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怀念儿时麦收季

时间:2017-02-15 08:38 来源: 作者: 点击:

这几天回家的路上,看见路边农田里的小麦都变成金黄色了,放眼望去,如一片金色海浪。不由是我怀念起儿时的麦收季节,那还真是一段充满童趣而又无比深刻的记忆。

在我最早关于收麦子的记忆里,我的任务是送水,那时候好像是上小学一年级吧,我们那里每年到麦收季节都是要放麦忙假的。记得那时候父母亲都是天不明就起床。伴着布谷鸟的叫声,父亲早早磨好镰刀,收拾好麦收工具,母亲早已把烙好的大煎饼准备好。天刚蒙蒙亮,母亲就把我们从梦中叫醒。哥哥姐姐们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极不情愿的起来,唯独我可以多睡会。可不是偷懒,是有别的任务,母亲说锅里烧有水,一会水开了,凉一下让我把送去麦地。当时还太小,能把一壶水顺利的送到就很不错了,一个人在家,估摸着他们快渴了,我就出发了。一路上,我也没闲着,一边艰难的提着水一边还要捡过往农民伯伯拉麦子时掉落的麦穗,然后把它扎起来,交给母亲。因为老师说开学了每个同学要交5斤麦子,我和母亲说过这事,母亲说,不能从家里白拿,要靠自己捡。

再大一些的时候,我也有了属于自己的镰刀,因为这我还兴奋了好一阵子呢,总算能像哥哥姐姐他们那样干大人的活了。每次割麦父亲都把要割的麦子一垄一垄给我们分好,可我每次都没割完过,不是跑去摘朵小花,就是偷偷的跑去树荫底下喝口我自制的糖精水,母亲说不能多喝这水,说喝多了流鼻血,可我还是把糖精用纸包起来藏点。最讨厌的事就是每次割完麦子把我和母亲留下,捡装麦子时散落在地上的零碎麦穗。

记得有一次,忘记了换鞋,穿着凉鞋来的,地里的麦茬把脚都戳流血了还不敢说,害怕母亲训斥,忍着疼一瘸一拐的总算从地的东头捡到了西头。母亲看着我那难受样,还以为我想偷懒,就很不高兴的说,我要是这个麦忙假不好好捡麦子,开学了别从家拿麦子交学校。

麦子割完了,就要排号打场了,打场是两家合伙干的,互相帮忙,有添麦穗的,有抱麦子的,有接麦粒的,有挑麦穰的…大家齐心协力,机器不停人不能歇,有时两家下来就是一个晚上都不能睡觉。我的任务是抱麦子,刚开始还好点,因为机器在麦堆跟前,没那么紧张,可到半中间时就费劲了,抱着麦子还得跑几步,稍有慢点,父亲就大声吆喝,快点。因为曾打场前父亲就交代,不能让打麦机空转,费电。所以我就拼命地快点,有好几次都跌倒了,趴在那还差点睡着,父亲还吆喝着嫌慢。我就在心里默默地念叨,打麦机赶快坏吧!坏了就能歇会了。还真好,打麦机坏了,趁着父亲他们修机器时,赶紧找个地方眯会。躺在麦秆上,闻着麦香,软软的比家里床舒适多了。望着天空,一丝凉风吹过,又毫无了睡意。缠着母亲让她讲故事,母亲也没读过什么书,翻来翻去还是那几个故事,什么牛郎织布,女鬼挖心,狼吃小孩…虽然都听好多遍了,没什么新意,但还是喜欢静静的听…

现在怀念起这些往事,已不觉哑然失笑。好想让时光倒流,好想再感受一下儿时傻傻的自己。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wang!
  • 上一篇:烧开一壶水的智慧
  • 下一篇:没有了
  •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联系QQ1248681749

  • Copyright by 2015-2017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