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丹枫】于大空军(微小说)

时间:2020-05-12 00:40 来源: 作者: 点击:

其实见到于大空军时,他似乎已经喝醉酒了,这个于大空军,身材马高马大的,颇有点武松的身体板块,吆喝起人来,三吆六喝的,声若宏雷,好不威风。   于大空军还长着一副很凶神恶煞的面孔,凶巴巴的,别人一见到他,就会感到恶心和心寒,特别是他的眼睛,真的是很像一双老虎眼,一瞪就好像要吃人的样子,根据他的自述自吹整理出来的语录,他似乎已经吃过很多人了。   人生就是这样,似梦非梦,当你肆意喷薄人生的时候,总会口沫和唾液四处飞溅,有时飞诗,有时飞词,总把自己的人生,点缀得像山花烂漫一样,满山遍野都萦绕在一片红色之中。   只因为有时也自觉得,人生太可恨了,所以于大空军总是觉得自己活得很累,活得很冤枉,总觉得这个世界永远都对他很不民主,很不公平的样子,他似乎也有永远泄不完的怒火,总是这么愤世嫉俗的,对自己的人生充满感慨。   这一天,于大空军又开始喝酒了,于大空军,人称两三天一小醉,五六天一大醉,他是基本上天天醉在酒中的,很难有一个清醒的头脑去做事,刚好,于大空军有一份退休的两三千元的工资,也是饿不死的,小酒一喝,几乎天天都小醉,不过也会两三天大醉一回。   然后,胡言乱语,狂轰滥炸,口无遮拦,肆意耍酒疯,而且有时还会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洋洋洒洒地向你飞泻情操,大发诗人的风采和文采。   久而久之,于大空军的美誉也堂而皇之地被冠上了他的头颅,所以于大空军的醉酒醉诗也就远近闻名,如雷贯耳了。   巧就巧在于大空军还津津乐道于语言夸张术,所以一喷薄起来,真的会山崩地裂,大海狂啸的。   这一天,我又在公园门口见到很久未见的于大空军了,我远远地就与他打起招呼:“于大空军,喝酒了吗?”   “喝了,小醉几乎是天天的,大醉也是很平常的,人生在世,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哇噻,这于大空军还套上李白《将进酒》里面的诗呢,也真够老道的。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很对,很对!”因为太久没有见到于大空军了,所以一见面我总得恭维他几句。   “明媚江山几何醉,春天亮色花魂回,哭黄鸟树啼怨曲,不醉实难眼皮垂。”呵呵,于大空军竟然在醉意迷茫当中吟咏起古诗来呢。   “于大空军真厉害,三斤马尿醉不该,出语狂涛涌如海,感动云飞诉世衰。”我赶紧口占一首短短的顺口溜,给予回敬。   “于大空军绰别号,就因嗜酒被熏陶。人称醉鬼疯言烈,岂怕苍山言老道。”呵,于大空军似醉非醉,显然吟诵出来的诗有点平仄不严整了,时有出格出律的地方。   “风悠悠,雨绸缪,山重水复展神州,鬼影媚,疫情骤,酒可杀菌抑疫魔,看来空军不空军,还知酒精好处稠。”我又开始给于大空军灌迷魂汤了。   是啊,当前这场疫魔肆虐的时候,于大空军更是每天小酒大酒地喝,山吃海喝地喝,又美其言是白酒的酒精度又高又烈,能杀死病毒,所以,于大空军总是:“满腹经纶醉滔滔,满腹酒精叙琼瑶。”的,好不悠哉悠哉。   “幽船自渡涉琼海,岁月长磨纸上呆。原本三人成演戏,乾坤醉倒郁烦开。”“于大空军不空怀,撒落寒星又耍呆。钦墨点点抒倦负,豪言满满写鸿怀”这一次,我摔了两首顺口溜,送给似乎还不太大醉的于大空军。   “鸟宿寒山鸣翠柳,鹰飞阔宇展雄求。枯藤老树盘根错,烈酒舒怀酷意赳。”于大空军醉意当中诗意还不甚凌乱,确实有点李白斗酒诗百篇的风范,越喝诗越出彩,这不能不令我对他刮目相看了,以前,总认为于大空军并没真才实学,整天醉意翩翩的,现在看来,今天不重新刮目,可能就太小瞧于大空军了。   因为家里的炖锅还炖着东西呢,没有截断电源,所以公园一遇,和于大空军的诗的对奕,就只能草草收兵了,人生何处不相逢,反正以后遇见于大空军的机会还有的是,今天就做罢了,后会还会有期,我赶紧拔起腿来,去骑起电动车,往回家里赶了,因为我今天并没有喝酒,是不致于醉意沉沉,眼色昏花的!……      2020.2.3.      写于漳州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