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谢谢你,过山龙

时间:2019-04-24 00:03 来源: 作者: 点击:

过山龙种子终于成熟了,乌黑发亮,粒粒饱满圆润。握几粒在手心,手感极好,不忍用力捏,怕它们相互碰伤了。

堆在桌上,左右瞧,满心喜欢。应该做点什么呢,脑瓜一闪,应该摆个心状,感觉才对得起这光泽通透的黑珠子。用手抹平,用手指拔好。红色桌上心状很显眼,一阵儿激动,搓了几下手。兴奋叫:拍照拍照,好极了。我一定拍张特棒的照片,让这珠子永久定格!

眼前珠子是等待几个月才有的结果呀,初夏一个黄昏与同事在嘉陵江边散步,天很热,江边浪平风小,转入林间小道才有了凉意。坐在树边听蝉叫,找蝉在哪树上时,偶然发现了过山龙野滕。滕很粗壮,攀爬在山林间,枝繁叶茂,霸气冲天。

滕上的荚果扁扁地长约一米,极多。一排排过去,象一支整齐的队伍。荚果综绿色,直直下垂。又象一个极宽的荚果帘,让人看不见对面的枝叶如何秀丽。以前只知道过山龙滕上的花,紫色,朵朵碗大,极高贵,不曾想,这果实也是另类。荚果上一层绒绒的毛,触碰粘手上,手就发痒。举指迎阳光眯眼才看见极细绒毛栽在手指上了,看来这高贵的家伙自带防护呀。试过知道荚果中果没成熟,扁扁地象拉面馆的拉面条。

只有等了,我们一生遇见美好,总与等相伴。但美好一定会到,所以等待很有必要,且不能着急。象黎明前等待日出,那令人振奋的朝阳,总在太阳一跃之前,只要懂太阳一定会升起。

过一个月我们来看过山龙滕一次,每次都和它亲近接触,明知道那绒毛不友好,没关系。我知道我要的是扁荚中的果实,不在意荚果上的绒毛。

深秋了,已过四个月,今儿终于看见扁荚鼓起来了,哈哈,就知道你会成熟。等待中记起,牵着蜗牛去散步的故事。所以我不急,耐心与我同在,你一直在努力。

拍照后,同伴问:这个果果能吃吗,有啥用?

我一时塞语,除了它带给我很久的开心快乐,还有它让我记起童年的游戏外,其它的作用我真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有啥用,还等几个月后来采摘,我搞不懂,你哪来的那么大兴趣,我以为能卖钱,或是能吃呢。

我怔怔地呆了会儿,心里惶惶略过一阵儿的不安。突然发觉,我日常生活中有太多的日子是在这无用中渡过了,比如发呆、听音乐、山里闲逛等等。

平常日子里看见有同事学吉他,一阵儿激动,认为这人有情趣。看见有人认真摄影(我手机乱照叫照相),每次新作品出现都让我惊叹,我也兴奋地认为这人有情趣。恍惚间,我生活在充满情趣的人之间,颇感幸慰。但这都抵不住同伴的一句:有啥用?

是的,内心里真喜欢这些无用的东西,虽然身边大多人都在做有用的事,但不影响我对无用的偏执。这些无用的点滴不强化我生活质量,也不提升我生活技能,但它真的带给我很多快乐,很多情趣。

过山龙滕还在山林间攀爬,严格讲它在林间是在穿越,因滕从不粘地,直接在树技间奔跑。它应该知道我摘了它的种子,不会不高兴吧,也许它认为我会把它的种子种到别处,再开花结果。它还在穿越,向着它计定的方向,无论是东方,还是南方,一直在奔跑。它一定认为,只要不停步,希望在前头。不管下了多少的种子和花朵,那是过去己完结的季节,前方才是重点。别管有用无用,只要不停留,每个过往都是美丽的历史,都会记住留下曾经的痕迹。

过山龙,好名字,很霸气,我喜欢,虽然不知道你有何用。我应该去查查百度,一秒后,我不查,喜欢很重要!我也坚信,你的用途不言而语己带给我精神上的享受,另外层面上的用途,留给他人去寻找,我也等待着,他人的答案。

但我先说一声,谢谢你,过山龙!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赞赏支持

赞赏金额:随机金额 选择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赞赏金额:20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提示

确定 取消

  • 【1】【2】更多>>>>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