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学界新闻 >

当好作家遇到好时代

时间:2019-05-22 00:35 来源: 作者: 点击:

李朝全是知名的文学评论家,其理论评论文章与每年度报告文学点评犹如一盏灯,照亮许多报告文学作家的创作之旅。近年,李朝全开始了报告文学创作。理论家从事创作者寥寥,成功者更是无几。李朝全却出手不凡,频频获奖。

李朝全的长篇报告文学新作《最好的时代》以时代为轴,从不同角度与层面徐徐展开浙江省长兴县改革开放40年的长卷,清晰而准确,生动而自然,有理论的高度、思想的深度、政策的把控,令人叹服,尤其在写作上有所突破,最突出的一点是以负面信息为开,以正面结果为合,给人以阅读的惊喜与畅快。

在序章“今朝传奇:这里生长着美丽”开笔之后,他就抛出重磅炸弹,引媒体报道谈论长兴县行政办公大楼的“超标”行为。长兴究竟生长着什么样之美丽?令人疑惑。且不说长兴县委和县政府领导感受如何,笔者不禁为作者李朝全捏把冷汗,这毕竟是应邀之作。“打人莫打脸”,作为反映长兴县改革开放40年的作品,这岂不打脸?还是2013年之事。

冷汗未散,见作者笔锋一转,又提及长兴县1984年的沉船事故,有两起,一是吴山渡,“34人遇难,其中29人是孩子”;接着横山乡又发生沉船事故,45人落水,4人遇难。

接着又提及1988年“污水就像魔鬼一般从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中倾泻而出,大量的废水冲进了长兴港”……

可谓哪壶不开提哪壶。随着长兴县之“丑”一桩桩一件件的被揭露,这部写全国百强县之一长兴县改革开放40年作品拉开序幕。

这是《最好的时代》的一大亮点,也可以说是应邀之作创作上的一个重大突破。当下应邀之作最大的问题是将报告文学作品写成宣传品。事实证明,应邀之作完全可以写出深受读者欢迎的好作品,如何建明的《那山那水》《浦东史诗》,李朝全的《最好的时代》也是如此。

《最好的时代》的第一与第二章以时间为序,重点写长兴县的“大气、开放、实干、争先”的带头人——改革开放40年来长兴县历届县委书记。

狄更斯在写作上有一句名言,“让他们笑,让他们哭,但最重要的是让他们等”。所说的“他们”即读者。李朝全在序章揭露问题、暴露长兴之“丑”后,通过潺潺流水的叙事,看似不经意却以事实给予了解释。此技巧为“搓那”,即将问题抛出不立即解释,而是左盘右旋,明断暗续,给人以惊喜。

有抑有扬,方可使作品反差强烈,跌宕起伏,富于变化;先抑后扬,抑扬转化,使扬突出,痛快淋漓,“使文章有气有势,光焰逼人”,从而实现抑为手段,扬为目的,这是扬之再扬,或随开即合所远远达不到的效果。

另外,敢将“天下第一县衙”这样负面信息置于开篇,还会有什么问题可遮掩?通过开篇的“揭露”与设悬,增强了作品可读性与可信度,不仅体现出作者的自信、胆识与魄力,同时也让人看到了一个勇于直面问题与现实的长兴县委、县政府,获得了受众的好感与信任。

《最好的时代》以负为开,以正为合,先抑后扬,曲径通幽,靴子落地,序章的设悬在两章后解悬,出人意料,给人以惊喜与快感。大家才能大胆,大胆才能突破,突破会创新。

报告文学创作中,梳理是艰辛、繁琐甚至于痛苦的劳动。长篇报告文学更是如此,尤其是全景式报告动辄上百万字、几百万字的采访素材与资料,要梳理出一条时间线或因果关系链谈何容易。小说的情节要具可能性,能自圆其说就可以了。报告文学不然,写的是真人真事,有的作家以事实为依仗,以不违背事实为借口,不论“事实”多么离奇,多么不近情理都原封不动地写进去。于是,把真的给写假了(真实的看上去像假的),严肃的写成搞笑了,正剧成了闹剧。

优秀作家是不会将莫名事实写进作品。世上没有无因之果,作为报告文学作家必须有为果寻因之能力。何为梳理到位?即读懂要写之人,要写之事,还要弄清人与人,事与事,人与事之间的错综复杂关系,梳理出一条或数条因果关系链。

这一点,李朝全做到了,从而作品中的人物、情节、背景均让人可感可信,可知可觉,如此一来,看似莫名其妙的,让人读懂了,同情了;原本不理解之事,读后理解了。不仅如此,李朝全对环境、背景给予了充分的重视,这也是作品的一个亮点。

报告文学作为叙事文学离不开写人写事,“现代人事管理之父”罗伯特·欧文认为:“人是环境的产物。”事由人为,并在特定的环境中发生、发展、变化。在文学作品中,环境与背景既是人物舞台,也是故事产生的缘由。遗憾的是有些作家忽略了环境与背景,从而导致人物难以解读,事件莫名其妙。《最好的时代》的另一大亮点就是注重了环境与背景,从而实现了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大背景下反映长兴县的真实发展与变化,突显了报告文学的文体特征。

如第一章,“1978年,中国,站在了历史的关口上”,接着写“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邓小平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和中央工作会议发表讲话,安徽省小岗村18户农民冒着风险签下土地承包合同,然后切入“站在了历史关口上”长兴县长城公社狄家?自发搞承包,率先拉开了浙江农村改革序篇。不仅如此,在其它各章的环境与背景也是如此清晰而扎实的,从国家到省、市、县、乡,甚至于国际大背景均交待得一清二楚。

要写得出好时代,不仅要有高超的写作能力,还要有高度责任感与使命感。李朝全正是这样的一位作家,《最好的时代》很好地体现了他对于这个变革时代的担当与感恩。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