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沧桑中李老三进三出

时间:2016-06-22 15:51 来源: 作者: 点击:

【编者按】行文如流水,洋洋洒洒,文中李老师三进三出,跌宕起伏的坎坷命运,打上了了那个时代的烙印。深刻的感悟,令人回味!

??现在大家都尊称他李老,从前叫他姓名,或者老李或者李师傅。文化大革命和其它运动中则叫老李头,大字报和标语上则称牛鬼蛇神。
  文革结束,落实政策后叫他李处长,离休后又叫李老。
  同一“李”,不同的时代风云中,后缀词不断变化。几十年前李师傅不过是个单位食堂管理员,掌管几十人的三顿饭而已。“以阶级斗争的纲,纲举目张”以来三进三出、三任三免、三起三落。经历过好一段沧桑风云呵。
  李师傅原来是个大城市的小会计,为谋生年轻时在旧军队服务过,不免有一些说不清楚的历史问题,别人随军去了那边,他没去,后来又来了这个单位。
  会计是掌管一个单位“经济大权”的人,当然不能让这样有历史问题的人掌着。于是政治运动时,在“群众”的呼声中,他从会计的岗位出来了。
  出来后让他做什么呢,总不能白拿工资不干活。有人说让他去打扫厕所,领导觉得要注意政策,太一撸到底不好。
  食堂是个琐碎麻烦而又辛苦的地方,没有人愿意去,李师傅是江浙人还挺会做菜,为人比较正派又勤快,能吃苦耐劳。于是领导决定派他去管理食堂,还可以顶半个炊事员。
  李师傅确实做得一手好菜,自从他进食堂,伙食马上大有起色,干的稀的,甜的酸的辣的,煎炒烹炖样样有,大家连声叫好。
  可是“肃反”运动一来,部分阶级觉悟高的人发现了问题,于是在院子的红砖墙上贴了指出“领导政治麻痹大意”的大字报,批评领导轻敌,居然让一个“阶级敌人”掌管几十人的吃饭问题:“万一阶级敌人狗急跳墙下了毒,革命同志们岂不是全军覆没?”
  革命群众既然有了大字报贴出来,领导就顾不得是与非,这是历史教训,决不能给革命群众泼冷水,更不能拉后腿当群众运动中的绊脚石。
  于是领导班子严肃的作出决定,把李师傅调出来看管杂物仓库。食堂管理员则采取革命胜利初期那个年代的“轮流坐庄”的传统办法,由可靠的革命同志依次序轮流。
  因为不是固定人员,各个革命同志们了不起是“火烧三天热”“新官上任三把火”,于是火热一阵之后,就一个个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还叫苦叫累、牢骚满腹。
  食堂人员没有连续性也确实不好搞,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交接就令人头痛,于是食堂的饭菜如同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一天不如一天了。
  熬过运动高潮,缓过气来以后,为了改善群众生活,领导一而再开会讨论得到比较多的共识后,便集体决定:李师傅再次进食堂,重新操起家什,和锅碗瓢盆打交道。
  李师傅的嗓门宏亮,吃饭时间一到,在食堂门口吼着他的大嗓门喊一声“开饭咯!”院子的人全都能听见,一个个敲打着碗碟叮叮当当的来了,连开饭铃也节约了。
  他的手相当准确,一勺下去,要几块肉就几块肉,要几块骨头就几块骨头。报纸上表扬过一个卖肉师傅叫做“一刀准”,他的勺儿运行自如,可称之为“一勺准”。
  油盐酱醋茶米柴,土豆萝卜鸡毛菜;
  不怕劳累与冷热,荤素五味巧安排。
  大盘小碟多色彩,如同彩绘桌上摆;
  一日三餐热乎乎,甜酸苦辣样样来。
  和这些东西打交道确实也不容易,而且各有所好、众口难调,这个满意那个不满意,那人满意这人又有意见,这个人说辣那个人说不够辣。
  而且别人休息放假,食堂人员照样要干活,夏日烘烘热,冬天冰冰凉,是十分辛苦又琐碎的事,没有一定的敬业精神,或者没有点“把柄”抓在人家手里,谁也不乐意长期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甚至挨骂的差事。于是由李师傅进食堂重新操办,也不再有人吭声了。
  可是不可能再没有政治运动,过了不是很久便又一阵轰轰烈烈起来。这个人不提意见那个人又提意见了,有人慷慨激昂的高喊起来: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中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能麻痹大意,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千万要绷紧阶级斗争的弦。于是有了李师傅二次出食堂的事。
  如从前人说的,久分必合、久合必分。政治运动中的食堂也是这样,即便一次次开展政治运动,也总有停歇时候,于是李师傅三进食堂成了必然趋势——当然又不得不补充说,李师傅三进食堂是必然趋势,三出食堂同样也是必然趋势。
  果然,文化大革命前他第三次进了食堂,史无前例的伟大革命运动一开始他便又一次被“踢”出食堂。
  红墙上的大字报比从前更加墨迹淋漓。为什么吗?因为文化大革命的声势比以前任何一次政治运动都要声势浩大,比以前任何一次政治运动都要轰轰烈烈,这是一次对所有人“触及灵魂”的大革命,号召所有的人都要“关心国家大事”“在游泳中学游泳”,所以革命同志的阶级觉悟比以前任何一次政治运动都更加提高了。
  圆圆地像地雷一样的句号,一长串近似链条的省略号,弯弯如同铁钩的问号,长长和炸弹样子差不多的惊叹号,一个连一个,一串连一串,一堆连一堆,墨迹酣畅的画在了大字报上,令人心惊胆颤啊。
  不仅仅食堂管理员,许多没有历史问题工作人员都惊惧的看着那些朝自己扔来的“地雷”“铁链”“铁钩”“炸弹”,今天这些人,明天又那些人。
  李师傅不仅仅被揪出食堂,还揪去检查交代,批够批臭,弯腰、坐飞机、挂牌子、戴高帽子,敲着破脸盆走街串巷与游街示众。
  文革结束后,一阵春风吹拂,绵绵细雨中春暖花开,三中全会后落实政策,改革开放……李师傅的命运忽然急转弯。
  他接到通知去上级有关部门开会十分惊惧,以为又出什么大事,战战兢兢。
  原来上级组织确认他在旧军队里服务,是组织上的战略性安排。当然他自己并不知道。
  李师傅时来运转,突然摇身一变当了官,于是大家改叫他李处长。李处长退下后享受离休待遇,于是升格成李老。常常来院子里和一些老同事聊天、下棋,晚年日子非常幸福,儿女成群、子孙满堂,几乎五代同堂。
  李老的肚子渐渐隆起,心宽体胖,变得十分富态,大家一看见就便李老李老的叫着。
  从叫姓名,到叫老李,又叫李师傅,文革中叫老李头,大字报上称牛鬼蛇神,落实政策后是李处长,离休后成为李老,时代风云沧桑、人情变幻,令人颇一番感慨。
  李老脸上似上彩,白里透红乐哉哉;
  苦去甘来享晚年,阴霾尽去阳光来。
  寒尽暖来真开怀,忆苦思甜笑颜开;
  含饴弄孙福气享,琴棋书画还打牌。
  (2009年)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联系QQ1927387990

  • Copyright by 2015-2016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