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学界新闻 >

黄亚洲:我是共和国同龄人,和祖国一起长大

时间:2019-06-01 01:10 来源: 作者: 点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了,她还很年轻;“共和国同龄人”的一代人却已年过花甲。与祖国一起诞生、一起成长,他们将自己与祖国融为一体,为祖国的繁荣昌盛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对祖国的历史过往有着深刻的思考。           就像看起来温文儒雅的黄亚洲,却总能写出气势磅礴的诗词。他说:“我是共和国同龄人,和祖国一起长大,心里想着祖国,就会发出思考。我随着祖国政策的发展变化上山下乡,在南湖边上守红船,这是一个机缘问题,也是促进我写作的一种经历。”所以,有了建党史作《开天辟地》,有了《邓小平·1928》,更有了《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这一人人赞不绝口的历史巨作。           38年前,黄亚洲还是嘉兴市文联和作协的领导,作为一名杭州人,他曾上山下乡到嘉兴地区工作20年,40岁才回到杭州。生活在离上海不远的这两个地方,他一直关注着上海,阅读上海、采访上海,以致他后来的很多重大创作《毛泽东在上海1924》《上海沧桑》等,都是上海给予了很有力的方向引领和最坚强的支撑。           人物资料                               黄亚洲,1949年8月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中国内地作家、编剧,毕业于杭州大学中文系干部专修科。1973年,由其创作的诗集《黄亚洲诗选》出版。1979年,开始担任浙江省嘉兴地区《南湖》杂志社编辑。1982年,担任剧情电影《R4之谜》的编剧。1986年,担任编剧的剧情电影《大厦小屋》上映。1991年,担任历史电影《开天辟地》的编剧,他凭借该片获得第1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编剧奖。1997年,担任剧情电影《灯塔世家》的编剧。1999年,黄亚洲获得第1届“中国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称号。2001年,由其创作的长篇小说《日出东方》获得国家图书奖、国家“五个一工程”奖。2006年,由其创作的诗集《行吟长征路》获得第4届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诗歌奖。2008年,创作诗集《中国如此震动》。2011年,担任人物传记剧《雷锋》的编剧。2014年,担任剧情电影《毛泽东在上海1924》的编剧;同年,由其创作的诗集《狂风》获得第1届中国屈原诗歌奖。2016年,出版长篇小说《红船》。           “上海与嘉兴选择了我,历史与题材选择了我”            黄亚洲老师谈起他与电影剧本《开天辟地》的创作过程时,脸上挂着的笑容,让他看起来还像是当年的小伙子一样意气风发。“28年前电影《开天辟地》上映后,我被称为建党史作第一人。当时谁都不敢写这一段,建党谁敢写?陈独秀是个“坏人”,13个党代表,大多数是“坏人”,谁敢写?那时还偷偷的写,现在写这个很多啦!”           1990年,还在嘉兴担任文联主席和作协主席的黄亚洲,带着文人墨客们游览南湖,在参观南湖革命纪念馆的时候,他发现墙上只有6位党代表的相框,“参加一大的不是有13个人吗?”当时这个问题就留在了黄亚洲老先生的心里,想着“为什么不用历史唯物主义去反映这段历史?”想着想着,他想到了大浪淘沙,想到了历史沧桑,想出了开天辟地......           中共一大在上海召开,在嘉兴闭幕,而对这两个地方都很熟悉的黄亚洲来说,他觉得这么大的历史事件他没有办法不去记录下来,但写这样的历史题材又让黄亚洲感到很不安。在当时的社会中,这是敏感题材,上面会不会批准?电影厂会不会给拍?一系列的问题接踵而至。所幸的是,黄亚洲坚持了下来,焦急的等待和艰难的谈判都没有使他退缩,才有了被称为建党史作的《开天辟地》。           “笔写小平  心有大潮”           “写你的名字,笔画特少,少得像真理一样单纯;         喊你的名字,调门特顺,顺得像百姓人家最爱取的小名。         大声说出你的名字,是在那一年寒冷的开春。         我看见,父母脸上,干涸的河床忽然湿润。         我不是在说,我自家的父母从此恢复了名誉;         我是在说,一个民族,瞬间,获得了自尊。         ......         那么,你现在好吗,小平?         那炷烟头,还能一明一灭吗?         想到你,总是听见中国铁路的声音:一明一灭之间,啪嗒叉开;         又啪嗒一声,重新接准。         你现在好吗,小平?         我们眼下的生活,已经,很有些滋润。         我们每一次这么说的时候,脸上,总会有一些泪痕。”           这是2014年,黄亚洲在邓小平110周年诞辰上为他作的一首诗,他说“邓小平内心的高度是客观的,他思考国家未来道路的那种格局是高屋建瓴的,他的意志力是坚毅的、一往无前的。”所以,黄亚洲所书写《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拥有一种先天的气势与力量。他所书写的每一笔,都是在跟随着邓小平,就像当时小平同志对国家规划的蓝图一样,同时也规划了他在黄亚洲书中的每一个形象。           黄亚洲多次在采访中提到,他写作《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是怀有个人感情的。而这种感情来源于家庭,来源于他从小生长的社会环境。他说:“要不是笔下这位超凡脱俗的主人公对于中国的勉力推动,我的父亲可能一辈子不会接到他梦寐以求的那份“平反错误”的红头文件,我的母亲还会继续在她的教师生涯里上百遍地填写“家庭成分地主”的表格,我的后半生也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也有可能还在每天用粮票丈量自己的肠胃,以布票比画补丁的尺寸。”           在写作过程中,他不仅将邓小平真实、可敬、可亲的形象描绘的淋漓尽致,领袖的韬略,普通人的情怀,都被表达得很恰当,成功的将邓小平胸怀伟大、内心丰富、视野开阔的领袖形象跃然纸上。同时,他还将自己的影子写进了书里,乡下的“知青”,比如重圆大学梦的学子,这些都是他自己经历的过往和切身的体会。           “写作小平,心有大潮”,这是黄亚洲对自己当时参与写作《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时的自我总结。抱着对邓小平同志的敬畏和感激,他参与创作,站在历史面前审视历史、回顾历史。            与祖国一起出生的黄亚洲,他的命运随着中国现代政治而跌宕起伏。他的成功在绝大多数人为分母的情境下实现,他在中国改革的铺路石上,承载了祖国文化革命的承前启后作用。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