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时间:2016-06-22 15:16 来源: 作者: 点击:

【编者按】岁月因懂得而慈悲,品王维的作品,如诗如画,人境合一,淡泊名利,清心寡然,方能抵达灵魂的故乡。文字优美,如品香茗。

??《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  王维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

    倘若选择一位《红楼梦》中最喜欢的女子,你会选择谁?也许,一些人会选择娴静自持,淡雅聪慧的冷美人薛宝钗,也许,一些人会选择淡看浮华,净心素雅的修行者妙玉。也许,一些人会选择胸怀大志,果断干练的闺阁小姐探春。也许,一些人会选择精明泼辣,处事圆滑的“泼皮破落户儿”凤辣子。然,她们虽然都是不可多得的旷世才女,各有千秋,但我依然独爱细腻孤傲,多愁善感的咏絮之才林黛玉。
    因为同是细腻敏感的素心女子,所以我更能体会到她情感上的微妙变化,理解她内心的孤寂与无助。她所追求的,不过是一隅清宁,一份真爱,可惜生不逢时,在那个被封建教条所束缚的时代,命运又岂是自己能够掌握的。记得有一次,宝钗点了一出戏,戏中的一曲《寄生草》着实意境深远,令人生叹。“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当宝钗意味深长的念完,不禁惊住了一旁的宝玉,当他回过神,只觉茅塞顿开,回去便写下了一句偈语: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
    写完后,又附上一首解偈:“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肆行无碍凭来去。茫茫着甚悲愁喜,纷纷说甚亲疏密。从前碌碌却因何,到如今,回头试想真无趣!”这一切似乎为将来宝玉远离尘寰,云里来去的结局埋下伏笔。而当黛玉读到宝玉的偈语时,却在后面加了一句:无立足境,是方干净。可见黛玉是个有禅心,有慧根的女子,她的意境更加的清澈空灵。而此玲珑出尘的心境在一定程度上亦与她所喜爱的诗人王摩诘,陶渊明,杜工部等人有关。尤其是有着诗佛之称的王摩诘,最是黛玉所钟爱的,他的诗恍若开在浊世间的一朵净莲般,不染纤尘,绽放着自己的独特芳华,那沁人幽香,芬芳了岁月,也醉染了流年。
    王摩诘即是王维,他的一生结交过多位淡泊名利,博学多才的文人墨客,裴秀才便是他其中的一位挚友。有段时间,王维与裴迪隐居在南山,过着逍遥自在,超然物外的闲散生活。他们一边游历南山的各个景区,一边把酒言欢,赋诗狂歌,为后人留下了许多弥足珍贵的诗篇,直至今日,很多人不远万里赶赴南山,就是为了追寻他们的脚步,在那潋滟的时光里,打捞一丝恬淡,一丝清凉。
    此时,恰逢他们来到了南山脚下的辋川,只觉这里环境清幽,风光秀丽,且可以看到南山的大体景致,感受水流的清泠婉约,实在让人不舍离去。于是,他们便决定暂时在此安顿下来,与山水为邻,同清风做友。不知不觉间,已到了微寒的秋天,王维依旧同素日一样,倚仗在柴门外,悠然的看着面前的美景。虽然草木不可避免的要接受命运的轮回,由葳蕤转向衰退,由葱茏变成枯黄,正如我们人类一样,无论是生老病死,还是聚散离合,都有其注定的因果。很多时候,我们无从选择,亦无法改变。然而,就在昼夜的交替中,那些衰退的草木却依然可以重现生机。看呵,虽然日光无情地让世人目睹它们的衰老,但相继而来的黄昏日落却为它们带来了幽暗的外衣,观之,非但没有了白日的苍颜,反而更觉生机盎然,葱茏翠绿。是啊,岁月虽然可以夺走我们的容颜,名利虽然可以夺走我们的满腔热血,但它们终究夺不去一颗恬淡自然的心。
    辋川的水还是一样的轻灵温婉,如同一个浅吟低唱的女子般,不为逢迎,不为取悦,只是淡淡的穿越红尘,引得清风自来。此时,王维看着水中的落日余晖,和傍水而居的人家屋顶上袅袅升起的炊烟,不禁吟道:“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这与陶渊明的“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颇为相似。其实,晚年的王维很欣赏陶渊明的心境,从他的很多诗句中都可体现。陶渊明隐逸在南山时,常常清歌长林,孤啸山水,或采菊东篱,或垂钓于溪畔云涯,或荷锄于田埂阡陌。就像一朵染霜含露的秋菊,带着清宁的禅意,隐约地绽放在南山,悠然自在。而此时的王维,于柴门之外,倚杖临风,听晚树鸣蝉、寒山泉水,看渡头落日、墟里孤烟,那安逸的神态,潇洒的闲情,不正像当年的陶渊明吗?
    “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接舆是春秋时代的楚国狂士,一生淡泊名利,远离朝堂,不与世俗同流合污,曾在孔子使楚时以高歌的方式讽刺他的积极从政,不明世事,故而有了“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的典故。而这里王维将裴秀才比作接舆,又将自己以五柳先生自喻,进一步说明了他对陶渊明的仰慕以及对这位豪放不羁,高风亮节的裴秀才的欣赏和赞许。
    此诗从头至尾,无不表明王维对山水自然的热爱,对薄利虚名的淡然。因为他早已看惯了人世间的潮起潮落,看破了朝堂上的尔虞我诈,现在,他明白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最值得珍惜的是什么,并非是功名利禄,而是一缕阳光的温暖,一树绿荫的清凉。其实,生活并不苍茫,而是我们的眼光,总是定格在前方,才会忽略了沿途的美好。当年华老去,蓦然回首,方知身边的风景才是弥足珍贵的,而自己却一直错过。岁月因懂得而慈悲,当你觉悟时,便已找到了灵魂的故乡。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联系QQ1927387990

  • Copyright by 2015-2016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