唱出好听的歌儿给您。”   说着少年从衣兜掏出一个三足的泥蛤蟆,放到饭桌上,然后起身告辞,出了门,朝北边走了。   那泥蛤蟆做得跟活物一个样,嘴巴硕大,眼睛暴突,三条腿又短又粗,仿佛马上就要跳起来,看上去十分生动有趣。冉广梓看了半天,拿起来又放下去,后来他禁不住笑起来:“老婆,你瞧咱俩头发全白了,还兴玩这个么?”   老太婆也乐呵呵笑啦,就拿来一双竹筷子,递一支给冉广梓:“咱们这就敲敲它,看它会唱啥歌儿。”   于是,老婆敲一下,冉广梓敲一下。这一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泥蛤蟆张开嘴,“叮”一声,吐来一个金钱;紧接着,又是“叮”一声,再吐出来一个金钱。冉广梓和老婆接连敲了几十下,那泥蛤蟆就接连吐出几十个金钱。   “我知道了,那刘海是个神仙。”老太婆说,“天亮了,咱们得把这泥蛤蟆和金钱收起来,千万别让人见着,要不然,准要惹出祸来哩!”   就在这时,冉广梓翻身醒来,只道是自己做了一个美梦。哪知一挪动身子,屁股竟然被什么“挺”了一下,他一看顿时惊讶:“原来真是一个金色蛤蟆,还有十几个金钱。”   “老婆,你来看,我不用再去做生意了,真的有蛤蟆给我们送平安财了。这个黄代春真是不玩虚假!我得再去谢谢他。”这正是:“大善必当报,得鱼不忘签。”   漆木桥有个挑盐的汉子,名叫冉真桃,长年在奉节,云阳一代挑盐为生。苦苦干到32岁才找到一个叫覃亚美的做老婆。   那一次,冉真桃挑盐回来就发病了。一病三天不醒,覃亚美到集镇抓了二副中药也不见效。心里很是着急。   “冉真桃撞鬼了。”许多人这么说。“请黄代春法师来打整一下才好!”有人给覃亚美建议。   覃亚美答应了。就指派她的妹妹覃亚兰来家请黄代春。   黄代春收拾好法器,就跟着覃亚兰到了漆木桥的冉真桃家。   黄代春看过冉真桃症状,对覃亚美说:“有点严重,是两三个盗路鬼把人给迷住了,必须找个帮手来,一起设立法坛驱鬼。”   覃亚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就叫妹妹覃亚兰给黄代春帮忙立法坛。   这个覃亚兰本也是个风尘女子,二十多岁,做事不大讲规矩的人,加上她对做法师驱鬼不大相信,心里就想难一难黄代春,设立法坛时故意捣乱,让黄代春出难堪,不好下台。   设立法坛需要搬大桌子、高板凳,还要插香火,安神位。有些复杂事儿覃亚兰做不来,几次把二十八宿菩萨的位置放错。黄代春只好自己纠正。   “黄大师,你来给我帮一下,这个油灯放不上去,我也下不来了。”覃亚兰在里屋大声呼叫。   黄代春进去一看,覃亚兰站在一个四方凳子上,两只手举着一盏桐油灯向高高的壁台上放。可是她双手伸直,踮起脚,衣服也向上拉起,露出白白的腰和肚脐眼,可还总是离壁台差几寸。凳子又有点摇晃,覃亚兰想跳下来又不敢,怕油灯泼油烧到自己。   “黄师傅,你把我抱下来吧?”覃亚兰说。   黄代春虽是才五十多岁,也是见过世面的汉子。但是要他这样去抱一个女人,他还是真没有做过。于是就显得犹豫起来。   “黄师傅,快点抱我下来,我有不会吃你的。”   黄代春说:“我把油灯接下来,你自己跳下来,我不会抱你人的。”   “好吧!”覃亚兰将油灯递下来,黄代春接过来放在一边。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