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高师傅的抬杆经

时间:2016-06-24 10:34 来源: 作者: 点击:

【编者按】抬杠,在现实生活中时常见到。文中的高师傅人物鲜活,活灵活现了人物性格,也为自己的最后杠到一抹凄凉,人活一世,一团和气彼此相安最好。

??高师傅不姓高,学员时与众学员截然不同。因为爸爸妈妈是生意人,经济条件好,常常皮鞋锃亮,说话又爱一板一眼、咬文嚼字,众学员看他能说会道又讲究打扮,于是带着妒忌挖苦,称呼他是“高级学员”,且又是个头高高的,于是后来“顺理成章”,成了“高师傅”。
  高师傅年轻时开会发言特爱成语,一次在“生活会”上“互帮”中竟用一连串成语:“同志呀,领导对你的批评无可非议、无可辩驳,不是无的放矢、无中生有,绝对无懈可击、无可置辩,希望你不要无关痛痒、无足轻重,从此就迎头赶上、力争上游、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哦。
  高师傅因为高不攀低不就,挑挑剔剔,性格又有些怪怪的,总唯我为是,以至谈不成对象,始终一个人过日子。后来又头发落个稀稀落落,便雪上加霜变得更加怪怪的。
  他还有些自以为是,尤其爱抬杠,常常抬到不可信的程度,人家说是,他偏偏说非,人家说好,他偏偏说坏。
  高师傅抬杠几乎总是赢。他口才好,善强词夺理说歪理,没理也能说成有理。
  有同事故意奉承他能从无理中找出理来是打破常规、别有滋味,妙趣无穷,古人叫做“无理而妙”,说得他不亦乐乎,嘴巴也合不拢,越发地爱叨叨个没完没了。
  有人本来从常理常情衡量是悖离的道理,经他们巧舌如簧、胡搅蛮缠的“含英咀华”,往往比“有理”更扣人心弦,由于逆常理悖出来正理带来意想不到趣味与含义,就如同是歪打正着,如同“山重水复疑无路”困境忽然得来“柳暗花明又一村”。具有了一种特别的快意。
  高师傅也是这样的人。
  比如那年代常说的“一句顶一万句”“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他就能够“悖”出虽然不对却又别具趣味的道理。
  许多人都不通,一句就是一句怎可能顶一万句呢。他便振振有词、一板一眼:
  “平常人说话等于白说,谁听他的,没人搭理的话说一万句也是废话,最高指示只要一句全国人民就马上轰轰烈烈的行动起来,雷厉风行甚至半夜三更的报喜庆祝不过夜,别说顶一万句,顶十万句顶亿万句也不夸张。”说得被连连称妙。
  高师傅的说兴一来,简直如同滔滔不绝的江河流水,又噴着吐沫星子没完没了的发表:
  “高瞻远瞩的战略部署,平常百姓哪理解得了,等待理解就要误大事,就要误了伟大的战略部署,当然就应该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首先行动起来,迟早会理解的。”
  他又说:比如“万岁”本不可能,可是人不能万岁理想可以万岁呀,一万年以后理想还是理想,岂不就是万岁万万岁了。
  一次说起五星红旗刚刚飘起时争论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当时争得不亦乐乎也没有人敢下结论,他倒是斩钉截铁的说,当然是先有鸡后有蛋,竟然被他胡搅蛮缠出来了:
  “没有老婆不能生儿子,可没有老公却能生儿子,能找野老公呀。好比没有母鸡不能下鸡蛋,不会有小鸡崽崽。可是有鸟蛋、鸭蛋、鸽子蛋呀,如果公鸡把它孵出来,岂不就成了鸡的崽崽。既然猴子能变成人,小鸟、小鸭、小鸽子的蛋孵出来的鸡崽崽,日久天长以后,难道就不能进化成小鸡,小鸡长大了下的不就是鸡蛋,咋不是先有鸡后有蛋呢,嘿嘿,不要忘记达尔文的进化论哦。”
  高师傅抬杠时候还有个绝招,抬不过人家时便说完话扭头走,进自己的屋子,或者赶快拐个弯在拐弯处说完最后一句便躲开,没听见别人说什么,他是当然的赢家。
  高师傅年老后更是怪怪的。年轻时讲究吃穿,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油光锃亮。老年后头发脱落,便说“有什么梳的”。梳也是那个脑袋不梳也是那个脑袋,梳也是我不梳也是我,成天对付头发岂不是和自己过不去。
  他不仅变得不讲究甚至非常马虎。一次他和同事讲怎么过日子说什么事都不要过分。可是往下说却是两码事,别人是说过日子不要太难为自己,想吃就吃想穿就穿想用就用,他的意思却是过日子不要挑剔,有什么吃什么,有什么穿什么,别苦了自己。
  他说享福就是不要操心劳肺,就是不要找罪受,不要为了过日子辛苦。
  他的饭菜常是一锅煮,甚至连水果也烧到饭菜里,本来是为了省麻烦,他却偏说多种多样的东西搭配在一起的营养更佳、口味更好。
  高师傅越说越来劲:“佛跳墙”就是把鸡鸭鱼肉、海鲜山珍一锅煮,把隔院庙里的和尚闻得没心思坐禅,所以才留下“坛启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的诗句。”
  他说进了肚子哪分得出红烧、小抄、清炖、脆炸。人家说他还是个大师傅怎么这样“一锅粥”,他便又抬杠:你是什么了不起的人,能活着就是幸福,该诚心诚意感谢才是哦。他还总结了抬杠的许多好处,被大家叫做“高师傅的抬杠经”:
  联系群众有由头,活跃生活乐悠悠;
  活动脑筋增知识,练了口才延了寿。
  没事时候抬抬杠,精力充沛精神爽;
  干起活来劲头大,还能多吃二两饭。
  他还有不少挺有哲理的“经典”,比如“屁股吃人参”。那年代常加班加点不发加班费,应允补假却总不补,于是再说补假他就笑:“又是屁股吃人参哦!”猛听叫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细想竟然又“无理而妙”。
  人参是补身体补气补神的,屁股怎可能吃人参呢,显然是“无理”,然而细想又有理。假期“后补”的“后”恰与屁股相对应,屁股不可能吃人参与假期不会补又互相对应,言下之意就是“补假与屁股吃人参一样的不可能的”,真令人回味无穷。
  高师傅的晚年不再抬杠而提高成了“顶杠”,比如同事打个招呼问他吃饭没有,便居然顶撞说:吃什么,吃和不吃一样是死,早死和晚死一样是死,好死和歹死一样是死,饿死和老死一样是死,快死和慢死一样是死!
  长期孤独造成的。因为脾气越来越怪,同事们不乐意被他顶,他越来越孤独,越来越爱“顶杠”,于是几乎没人去看望、聊天,髦耆之年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几天后才被发现。
  高师傅永远不抬杠了,不声不响、一动不动躺由着同事们告别。他老家有侄儿,可去了通知却没人来,单位为他开了追悼会,洗衣机被有心人的老婆借去“用”了,彩电是有心人的孩子借去“玩”了。
  高师傅老了后爱说个“了”字,比如杯盘砸了便“砸了便砸了”,衣服被老鼠咬破便“咬了便咬了”,钞票掉了便“掉了便掉了”,“钱用完了就用完了”,“工资加不到了就“加不到了就加不到了”,屋子漏水便“漏了便漏了”,简直分不清他是幽默还是牢骚,是乐观还是悲观,是高兴还是难过,是沉默还是无奈,是泰然还是新的追求。
  他像是抬杠风格变了,又像是变得安贫乐道了。谢谢他给了灵感,且学他的“了”作首安魂曲“了字歌”表怀念:
  高师傅骑鹤西去了,不再和别人抬杠了;
  从此就不言不语了,也寻不着他抬杠了。
  生活味道变得少了,一切都不了了之了;
  既然没了也就没了,不过是个一了百了。
  
  
    

  
  
  
  
  
  • 上一篇:阅兵(457)
  • 下一篇:没有了
  •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联系QQ1927387990

  • Copyright by 2015-2016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