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世间最美的花朵

时间:2016-07-02 09:28 来源: 作者: 点击:

【编者按】关于粮食的话题,感悟父母的艰辛,文字朴实亲切,使人回味过去的岁月。问好!

??对于粮食,我从小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少年时代,最刻骨铭心的记忆便是饥饿。爹常跟妈说:啥时,咱也有上两大缸白面,别为吃饭发愁。每到大年初一这天,给村里老人磕过头后,看到桌上香喷喷的水饺时,心中一阵惊喜:过年了,能吃上白面饺子了!
  这种对一顿包饭的渴望,真是现在的孩子无法理解的。
  为了吃饭,爹妈都在生产队挣工分,我们哥几个上学也不闲着。反正那时也没写过作业,鸡叫三遍了,哥几个出来拾粪了,踏着小巷,伴着月光,猪屎、狗屎,还有傍晚耕牛回牛棚时拉的屎,几乎成了我们的宝贝。可就是捡不到人屎,小孩拉的屎都让狗吃了。大人呢,跑老远得回家拉屎,为的是给生产队多交些粪。粪也顶工分,粪也能换粮食。那时侯,背着粪筐的小孩看到驴粪蛋儿、狗粪蛋儿,比现在的孩子看到鸡蛋都有兴致,大家伙一哄而上,抢到的沾沾自喜;抢不到的垂头丧气。在村里捡完,就到靠村的麦地里去。麦地多有猪屎、狗屎,收完庄稼后,也没大农活了,为了省粮食,不少人家就在傍黑天的时候,把猪放进生产队的麦田,这猪一边吃,一边拉,一杆粪铲就在猪屁股边等着,好像现在小孩等着做糖葫芦似的,心情急得很哪。
  最难熬的是春天。娘常说:年好过,春难熬。春天,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这时候,大家背起捡过粪的筐翻山跃岭,跨坡爬沟。山坡上、石缝里、沟沿边,挖野菜。我能叫得上很多野菜的名字:叶边带刺的七七菜,苦得涩人的苦菜,什么车前草,卜卜丁、荠菜等,凡是绿颜色的就尽收筐中,白色的苦菜花,嘴色的老鼠嘴,黄色的卜卜丁,曾经盛粪的筐这时也就成了一个大花篮。有时,就把这些素洁的野花带给邻家的花姐,大家拍手高喊:花姐当新媳妇了。羞得她脸上飞红追这个打那个。这些来自山坡沟边的花朵们,连同它们的根、茎、叶,老的、蔫的,进了小猪、小羊、小兔的肚子;嫩的、鲜的,做粥,进了我的肚子。
  地上的野菜挖没了,就向空中发展,去拓展新的食物来源。春三四月间,老家河沿一大片一大片的大杨树上,叶子没长出,却开出了花。花红色呈长条状,当时,我们叫它无食毛或无食芒(音)。这时,脱掉鞋子,蹭蹭蹭几下爬上树顶,手执竹杆,一阵猛打,树花们纷纷落下。如同红色的花雨一般,小伙伴们树下拾着,之后平分成果。回到家里,娘就洗净,做成菜,用煎饼一包,那个香呀。现在想起来都流口水。有时也吃槐叶、槐花,粉白粉白的槐花带着甜味,生吃都香甜可口,连同嫩的槐叶做熟了,也是清香满口。这些娇嫩的花朵们,没等到盛开、结籽,就进了我们肚子,变成粪便便又回到地里。现在想来,真有些残忍,简直对不住这些可爱的花朵。
  对付吃的问题,全家人简直用尽了心思。爹把刚盖上新房的院子插上了篱笆墙,点上了柴莓豆,院子四周就成了绿色的围墙。柴莓豆有白花、紫红、红花,花们从丛丛绿叶中探出脑袋俏皮地看着这热闹的小院。院子中间一条小路,昨边是庄稼,右边是蔬菜。菜花开的时候,一群群蜜蜂飞来飞去,嗡嗡欢歌;庄稼一片葱绿,三畦麦苗绿油油,七垄地瓜爬满沟。
  也许受到爹的影响,我也跑到村北石料场一个向阳的荒坡上开了一块三步见方的地,刨好整好,自己种上麦子。一个星期后,麦子长出来,我天天等啊盼啊,盼我的麦子快快长大。有时,从家里偷拿出尿罐来,把一家人攒起的尿倒进我的麦地里。在我的照料下,麦子天天都在长高。
  眼看就要收割了,小麦扬花的时候,我从沟塘里端水浇,一盆两盆,那一个星期六我端了五十多盆水,我的麦子喝饱了,我也打算着,把麦子收回家,给爹妈一个惊喜。
  快收麦子了,我跑到地里一看,麦子被人割去了,我一下趴在麦地里哭了起来,我所有的计划都成了泡影。从这时才知道什么叫伤感。
  为填肚子,往往是没等庄稼成熟就下锅。地瓜还是一个小瓜瓜的时候,就被送进锅里,水开后,香味扑鼻,这算是吃到粮食了。大豆可是好东西,粉白粉白的点状小花开的时候,就想着它的豆粒了,这鲜豆荚用水一煮,别提多香了。花生开过嫩黄的灯笼花,就盼着饱满的子粒了,不过,大人是不随便让吃的。因为,这个得当油料。
  在我心目中,最漂亮的当属一片片粉白的荞麦花了。沟边、地头,它不择土壤随处可长。粉红的茎杆,粉白的花朵,小伙伴们常用它做草帽,趴在地瓜沟里捉迷藏。不过,这是糟蹋粮食,大人知道后,少不了自己屁股上发阵热。
  今天,自己已衣食无忧了。虽已届中年,但从未忘却那段艰难的日子。对于名贵花草也没培养出特别的爱好,如表达爱情的玫瑰,象征华贵的牡丹,流露儒雅的君子兰,飘逸芳香的菊花,我都没有侍弄过。在我心里,那些素洁的、或黄或白、或紫或红的杨花、槐花、豆花、小麦花等各种庄稼的花朵,已深深烙入我的心中,它们把自己的果实奉献给人们,养活了故乡一茬又一茬的男人和女人。
  这些素雅的花朵,这些朴实的花朵,这些从不张扬的朴素得如同故乡亲人的花朵,它们简直是我的恩人,在我最需要营养的时候,是它们填充了我的辘辘饥肠,它们是这个世间最美的花朵!
  我爱这世间最美的花朵!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联系QQ1927387990

  • Copyright by 2015-2016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