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柳岸】卧牛石的传说(小说)

时间:2020-08-25 02:03 来源: 作者: 点击:

一   走过镌刻着“西天法界”的天然石门,便进入了普陀山的梅岑仙境。沿着崎岖的山径攀登而上,但见古木苍翠,鸟啼婉转。行不多久,一堵黄墙跃入眼帘,那里便是被誉为“海山第一庵”的圆通庵。庵里有一个小沙弥,法名慧心。由于年纪尚小,很是贪玩。每日除了早、晚功课,其它时间就是东游西逛,并不把修行放在心上。师父屈指一算,慧心到年就14岁了,见他还是这样的不肯多用功,硬是把他叫进了念佛堂。   师父谆谆善诱地说道:“慧心,自你四岁进庵,是师父将你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成人。如今长到13岁,还是这般的淘气贪玩。一部《金刚经》,直到现在也没有读完,哪里还像个苦修佛经的出家人?”   慧心说:“这你可怪不得我!你老人家整天把我栓在裤脚带上,生怕磕磕碰碰。从小长这么大,就没离开过圆通庵。”   师父扪心自问,自己也确实太溺爱这个孩子了。如果再不严加管教,那贪玩的坏毛病何时才能改得掉?   慧心说:“师父,你什么时候才放我下山去见见世面啊?”   师父说:“你闹着要下山,还不是想去游山逛水?”   慧心说:“那师父就考验考验我吧!”   师父指着莲花洋对面的一个大岛,深情地说道:“你瞧见对面那个岛了吗?它叫朱家尖岛,是普陀山的庙产地,也是普陀僧侣的给养地。僧人在那里筑塘围涂、垦荒造田、建庙设庵、世代相传。”   慧心望着那座岛屿,有些神往地说道:“我早就听人说过,朱家尖的自然风光特别美,可惜没有机会去啊!”   师父狠了狠心,说:“师父给你这个机会!”   慧心喜出望外地跳了起来,连声叫道:“师父!师父!是真的吗?”   师父说:“我叫你去朱家尖,可不是叫你去逛风景,而是要做一件功课。”   慧心说:“师父,只要你放我去朱家尖,叫我做什么功课都行!”   师父说:“朱家尖有个大洞岙村。我给你三天时间,在村子里去一百户人家,每家只许募化一粒米。化足了一百粒米之后,就赶紧回圆通庵。”   慧心不以为然地说:“不就是一百粒米嘛,这有什么难的?”   师父说:“慧心,佛门是不打妄语的。你要是耽误了时辰,师父可是要重重罚你的。”   慧心拍着胸脯说:“我保证按时回来!”   就这样,慧心被师父送下了山。临登上绿眉毛帆船的时候,师父又对慧心千叮万嘱,务必一心做功课,不可贪玩,尤其不要误了回普陀山的时辰。   慧心站在船头,望着茫茫的莲花洋,不禁心荡神驰。以往的日子,他不知多少次地站在圆通庵的山门外,欣赏着莲洋午渡。每当午潮时分,但见洋面波涛微耸,状似千万朵莲花随风起伏,令人心旷神怡,联想翩翩。时至今日,当亲临莲花洋的时候,那感受真的就不一样。记得师父曾经给他讲过,说当年日本高僧慧锷从五台山请得观音菩萨的圣像,走到莲花洋被铁莲花锁住船,只得在普陀山紫竹林盖了不肯去观音院,这才有了普陀山今日的佛教圣境。   大约一个多时辰,慧心登上了朱家尖蜈蚣峙的堤岸,可谓心潮澎湃。他打听好了去大洞岙村的方向,便兴致勃勃地出发了。走在半路上,忽见一片起伏的山峦,孤岩危立,奇石叠嶂,遍山都是奇异的石景。如此山色美景,他在普陀山是看不见的,不免动了心。于是,慧心踏着山路,攀缘而上。只见山势突兀无规,或如刀削斧劈,或如悬空欲坠。一块块千姿百态的奇岩怪石,有的像跃跃欲试的青蛙,有的似引颈报晓的金鸡,有的如顶球玩耍的海狮,有的宛若亭亭玉立的少女。山上林木葱茏,时有烟云过境。   慧心仰望千丈云崖,只见崖壁峭立,光滑圆浑。那仙女峰傍着天缝台,与灵鹫峰对峙。崖峰雄耸,气势壮观。慧心一时游兴大发,早把师父交给他任务忘得一干二净。当他攀上千丈崖顶,站在一块好似打磨过的巨石上,仿佛可以摸到蓝天,摘下一朵白云。慧心穿行在“天堂弄”之间,石耸弄幽,清风自生。侧耳细听,空谷回音,犹如闻听到当年众仙女在此玩耍时的笑声。   眼看着天色已晚,慧心只得下山找了一处客栈住下,这才想起师父的叮嘱,不免自责玩心太大,误了募化的功课。转而一想,不过一百粒白米,那有何难?两天的工夫足够啦!   到了第二天,慧心见天色已亮,忙起身洗漱,吃过早斋,便向大洞岙村匆匆走去。不想只顾得闷头走路,竟把方向走错了。不知不觉,来到了沙滩的海岬。极目远眺,只见香菱树林,浓荫蔽日。那东沙、南沙、千沙、里沙、青沙如莲花绽开,瓣瓣相连。东沙与南沙之间有一条海脊,落涨潮里,海脊时隐时露,如石龙沉海。那些沙滩沙粒细腻,色泽金黄。赤脚走在上面,如履金毯。慧心又把募化白米粒的事,丢向了爪哇国。他奔跑在沙滩上,逐浪玩海,其乐无穷。这一跑不要紧,可就跑到了大青山的脚下。   大青山又叫石门山,海岸曲折蜿蜒。山上有峥嵘石洞,相传为海龙所居。洞内峭壁深幽,中间伸出一石,形若悬桥,海潮起落时涌流击石,轰然有声,极为壮观,有“海天第一洞”之称。大青山素有“大山云海”、“青山雾霭”之称。慧心仗着体力充沛,便向山上爬去。到了山上看到一片“石河”,但见群石簇拥,自上而下,状如羊群、又似白浪,堪称一大奇观。慧心暗自得意,幸亏爬了上来,不然怎么会看到这等奇妙的景象?   慧心正在高兴之时,忽见西天铺满了晚霞,一轮红日摇摇欲坠。他猛地想起师父的叮嘱,一天又这么白白地过去了,由不得直捶自己的脑袋,并暗暗责骂自己:慧心啊慧心,难道你这贪玩的臭毛病,真的就改不了啦?于是乎,他赶忙朝山下走去。眼瞅着月亮东升,夜幕垂降,慧心不辞辛苦地匆忙赶着夜路。当他披星戴月地赶到大洞岙村,已经到了后半夜。他好歹找个柴草垛子,一头钻了进去。他生怕误了时辰,一会儿一醒,连个囫囵觉也没睡成。头遍雄鸡一叫,他就爬出了草垛子,向村里匆匆忙忙地跑去。   慧心走进了大洞岙村,开始挨家挨户地化缘。农户人家见他只要一颗白米粒,都觉得奇怪。尤其一位11岁的小姑娘,更是感到好奇。于是,小姑娘便陪着慧心,满村募化米粒。不料想,大洞岙村只有97户人家,慧心难以凑足一百颗米粒,便伤心地哭了。小姑娘见慧心哭得可怜,便拉着他的手,来到了自家的稻田里。此时,稻禾已经熟了,正待收割。   小姑娘摘下三颗大米谷子,信手碾去谷皮,说:“小和尚哥哥,拿去凑个数吧!”说着,便把白生生的米粒递到了慧心的手里。   慧心有些犹豫,说:“师父吩咐说,每家只许募化一粒米,可我却一下子从你家拿了四粒,这怎么可以呢?”   小姑娘说:“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呀?你又不是偷我们家的,是我甘心情愿送给你的嘛!再说了,我们大洞岙村就只有97户人家,你去哪里凑足一百户?你师父张口就来,那不是瞎指挥吗?”   慧心想了想,小姑娘说得也有道理,便把那三粒米收了起来说:“小妹妹,谢谢你!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小姑娘笑着说:“我叫海霞!大海的海,霞光的霞。”   慧心从手腕上摘了佛珠说:“海霞妹妹,这串佛珠是前寺大和尚开过光的,送给你吧!”   海霞很高兴地收了佛珠,说:“小和尚哥哥,你叫什么?”   慧心说:“我叫慧心,智慧的慧,佛心的心。”   海霞说:“慧心哥哥,你赶紧赶路吧,不然天黑前你就回不到普陀山了。”   于是,慧心辞别了小海霞,匆匆地上路了。走在路上,他禁不住想着小海霞的模样儿,这才意识到这位小施主,长得太漂亮了。能够与她结缘,恐怕也是前世修来的。想到这里,他赶忙双手合什说:“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天将黑的时候,慧心回到了圆通庵。他一迈进山门,忽然觉得自己长大了。虽说仅仅离开庵院只有三天,却独自完成了师父吩咐的功课。这对自己来说,也是一大进步。   师父看见慧心按时回到了庵院,又带回来一百粒白米,甭提有多么高兴了。他亲热地拉着慧心的手,进了拜佛堂。他把一小袋白米摊在桌面上,在灯下仔细数着,不多不少正好一百粒。忽然,师父眉头一皱,从那堆白米粒中,捡出了三颗,信手放到了一边。   师父说:“慧心,你如数化来一百颗米粒,但是功课做得并不圆满。这三颗米粒是怎么回事?”   慧心一看,心中由不得佩服师父的观察力。那三粒米,正是小海霞从她家的稻田里摘的。陈米与新米,当然不会一样。于是乎,慧心便一五一十地说明了情况。慧心满以为师父会责备他几句,说上“下次不可”也就过去了。不料想,师父却勃然大怒。   师父说:“我叫你去大洞岙村化缘,就知道那里只有97户人家,不过是为了考量你的应变能力。不成想,你非但滥竽充数,而且不守佛规,竟然叫一位女施主陪着化缘,还任意糟蹋农家作物。慧心!你该当何罪?”   慧心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惶惶不安地说道:“师父,弟子冤枉!”   师父根本不容慧心解释,说:“冤不冤枉,岂由你说!你不是对那个小囡囡心生感激之情吗?好,我就罚你变成牛,去海霞家赎罪三年。你记住,三年期满,你如果不能按时回到圆通庵,就会化为顽石!”   说完,师父起身拂袖而去了。慧心知道再去哀求也无济于事了,只得泪涟涟地走出拜佛堂,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圆通庵。躲在暗处的师父,其实心里并不好受。望着慧心蹒跚而去的身影,他禁不住含着泪水扼腕长叹。眼睁睁地看着慧心动了凡心,他只得用这种冷酷的办法教训徒弟。         二   朱家尖大洞岙村沉浸在无边的夜色之中。朗朗的月光,照亮了村里的巷道。此时,家家户户都已经熄灯睡觉了。   海霞躺在小木床上睡得正香,忽然被几声牛的哞哞叫声惊醒了。她迷迷瞪瞪侧耳听了听,窗外只有夜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响。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半夜的怎么会有牛叫呢?于是她翻个身,又闭上了眼睛。   哞——哞——哞!   海霞听到牛的叫声好像就在自己的家门口,便一下子坐了起来。她披衣下床,趿拉着鞋走到屋门口朝外窥探,只见院子里被月光照得很明亮。她再院门口向望去,瞧见柴扉外面似乎真的有头水牛的影子。   哞——哞——哞!   此时此刻,海霞听得真真切切,她一下子打开房门跑了出去。一阵清凉的海风吹来,树叶又哗哗啦啦地摇响了。海霞跑过空旷的院子,一把拉开柴扉,果然看见一头健壮的牛立在门口。它瞧见了海霞,便冲她友好地叫了一声,并且像老熟人打招呼似的点了点头。   海霞奇怪地瞧着水牛,忍不住问道:“你是谁家的牛呀,怎么跑到我家门口来啦?”   水牛轻轻地哞了一声,竟然抬腿走进了院门,在墙边卧下了。这时候,海霞的父母和哥嫂也都被惊醒了,他们走出房门,面对眼前的情景也是一头雾水。   海霞说:“爹,这头水牛好像专门来咱们家似的!”   父亲说:“怎么会呢?它准是走迷了路,回不了家才来这儿的。”   海霞说:“咱们先把它留下来吧!”   母亲说:“好,就留下来吧!等明天它的主人来找它,我们就把它还给人家。”   海霞赶忙弄来一把稻草放在水牛的面前,说:“你一定饿了吧?吃吧!吃吧!吃饱了再好好睡一觉,明天就送你回家。”   那水牛似乎听懂了海霞的话,哞地叫了一声。   海霞高兴地揪了一下水牛的耳朵,说:“哈哈!你能听懂我的话呀?”   水牛冲海霞点了点牛。   海霞的哥哥楞住了,说:“我的娘耶!它怎样会听得懂人话,莫非是一头神牛?爹,深更半夜跑来这么一头,到底是福还是祸呀?”   父亲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牛又不是洪水猛兽,有什么可怕的?说不定是我们家行善积德,观音菩萨送一头牛来奖励我们呢!”   嫂嫂说:“听爹的没错儿!”   海霞笑着说:“就是嘛!”   第二天一早,街坊四邻闻讯后,都跑来看那头水牛。海霞家闹出这种事儿,大家虽然也觉得奇怪,却都说是喜事临门。几天过去了,并没有失主来村里找牛,海霞一家也就心安理得了。那头水牛跟海霞特别亲近,只要一看见海霞,就会高兴地晃着脑袋,哞哞地叫几声。海霞也对水牛特别好,老是牵着它去山坡上吃嫩草。她知道水牛怕热,也常常带它去河里泡澡。   嫂嫂每当听见水牛冲海霞哞哞的叫,就打趣地说:“我怎么听着水牛在管海霞叫‘妹妹’?”   海霞听了,非但不气恼,反而总是嘻嘻地笑。   有一次,海霞的父亲驾着牛车从田间劳作归来,走到半路遇上几个老熟人,他便水牛脖子上的卸下牛轭,跟那几个聊起天来。那头水牛见他们聊起来没完没了,便低下头把右边的牛角伸到牛轭右横梁底下,接着一挑,把平放在地上的牛轭扬起。然后把牛头抬高摇晃了几下,那牛轭便稳稳地下滑停在它的脖子上。那头水牛套好牛轭,瞧也不瞧一眼海霞的父亲一眼,便拉着牛车自顾自地走了。那些聊天的人们眼瞅着这生动的一幕,一个个都被惊呆了。海霞的父亲追着直嚷“等等我!等等我!”可是水牛却理也不理,仍然只顾走它的路。假如要是海霞牵着它出去,无论要它等多久,它都会耐心地等在那里。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