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看点】单向透光玻璃(小说)

时间:2020-08-25 02:01 来源: 作者: 点击:

   丁老财有四个老婆,却一点儿也不违法,为什么呢?一是因为丁老财生活在没有人性没有法理的旧社会,二是因为丁老财财大气粗富甲一方。这两个原因哪一个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相信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不同的答案皆有正确的道理。   乡邻们皆以为丁老财这一辈子活得潇洒自在,羡慕嫉妒恨者大有人在,可谁又知道丁老财心里的难处呢?   丁老财的四个老婆分住在一个大院里四个不同的房间里。站在院子里扯上一嗓子,每个房间里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屋子里的人说话也总要留着三分心眼,生怕隔墙有耳,泄露了自己的隐私。丁老财无论到哪一个老婆的房间里过夜,也不敢随心所欲地大声说笑,虽然说“夫为妻纲”,但丁老财心里明白,万一自己在屋里的秘密被它人知晓了,就不利于丁家的和谐了。   丁老财的四个老婆各有来头,这四个女人明着里相互“姐姐”长“妹妹”短地叫个不停,背地里可是各有各的算盘,各有各的心眼。   丁老财的大老婆A是丁老财的原配,A的娘家是官宦之家,A娘家的兄弟和七大姑八大姨可都是从政的实力派。丁老财最初的发迹,和这一层关系可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今的A虽已是昨日黄花,但丁老财对A也不敢有半点马虎,这里面的厉害关系丁老财可是心知肚明。   在丁老财刚发迹的时候,背地里有许多人对其指指点点,都说丁老财心狠手辣,坑蒙拐骗,巧取豪夺。自从娶了二老婆B,丁老财的境遇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丁老财原是一介武夫,斗大的字虽不认识几个,但为人却极为精明。当许多负面消息传到丁老财耳朵里的时候,丁老财知道,到了需要笔杆子们为他发声的时候了。   B出身于书香门第,B的娘家人都是靠笔杆子吃饭的大腕。笔杆子是什么?是丁老财需要的喉舌,是丁老财需要的宣传机器。丁老财小施手段,便如愿以偿地将B娶进了家门。事实证明,丁老财又走了一步好棋。   B的娘家人齐刷刷地和丁老财变成了一条心,千百条关于丁老财的正面消息在街头巷尾酒肆茶楼里传扬开来,许多的“桂冠”也都应声地落在了丁老财的头项上。慷慨侠义,古道热肠,宅心仁厚,乐善好施等各种正能量的评价也随之而来。   丁老财的事业一帆风顺,善于营生的丁老财又不失时机地置办了许多实业,雇用了许多工人。这些工人们可不好管理,倘若丁老财在场,工人们都哼哧哼哧地卖力地干着活儿,但背着丁老财,偷懒的,故意破坏生产设备的大有人在。丁老财对此是苦不堪言。恰在此时,丁老财的第三个老婆C出现在了丁老财的视线里。   C的娘家人都是丁老财纱厂盐厂粮厂的雇工。别看这些人皆为草根身无半职,在工人中可享有极高的威望。众多的雇工唯C的娘家人马首是瞻。用现在的话来说,C的娘家人都是工会里的人,是维护工人利益,组织工人和雇主对着干的人。   自从有了C的娘家人,这些天生就喜欢和丁老财对着干的雇工们听话多了。工人中无论出现了什么不好的苗头,不需要丁老财出面,C的娘家人就会及时解决。   在丁老财的四个老婆当中,D最年轻最漂亮,也是丁老财最喜欢的一个。D的娘家人没有任何背景,D之所以能够立足于丁家,全凭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和左右逢源的手腕。   丁老财的这四个老婆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丁老财费了许多的精力,周游于这四个女人之间,努力地维持着他们之间某种看不见的平衡关系。   有没有一种既不费力又能维持这种平衡关系的好方法呢?丁老财不愧是丁老财,没过多久,丁老财还真的找到了这样一种极好的好方法。   丁老财把他的四个老婆的屋子的墙壁上,窗子上,门上,房顶上都装上了厚厚的玻璃。众人不解,丁老财说这些玻璃可不是普通的玻璃,是他从昆仑山一个世外高人处得到的一种特殊的玻璃——单向透光玻璃——这种玻璃不仅只能单向透光,而且隔音效果特别好,它的隔音效果完全可以媲美厚厚的隔音墙。屋子上使用了这种玻璃,不论屋里的人怎么说话,屋外的人再也听不到了。再一个,屋里的人可以透过玻璃清晰地看到屋外的情况,但屋外的人却一点也看不到屋里的情况了。   丁老财的四个老婆得知这种单向透光玻璃有如此的妙用,皆笑逐颜开。谁都知道这四个女人面和心不和,时常都有一颗相互提防的心,和对方说句话也是掂量了又掂量,生怕自己的把柄落在对方的手里。屋子上装上这种单向透光玻璃,就再也不用担心别人知道自己的隐私了。   从此以后,丁家上下一干人等,人人皆大欢喜,人人心满意足,人人都兴高采烈地在自己的舞台上唱歌跳舞了。丁老财的四个老婆的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也率真了起来。这四个女人又把自己在丁家的境况添油加醋地向娘家人介绍,她们的娘家人自是欢喜异常,也更加卖力地替丁老财服务了。丁老财到哪个老婆的居室里也终于敢放开手脚,爱怎么冲动就怎么冲动了。   丁家的和谐生活继续地延续着,丁老财的四个老婆皆像以往一样“姐姐”长“妹妹”断地叫个不停,众乡邻也皆以为丁老财越发的逍遥快活了。   在一个风清月明的晚上,丁老财突然宣布,要召开一个小型的家庭会议,参会人员只有五个——丁老财和他的四个老婆。   丁老财的四个老婆按时到了会议室,只见丁老财板着个脸,一言不发,正坐在高高的太师椅上。四人皆不敢言语,依长幼次序依次坐下。   丁老财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道:“自从咱们家装上了单向透光玻璃,你们四个人的生活好像都舒坦了不少。”   “都是托老爷的福。”丁老财的老婆们应承着道。   “今天把你们四个召集到一起,就是想让你们回顾一下最近一段时间的生活状况,我想了解一下这个单向透光玻璃对大家的生活有什么影响。老大,你先说。”丁老财看着A说道。   “单向透光玻璃真是好,以前睡觉我最怕外面的夜猫子叫了。老爷您是知道的,我夜里睡觉最怕有什么动静,一旦有什么动静我就睡不着。现在好多了,我一夜睡到大天亮,也可以安心地念佛了。”   丁老财眯缝着眼,听着A滔滔不绝地说着单向透光玻璃的诸多好处。不待A讲完,丁老财又突然插言道:“老大呀,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瞒着我们?”   听丁老财如此话语,A忙起身下拜道:“老爷呀,自从奴家嫁到丁家,奴和娘家人无不鞍前马后地为丁家服务。奴家有什么事情也绝不敢瞒着老爷。”   丁老财一拍桌子,怒问A道:“你是不是给老四下了降头?”   “老爷冤枉呀,老爷千万别听信小人的谗言。我们姊妹四人情同手足,奴家为什么要给四妹下降头呢?”   丁老财大怒道:“难道让我派人把你床底下的布娃娃拿出来你才肯承认?你在布娃娃上扎了多少根针,写了什么字我都一清二楚!别以为只有天知地知的事情我丁老财就不知道了?”   BCD三人再看A时,A早已吓得是面如土色,浑身战栗,叩头如鸡啄米一般了。   丁老财冷笑道:“别以为我给你们装上了单向透光玻璃,你们就可以有恃无恐无法无天。实话告诉你们,这种单向透光玻璃还有一个特点——对我而言,它就是一块普通的玻璃——不仅如此,它还可以时时向我反馈你们屋里的一切!”   丁老财的四个老婆皆大惊失色面面相觑——怪不得A的丑事丁老财了如指掌。   B突然起身倒地下跪道:“老爷,奴家有罪。求老爷给奴家一次赎罪的机会吧。”   丁老财默不作言,直视着跪在地上的B。   B战战兢兢地说道:“奴家实在受不了一个人独守空房的孤寂。每当惨白的明月和凄寒的长夜……”   C和D也不约而同地跪在地上道:“老爷呀,我们也有罪……”   丁老财长叹一声,打断众人的话道:“都别说了!你们做的每一件丑事我都一清二楚——家丑不能外扬——这也是今天只有我们五个人开会的原因。你们说,你们该受到什么样的处罚?”   跪在地上的四个人都应道:“求老爷饶恕我们这一次吧。从今往后我们一定痛改前非,我们的娘家人祖祖辈辈都会为老丁家服务……”   丁老财道:“这次你们犯的罪我先记着,如果再有类似事情,休怪我不讲情面。”   丁老财的四个老婆领略到了单向透光玻璃的厉害之处,对那神奇的单向透光玻璃自然是恨之又恨,可是她们又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去打破那一块薄薄的单向透光玻璃,从此就再也不敢造次了。她们的娘家人从她们那里获取的消息,依然还是丁老财多么多么地宠爱她们。那些搞政务的,搞宣传的,搞劳工的,也自然还是非常巧妙地配合着丁老财发号施令。丁老财也真的落得个逍遥快活,又接二连三地娶了年轻貌美的E和F。   岁月不饶人,丁老财慢慢地变老了。在丁老财老得几乎只有呼气没有吸气的时候,他把他的大儿子叫到床前,意味深长地嘱托道:“单向透光玻璃是为父一生之中最得意的发明,你一定要融会贯通活学活用,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丁家万世的繁荣昌盛。”   丁老财的大儿子点点头,说道:“父亲尽管放心,我一定会把单向透光玻璃发扬光大的。”   丁老财看着大儿子,嘴角露出微微的笑容,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